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翼传说(39)

洞内恶斗

  阿思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便听得一阵非常整齐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一晃神就已来到洞口外,接着就是嘈杂的人声。

  “快,看看他们怎么样?”

  “都活着,暂时昏迷了而已……这里有一个人醒着,受了重伤。”

  “你们,你们,还有你们,把这里围起来,其余人跟我进去。”

  “是。”

  阿思已经缩到了云缺背后,心里不停地埋怨魔里办事不靠谱:“该温和的时候不温和,该凶恶的时候不凶恶。”

  此时一个麻黄长衫男子领头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三十来个精赤着上身的士兵,个个目露凶光,用一种野兽般的眼神看着他们,胳膊、肩膀到处都是血迹斑斑的。这群人一走进来,阿思就觉有股莫名的力量刺激得她想吐,直让她头晕眼花,差点一个踉跄撞到云缺身上去。

  桑炫挪到云缺旁边,轻声道:“阿思,把蓝灵珠拿出来。”

  阿思不假思索地就将腰上的蓝灵珠握在手里:“要给你吗?”

  “不。蓝灵珠现在离开了你也就没用了。”说完桑炫便轻轻牵住了阿思的手,旁边的云缺见到此幕,不禁怔了一下。

  桑炫无暇顾及,只是淡淡对他道:“出去再解释。”

  “两位殿下的大名,早已如雷贯耳,在下一直想瞻仰二位真容,今日得偿所愿,果然闻名不如见面。”麻黄衫男子略略欠身,恭敬地开口说道,一句称呼道明了他很清楚眼前人的身份。

  云缺笑笑,风姿俊逸:“何必说这些客套话。不就是你们把我们请进来的吗?你才能一睹真人。”

  麻黄衫男子看了看云缺,也跟着轻笑起来:“云缺王子对吧?王子好没道理,是你们硬闯我结界,伤我族人,现在还要打皇极杵天杖的主意。我们做的也不过是合理自卫。”

  “妖族虽然地域广阔,还不至于将迷雾森林也归入版图吧?既是公共域界,你们可以随心所欲设结界,我们又为何来不得?不来还不知道索伦的心这么大,居然不顾四族盟约,意欲挑起战火。”

  麻黄衫男子背在后面的双手,悄悄做了个准备动手的手势,随即满面堆笑道:“想来两位王子是有些误会了,这群士兵只是训练出来护卫皇宫而已,并无其他用意,更不是什么为了战争。不如,让在下先好好招待一下两位王子,再细细向你们解释。”

  “那可真是奇闻,我们撞破了这么大的秘密,你们还要以礼相待?”云缺有些调侃地说道。

  “别信他们。”阿思靠着桑炫和云缺轻声说道,“刚才我偷听到外面那群守门人说了,他们上头对我们是格杀勿论。”

  “连个小姑娘都不信你们的话。”

  麻黄衫男子脸上的笑容一僵,随即消失:“那好。我们也直接一点,今天你们休想跨出这里半步。动手!”

  一声命令,三十多个士兵掏出清一色的短刀,从四面八方向三人劈去。桑炫拉着阿思,手心里蓝光骤起,一个蓝色光圈从地面突然而起,将三人裹于其中。

  “噌”“噌”“噌”“噌”……短刀砍到光圈发出刺耳撞击声,继而被弹开。

  “这是借蓝灵珠所设结界。阿思在里面会很安全。”桑炫说话间放开阿思,抽出了自己的白虹,“看来只有杀出去了。”

  云缺点点头,手一挥,一条紫色闪电鞭赫然握于手中。二人先后冲出结界,桑炫一出来便被十几个血迹斑斑的人包围了,眼前银光闪过,头顶上直直劈来五把短刀,桑炫一脚上前,右手握剑,借腰之力在头顶轻轻一转,动作简单,流畅之极,只听得“叮”一声长响,五把短刀同时断了刃,一声响却是五把断刃,出手当真是奇快无比。剩余八九人见状也围成圈齐齐向桑炫刺去,桑炫右手剑舞成花,将自己包裹在一片剑光之中,刺来的短刀不论来自哪个方向,都被白虹“唰唰”挡开,有的刚好撞到白虹的刃上,无一例外,俱被削断,刀片因为撞击,颇含力道地向周围飞射去,插入了几个人精赤的上身。短短两次相交,几乎全部兵器被毁,他们却连桑炫的衣角都没碰到。

  云缺这边同样,紫电长鞭一甩,便如藤蔓般缠上了一个士兵握短刀的手腕,再一抖,鞭尖倏地伸长,像长了眼睛似的,陆续缠上了向他袭来的八九个士兵手腕。

  “咣咣咣咣咣……”被缠上的士兵,在强电刺激下,身体不受控制,手一软,兵器纷纷落了地。云缺往后一退,手上一甩,便将这些个士兵扔了出去,撞到后面的兵卒身上,人仰马翻倒了一片。再回手一卷,电鞭将地上的兵器聚拢成一团,一道耀眼的紫光顺鞭而下,兵器瞬间全被高灵力榨成了粉末。云缺正怀疑既是妖族大费周章训练出来的战士,怎么这么容易打发?却见那群士兵迅速地从地上跃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周身上下连半分被电击灼伤的乌痕都没有。

  云缺反手又抡圆一鞭,紫电鞭撞击在妖兵坚实的肌肉上,发出“啪”“啪”脆响,妖兵被撞得往后退了半步,鞭子落处仍旧不见伤痕。反倒云缺觉得用灵力挥动的这几鞭,一鞭比一鞭力不从心,有的明明用了十分力,出手时力道却只剩七成、六成、五成……

  云缺站定,重整了一下体内灵力,并看了一眼桑炫那边。桑炫倒暂时未用灵力,他的剑身在几个士兵身上留下了数道窄而深的伤口,可对于这群根本不知疼的妖兵,这也只是隔靴搔痒。用灵力,灵力受压制,不用灵力,又动弹不了他们的筋骨。

  现实情况没给云缺多大的思考空间,连续被云缺用高灵力电鞭击打的不适,似乎使得这群妖兵有些恼怒,一次又一次毫无章法地向云缺胡乱攻来,却都被云缺用鞭子一一打退。

  阿思正在结界里为二人高兴鼓劲,突然听得一声暴怒地大吼,只见云缺正前方的那个士兵五官都皱成了一团,眼里迸发出浓烈的杀意,因为龇牙吼叫而暴露出来的牙龈似乎都在怒火的影响下颤抖,让他看来如同发狂的野兽。

  那人怒目圆睁如同盯猎物般死死地盯着云缺,垂在大腿侧的右手成爪,掌心中迅速凝聚了一团绿光,这正是灵力汇聚的征兆,云缺心中不由得一紧,同这群士兵缠斗起,他们就只是物理层面的抵挡格斗,饶是如此,云缺已觉得他们比普通的士兵难缠万倍,速度、力量、给对手灵力的压制程度均与场中那受测士兵在一个水准,只是他与桑炫还算族中高手,还能抵挡,要换成普通士兵,在他们手底下只怕早已身首异处,挫骨扬灰了。

  而他们俩此时的抵挡,云缺心里很清楚,在灵力受制的情况下,他们能对妖族这群超强士兵造成的损伤有限,没办法快速突破他们的防线,而这群妖兵数量众多,光靠车轮战术磨,也能让他们俩精疲力尽。现在云缺却发现这群士兵还会灵术,想来皆不是普通士兵所化,而是妖族中灵术好手淬炼而成,实在是舍得下血本,不知道多少高手作为失败品牺牲,才成就了这批超强战士?物理身体水平已是世间一等,再加上能汇聚灵力,他们的恐怖程度大大超过云缺的想象,他只能先加大电鞭上的灵力抵挡过这一击再想办法。然而出乎云缺意料的是,有人比他更快地阻止了那士兵。

  “你干什么?还不住手。”麻黄衫男子见该士兵居然开始汇聚灵力,脸色霎时一变,厉声喝道,“我不是说过,你们才从血阵中出来,还不能对自身灵力收放自如。敢在这里用灵术,万一弄垮了石洞,冲撞到了镇族之宝,你可承担得起?”

  那人转过头去看着麻黄衫男子,赤裸的肌肉都在抖动,似力量的源泉在体内四处乱窜,等待着一个口子喷发。他喘出的粗气,喷到空中就如同杀意的实体化,灭掉了他眼里所有的情续,除了一种熊熊燃烧的东西——嗜血的渴望。

  麻黄衫男子看得心头一惊,不自主退了一步,站定后复又拔剑指着他道:“你要再敢动手,就是违抗命令。”

  那士兵不言不语,右手冷不丁一挥,一束绿光直击麻黄长衫男子,“轰”,男子没想到他会出手,躲避不及,直接撞了个正着。光束在男子身上炸开,又撞向男子身后的洞壁,使得石洞一阵摇晃。麻黄色的长衫顿化作灰烬,男子好像受伤不轻,一个踉跄跪倒在地,吐出一口绿色的血液,赤裸的上身也布满了数道焦黑的灼痕:“你……”

  那士兵两道灵力汇集手中,朝着众人登高一呼:“尽情享受杀戮的快感,杀……”说完便拔足朝云缺冲了过去。其他人见状,也似挣脱了约束,纷纷目露凶光,催动了自身灵力,一时间,石洞之内,数十道绿光此起彼伏晃得人眼花缭乱,也压迫得阿思几乎喘不过气来。但阿思无暇顾及自己,直为在一片天摇地动中和三十几道绿光纠缠在一起的桑炫云缺二人担心不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结界之内 “好了。”桑炫轻轻拍了拍紧抓住他衣袖不放的阿思的手,示意她可以睁开眼了。 阿思睁开眼,借着四周的...
    楚冬阅读 20评论 0 0
  • “噗通。”这已经是阿思往河里扔的第一百六十三块石头了。 “珞珈。你说他们怎么还不出来?”阿思坐在河边土墩上,双手托...
    楚冬阅读 61评论 0 0
  • 怪异士兵 这个地穴里各种岔路之多,犹如藤蔓树枝交错成一个巨大的迷宫。云缺带着桑炫走了大概两柱香时间,途中遇...
    楚冬阅读 25评论 0 0
  • 魔里再现 阿思靠着石壁,紧跟在桑炫旁边,两人走了没几步,刚转过赤甲银矛军过来的转角,桑炫便听得背后一阵轻微...
    楚冬阅读 17评论 0 0
  • 今天听了“喜马拉雅”上关于赫拉利的《未来简史》的精读,可是心里却涌现出很大的不舒服的感觉。 如果按照赫拉利假设,人...
    浪漫小马阅读 107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