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五,六)

字数 3454阅读 3299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五章


沈耀看着夏尧离开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脑海里浮现的却一直是夏尧刚刚的眼神,里面有愤怒,不甘,更多的是无奈和悲伤。沈耀拍了拍脸,呵,自己这是怎么了?

摇摇头,喝多了吧这是?逗个无关紧要的小丫头是做什么?

沈耀嗤笑了一声,开车向另一个方向去了。晚上还需要守岁。今天还有的累。

这个春节似乎特别多愁善感,见天下雪,雪化的时候,连沈耀都松了一口气,春天应该要来了吧。

正看着窗外滴滴答答融化的雪水,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沈耀随手接起来放到耳边,立刻便听到了一个温婉的声音。

“沈耀,我是林沫。”

沈耀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雪化了,我们去山上看花儿吧,听大家说,今年的桃花开的很好呢。”

沈耀又嗯了一声算是答应便挂了电话。

林沫是林家的大小姐,林正业的掌上明珠,刚从国外回来,与沈耀同岁。

沈林两家的祖辈在多年前便交好,虽然沈家经商,林家从政,但是政商政商,关系一直不错,甚至一直有联姻的传统。

到沈耀这辈,年龄相当的沈耀和林沫便被订成了一对,两人过了成人礼便订了婚,只等着时机合适结婚就是了。

沈耀却一直对跟谁结婚、跟谁过一辈子无所谓。美人美酒,有钱都会有的。这年头谈感情都要被圈里的人笑话的。

林沫外表温婉无害,骨子里却是精明强悍,要不也不会放着父母安排好的路不走,跑去学珠宝设计还自己开公司了。而对于沈耀的花名在外,一直也是睁只眼闭只眼,权当不知道。

这个女人的厉害沈耀从小便知道了。

倒是个结婚的绝佳对象,但是也仅限于结婚,谈爱谈感情,还是差点火候吧。没有惊喜的爱情,有什么意思呢?

沈耀边给助理交代去山上订饭店,边想着怎样才算是有惊喜的爱情。

忽然便想起了夏尧,那个一脸单纯的小丫头,偏偏有那么倔强的眼神。

沈耀摇摇头,想将夏尧赶出自己的脑海,却发现更清晰的出现了夏尧粉色的唇,甚至连软软的触感都回忆了起来。

真是春天到了,猫都发情了,何况自己最近忙得根本没顾上去看自己的小情儿们去。

沈耀扯松了点领带,拿起电话开始呼朋唤友,约了晚上去“夜宴”玩。

灯红酒绿中,沈耀搂着身边女孩子软软的身子,听着左一句沈少,又一句“亲爱的”,无比惬意,哈,这才是自己的生活嘛。

夏尧这周本来是要去陶艺馆打工的,结果老板说有事周末不开工,给夏尧放了假。

夏尧一边拿勺子戳着盘子里的炒米,一边抱怨这周的打工又泡汤了。

对面坐着的林齐却立刻欢欣鼓舞。

他笑得温柔无害,把手边的木耳肉片往夏尧那边推了推。

“小主,话说这个西山的桃花近日里开的甚好,您要不要趁着周末无事可做,移驾前去赏花顺便吃一顿鱼火锅呢?”

夏尧听到林齐说赏花的时候本是兴致缺缺,但是听到鱼火锅,立刻亢奋了起来。

“准了,小林子。本宫便着你前去准备。”

林齐立刻做狗腿样:“嗻!”

高高大大的男孩子硬把自己装成一只温顺的小林子,惹得夏尧一阵大笑。

距离春节已经过去近两月了,夏尧不再去想在沈耀那日的轻薄,她只是更加珍视一切打工的机会,拼命挣钱。她这会儿笑着看着眼前的林齐,有这么个人在自己身边,真好。

林齐是夏尧的学长的学长的学长,说白了就是被保了研的老油条。现在研二,大四的时候闲的无聊去接新生,本来是消磨时间的,没想到竟然遇到了夏尧这朵清水芙蓉。一时惊为天人,立马展开了惨绝人寰的追求攻势,本来是要出国的,为了自己惊人的发现立刻接受校内保研,死皮赖脸在学校混着。

夏尧一开始被林齐吓了一跳,每天有个阳光的不行的大男孩儿跑自己楼下送这个送那个,夏尧一度都不敢踏出宿舍楼大门。

后来还是林齐幡然醒悟,强压下了自己如火的热情,转为温水煮夏尧,才开始和夏尧逐渐熟悉起来。

大一的夏尧正处在丧父的悲伤中,林齐的温柔和幽默让夏尧撑过了那段灰暗的日子,夏尧一直把林齐当成自己最好的朋友。

虽然明白林齐的心意,但是夏尧总觉得林齐值得更好的。虽然林齐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的家世,但是夏尧还是敏感地能感觉到林齐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他应该有个优秀的女朋友,而不是自己这般普通的女孩子。

所以小林子同学温水煮了人夏尧三年,愣是还没煮出个结果来。不过确实对夏尧的各种习惯了如了如指掌,诸如鱼火锅,那绝对是夏尧的最爱啊。

这不,鱼火锅一出,夏尧一准答应,别说是看花,就是看最讨厌的多足昆虫,那也是可以考虑的。

周末一早林齐便和夏尧出发了。

虽然夏尧几度要求要带宿舍同学,不过都被林齐以这个月生活费马上花光了为由拒绝掉了。

于是一路上夏尧都恨恨的,气鼓鼓的瞪了林齐一路。

林齐被夏尧瞪的喜笑颜开,夏尧的眼睛大且黑,里面总像是含着水一样,瞪大的时候更是像一直气鼓鼓的小兔子,林齐感觉自己快被萌化了。

车到不了山顶,下车后可以坐缆车或者走路爬上去,夏尧虽然在瞪林齐,却也知道林齐的生活费估计真要败光了,坐个缆车自己要去陶吧刷好多桌子才能挣回来,于是两人便肩并肩往上爬。

林齐则是在窃喜可以和夏尧一起散步,英俊的脸愣是笑成了一朵桃花。

雪刚刚化,路有点滑,快到山顶的时候,夏尧忽然滑了一下,直接身体朝后倒去。

走在靠后点的林齐连忙一把捞住了夏尧。

可巧不巧,正在山顶抽烟等着自己未婚妻的沈耀一回头便看到了这一幕。

惊魂甫定的夏尧瞪着眼睛看着抱着自己的阳光大男孩儿,而男孩儿则是一脸的担心。

沈耀忽然很烦躁,掐灭了烟向不远处休息的林沫走去。

心里不痛快,十分不痛快。怎么又是这个小丫头?阴魂不散。

第六章


夏尧吓了一跳,扶着林齐的胳膊连忙站好了,拍拍胸口道。

“吓死本宫了。”

林齐本来也吓了一跳,现在看着夏尧这个样子,不由笑了。

这个小丫头总是戳中自己的心,让人心脏又酸又麻。林齐心想,这么下去,哪天小主没追到,自己要变成一个心脏有问题的小林子了。

他宠溺的拍了拍夏尧的脑袋,抓着夏尧的手爬最后一节台阶。

夏尧的手很软,林齐想,要是可以这样牵着一辈子该多好。

夏尧本来想挣脱,看着林齐满脸的期待,忽然就不忍心了。

各怀心思的两人就这样纠结地走完了最后一段山路,看到了目的地:鱼火锅。

这家鱼火锅林齐来过好多次,鱼都是山上的河里面捕的,一天只做十条,涮菜也是山上的园子种的,尤其是竹笋,鲜美的不得了。

林齐早就跟夏尧说要带她来吃,每次都被夏尧以打工走不开为由拒绝掉了,好容易逮到这次机会,必须…好好吃一顿。

位子是早就定好的,店装修很简单,招牌也只是简单的“鱼火锅”三个字,却无端透出了一股子朴素和踏实,夏尧一进来便喜欢上了。更别提那股直钻鼻子的火锅香味儿了。

林齐拉着夏尧找自己订的位置,是靠窗的,可以看到窗外的桃花。

“小林子,咱这吃着火锅赏着花,我也是醉了啊。”

夏尧一坐下便望着窗外的桃花说道。

“只要小主高兴。”

林齐赶紧狗腿状。

“林齐。”

林齐狗腿状还没结束就感觉头皮发麻,脊背发凉。

今天出门忘记看黄历啦,怎么会碰到姐姐?

林齐回头就看到了站在自己座位后面的姐姐林沫。

“姐,我和同学吃饭。”

林沫打量了夏尧一眼,是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孩子。自己弟弟真是越来越不成器了,本来已经申请到了A国的H大,签证都下来了,忽然说不去了,要多在国内呆几年。父亲差点要动手揍他。现在却又和小姑娘在这里谈情说爱,还一脸的花痴样子。

“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齐皱着眉头问。

林沫这才想起旁边还站着沈耀,立马笑颜如花的挽住了沈耀的胳膊。

“林齐,我和你沈大哥来吃饭。你们很长时间没见了吧?小时候他还教过你学游泳。”

林齐也是才看到旁边的沈耀。沈耀小的时候经常被沈伯伯带着去自己家玩,那时候小小年纪便又酷又拽,皱着眉教自己游泳,一脚把自己踹进了游泳池,吓得自己大喊救命。

后来长大一些后便不常见了,自己上寄宿学校,一个月才回家一次。再见便是在姐姐的订婚宴上,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沈耀还是个刚成年的男孩子,刚读大学,有点青涩,唯一不变地是一脸的严肃。

后来人便出国去念书了,姐姐也在国外多年,今年刚刚回来,自己竟然一晃十年没有见过自己这个姐夫了,想想觉得真是挺好笑的。

这会儿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觉得十分陌生。

沈耀宽肩窄腰,自己已经1米82了,沈耀似乎还要高一点,穿着浅色的休闲衬衫,稍微深色的裤子,腿很长。最吸引人的是他的眼睛,眼窝有点深,眼神很深,总觉得要把人吸进去。昔日的青涩早就褪去了,一看便是个商海沉浮多年的精英,满脸的禁欲。

“沈大哥,你好。好久不见了。”

林齐朝沈耀点点头。

沈耀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眼睛却没有看自己。

“是啊,你都长这么大了。”

林齐顺着沈耀的目光看去,发现沈耀竟然是在看夏尧。

夏尧似乎在努力装着没有看到这边的几个人的寒暄,一个劲儿的瞅着窗外,不愿意回头。

林齐有点不高兴沈耀这样盯着夏尧看,正准备让自己姐姐赶紧带着自己男人该干嘛干嘛去,就听见沈耀低沉的声音响起。

“林沫,既然是自己家人,干脆一起吃好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