今个说个高大上的词儿——“浪漫关系中的关系攻击”

情侣之间难免总会有争吵。比如我觉得这段时间我男票状态不对,或者我觉得他总是敷衍我,为了博得关注,就开始了新一轮的作死之旅...一次两次三次,他都忍了,但总有忍不住的时候啊,两个人唇枪舌战,吵得不可开交,差点闹掰。

现在谁都想想,吵架的时候根本忘记了原因是个啥,但过程中都在互相攻击。为了获得主动权,不肯低下高贵的头颅...

想我女汉子一枚,为啥这点问题就把我难住了呢?不甘心的我查了查文献...(我男票知道会疯)。

文献说,这是浪漫关系中的关系攻击,涨知识的时候到了!


壹 概念


关系攻击这一概念的提出,最初是为了对儿童的攻击行为进行研究,许多关于关系攻击的研究都关注了学校情境中的儿童和青少年早期群体。在学校情境中,关系攻击通常被定义为通过故意操纵或损害同伴关系以伤害他人的行为。

从3岁开始,儿童就开始能够进行关系攻击,但此时的攻击行为往往较为简单、直接。随着儿童的成熟,关系攻击也变得更为复杂,小学儿童会更多地使用间接形式的关系攻击,这反映了儿童中期语言和认知技能的提高。

到了青少年期,个体对于异性友谊和浪漫关系的兴趣有所提高,交往群体结构的变化导致青少年对异性的关系攻击增多。

浪漫关系中的关系攻击指通过操纵或损害关系以达到伤害浪漫关系伴侣的行为,也有研究者称之为“ 浪漫关系攻击 (romantic relational aggression)”。有证据表明,在成年早期,浪漫关系中关系攻击发生的频率已经超过了同伴关系中的关系攻击。


贰 类型


直接攻击与间接攻击

间接攻击一般指隐性的、迂回的、在他人背后发起的攻击,涵盖所有非直接的攻击形式。间接形式的关系攻击指和第三方秘密发起的攻击,如,散播对方的流言或者八卦,以及一些社会排斥行为。

直接形式的关系攻击指面对面发生的攻击,如,威胁对方要解除关系或者忽视对方以使自己的要求得以实现。

在浪漫关系中,研究者认为爱的撤回(love withdrawal)社交破坏(social sabotage)是两种主要的关系攻击类型,分别代表了浪漫关系中关系攻击的直接形式和间接形式。

爱的撤回是一种直接的关系攻击形式,指浪漫关系中的一方在冲突中撤回情感和支持。社交破坏是一种间接的关系攻击形式,指浪漫关系中的一方散播另一方的流言或八卦,或者说服局外人在两人的冲突中偏袒自己。

浪漫关系中的个体可能同时使用两种亚类型的关系攻击形式,也可能在起初阶段只使用爱的撤回。如果爱的撤回并没有收到很好的效果,则会使用社交破坏来伤害对方。因此,爱的撤回是一种比较普遍的、非极端形式的关系攻击类型,它只涉及到关系双方,所造成的伤害也更容易得到消除。

而社交破坏代表了关系攻击的极端形式,意味着浪漫关系中的一方主动地转向关系外的他人以操纵和破坏他人的名誉和当前的关系。由于社交破坏涉及了关系外的其他人,这就可能导致这种行为对浪漫关系产生持续的影响。在社交破坏的情形下,浪漫关系的一方已经越过了浪漫关系的范围去讨论个人的信息,因此,社交破坏更像是一种背叛。

Carroll 等对336对夫妻进行的研究证实了爱的撤回和社交破坏是浪漫关系中关系攻击的两个不同维度;研究结果还发现,88%的丈夫和96%的妻子会发起爱的撤回,证明了爱的撤回在浪漫关系中的普遍性。相比之下,社交破坏的普遍程度较低,但也有52%的丈夫和64%的妻子会通过社交破坏来攻击对方。

主动性攻击与反应性攻击

除了根据攻击行为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将浪漫关系中的关系攻击划分为爱的撤回和社交破坏以外,研究者认为还应重视攻击行为背后动机的作用。

根据动机和意图上的区别,攻击行为可以划分为主动性攻击(proactive aggression) 反应性攻击 (reactiveaggression),这种分类方式同样适用于浪漫关系中的关系攻击。

主动性关系攻击指为了达到某一目的而发起的关系攻击,也可称为工具性关系攻击 (instrumental relational aggression)。反应性关系攻击指由激怒而引发的关系攻击,通常伴随着愤怒等消极情绪,也可称为冲动性关系攻击(impulsive relational aggression)。

主动性关系攻击和反应性关系攻击尽管都是关系攻击的亚类型,但存在着很大区别。主动性关系攻击通常可以用社会学习理论进行解释,即在浪漫关系中发起关系攻击是为了获得预期的益处。而反应性关系攻击则用挫折-攻击理论进行解释更为恰当,也就是说,浪漫关系中的关系攻击是对挫折的敌意性反应。

叁 后果


浪漫关系中的冲突解决策略反映了个体在冲突中会对对方做出怎样的反应。以往研究发现,浪漫关系中非建设性的冲突解决策略能够对关系层面的浪漫关系质量和个体层面的心理健康产生消极影响,并与浪漫关系中的伴侣暴力存在密切关联。

关系质量

在浪漫关系中,Linder 等研究表明,浪漫关系中关系攻击发起与受害都与关系质量存在着密切联系。在浪漫关系中更多发起关系攻击的个体在关系中有更低的信任水平和更高的沮丧、嫉妒和过度依赖水平。Carroll 等的研究表明,浪漫关系中的关系攻击与低水平的关系质量和高水平的关系不稳定性存在关联。

心理健康

在浪漫关系中的关系攻击与心理健康的关系上,首先,浪漫关系中关系攻击受害会影响个体的心理健康。例如,Ellis 等的研究表明,浪漫关系中的关系攻击受害能够对青少年的抑郁和焦虑产生预测作用,但这一预测作用只存在于女性身上。

其次,在浪漫关系中发起关系攻击也与个体的心理健康存在负向关联。另外,在心理健康之外,有研究表明,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遭受社交破坏都会导致个体身体健康水平的下降,男性发起爱的撤回还会导致自身身体健康水平的降低。

身体攻击与亲密伴侣暴力

浪漫关系中的关系攻击作为一种非身体的、恶意的、蓄意的攻击形式,由于能够使对方感到不被爱或不被需要,直接对关系质量产生影响,因而也是身体攻击和亲密伴侣暴力的重要预测因素。

无论对男性还是女性来说,浪漫关系中的关系攻击都能够对家庭暴力的发起产生预测作用,也能够对家庭暴力的受害产生预测作用。浪漫关系中男性的关系攻击能够对男性和女性的身体攻击产生预测作用,女性的关系攻击只能够对男性的身体攻击产生预测作用。


肆 因素

性别

在浪漫关系中,人们一般认为男性是攻击的发起者,女性是攻击的受害者,其实不然。

研究表明,关系攻击对于女性来说更为突出,与男性相比,女性更多地运用关系攻击并更多地受到关系攻击的困扰,认为关系攻击会对关系造成更大的影响,并会花更多的时间思考和讨论它。

依恋

当个体在关系中感到不安全时,他们的关系就更有可能出现问题。当不安全依恋的个体知觉到关系受到威胁,为了维持在关系中的安全感,他们就可能产生功能失调愤怒,并进而转换成对伴侣的攻击。

依恋焦虑的个体希望和伴侣保持彻底的亲密。然而,由于他们对自我价值有着过度关注,因而他们会对于被抛弃有一种慢性的恐惧。因此,他们更有可能对伴侣使用心理攻击以告知对方自己在关系中的亲密需要没有得到满足。

浪漫关系中的权力

浪漫关系中的权力能够对个体的认知、情绪情感和行为产生影响,在权力不平衡的浪漫关系中会发生更多的相互攻击。

研究者认为,在浪漫关系中权力较低者往往希望通过胁迫的方式增加自己在浪漫关系中的权力。关系攻击作为一种胁迫手段,应与个体在浪漫关系中权力较小存在关联,这可能也是女性更多使用关系攻击的原因。

然而,研究结果表明,无论男性还是女性,在浪漫关系中的权力越大,则越有可能使用关系攻击。这些研究结果与浪漫关系中的低权力者会更多地使用胁迫手段的研究结果相矛盾。研究者认为,这可能是因为在最初阶段,浪漫关系中的低权力者会将关系攻击作为提高权力的手段,但他们在获得权力之后会依然使用关系攻击以维持自己在浪漫关系中的权力。

参考文献

Murray-Close,D.,Holland,A. S.,& Roisman,G.I. (2012). Autonomic arousal and relational aggression in heterosexual datingcouples. Personal Relationships,19(2),203–218.

Crick,N. R.,&Grotpeter,J. K. (1995). Relational aggression,gender,and social-psychological adjustment.Child Development,66(3),710–722.

Michiels,D.,Grietens,H.,Onghena,P.,& Kuppens,S. (2008). Parent-childinteractions and relational aggression in peer relationships. DevelopmentalReview,28(4),522–540.

Linder, J. R.,Crick, N. R., & Collins, W. A. (2002). Relational aggression andvictimization in young adults'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ssociations withperceptions of parent, peer, and romantic relationship quality. SocialDevelopment, 11(1), 69–86.

Crick, N. R.,Werner, N. E., Casas, J. F., O'Brien, K. M., Nelson, D. A., Grotpeter, J. K.,& Markon, K. (1999). Childhood aggression and gender: A new look at an oldproblem. In D. Bernstein (Ed.), Nebraska symposium on motivation, Vol. 45.Gender and motivation (pp. 75–141). Lincoln: 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

Carroll, J. S.,Nelson, D. A., Yorgason, J. B., Harper, J. M., Ashton, R. H., & Jensen, A.C. (2010). Relational aggression in marriage. Aggressive Behavior, 36(5),315–329.

Ellis, W. E.,Crooks, C. V., & Wolfe, D. A. (2009). Relational aggression in peer anddating relationships: Links to psychological and behavioral adjustment. SocialDevelopment, 18(2), 253–269.

李董平, 张卫, 李丹黎, 王艳辉, 甄霜菊. (2012). 教养方式、气质对青少年攻击的影响: 独特、差别与中介效应检验. 心理学报, 44(2), 211–225.

孙晓军, 范翠英, 热娜古丽·艾赛, 张笑容, 陈洁. (2012). 同伴关系与攻击行为稳定性的关系研究. 心理发展与教育, 28(3), 301–307.

王浩, 俞国良. (2017). 亲密关系中的权力认知. 心理科学进展, 25(4), 639–651.

Psy | 大大卷原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