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前的银桦树

14年开始装修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因为是在雨季的时候准备装修,门前的绿化带渗水到地下夹层,因此申请了把门前公用绿化地挖掉,做防水并用大理石铺起来。

门前的一棵叫不出名字的小树被我移植到别的地方,而水池边的一棵紫荆花大树也被移植走,最初我是想把门前所有的树都清走,这样一来防水问题能得到更好解决,二来,我的庭前空间位置会更平坦更宽敞。

物业人员不同意,他们的理由是这个树种全小区只有两棵,如果移植不但不好存活且成本过大,我得自己承担,如果毁掉,它是开发商高价买来的,物业没权力让我这么做,而且我可能得承担更大的费用。

一开始就想着这么着也不划算,就留下它。

慢慢地,房子装修好了,来家里的人看了庭院的这棵树都夸它,夸它好看,夸它正直,夸它荫庇护所,还莫名其妙的夸我留的好,把我弄的一头雾水。

小区的两棵一棵在咱家庭院,一棵就隔着小路斜对角,在公共地带。后来想想它们两个好歹也有个伴,如果弄走,独留旁边另一棵也蛮孤独的。

就这样,住进房子后,经常早晨是被门前这棵树上的鸟儿叫醒的,伴着这鸟语阵阵的清晨苏醒,也算是件舒心的事儿。

然后经常坐在树下的伞桌边和朋友,邻居话家常,或者,有时候一个人在树下泡壶茶,看看书,有时候和孩子们在树下嬉戏玩耍,树边晒太阳的,慢慢感觉到它的体贴,无私和细心。

特别是无论一年四季天气如何,它都像一位战士,日夜坚守在它的岗位上。为我们遮风挡雨。

而且我常常用它面对气候的态度来判断外面天气。雨天,台风天,降温天,夏日炎炎的清晨,还有太阳照射的方位来感受时间的变化。虽然也有失算的时候,但却也总是八九不离十的概率。妥妥地。

看了伙伴们对童年记忆中的树都有一份温馨的记忆,其实,我也不例外。

小时候,也有好多伴我长大的树,茶花树,芒果树,龙眼树,柚子树,含笑花树,桂花树,特别是也有一棵柏树,品种不知道叫什么,它的果实有种特殊的味道,上次去终南山,在山上也碰到一棵,一位姐姐告诉我,爬山累了闻一下它的味道可以吸一部分能量。很神奇。

可是就是那么棵神奇又叫不上名字的柏树,却调皮的我经常站着“划脚缝”(闽南语)大概意思就是让它钻我胯下过。因为从小到大都听长辈说,“划脚缝,卖大汉”(胯下过,长不大,长辈更多是说人),然后我就想让它也长不大,就经常去划它。

后来,它长很快,房子13年拆掉重建时,它已超过两层楼高出很多了。

后来它被妈妈怎么处理了,我就不知道了……

而门前的这棵银桦树,不光会伴着我还会有更多美好的时光,相信在孩子们心中也会有个美好的童年的记忆,在未来某一天的时刻会被轻轻唤起,被忆起,被感动,并被它深深地滋养着……

就像此刻的我,或许还有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