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发自简书App

进站,随着时缓时急地轨移,

下一座城,何处归途?

让我们复盘旅程的始末,俨然一场斯坦福实验续篇。两个空间的流转,从站开始以站作结,其间的梭轮也别有密闭的生机。斗士们的信念感集聚至巅峰,不是源于何种超自然的信仰,仅是因为远方是家或是需要前往。漫天的大雪不留情面地愈加猛烈,在困难模式的这一次挑战中,没有外挂加身,唯有比拼体质的能量。装备较差者最先开始了抱怨,当然,无疾而终。误点和临近时刻的斗士们匆忙而至,与NPC的交流存在障碍,这一站的地图又似一座迷城,无奈,在焦灼的奔跑中雪花让一切烟消云散,成就一片肃杀。远处的斗士已有了雪人的模样,接踵而至的斗士们也未因严寒退缩或胆怯。在一番无法预计的的等待后进入第一个补给点,当然是最简易的一个。脱去一切的御寒装备通过身份验证,整个过程不及等待时长的十分之一。验证官将自己缩身于庄严的温暖间,但持续的工作也淤结着急躁,斗士们千奇百态,这里还不能让谁退场,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才刚刚开始。

依旧是严寒,更深入骨髓的痛彻,等待的队列伺机变换,但一切投机行为都逃不过NPC的法眼。这一站是对于装备的核查,背包中的道具和补给随时有被查扣的风险,过于沉重的装备使斗士们步履维艰,但这一站通过后的舒展使他们无所畏惧地前行。水晶幕后的NPC查读着不合要求的物件,这些装备无法跟随斗士们继续前行,当然大多数的装备都得以安全通过。

此刻享受暂时的舒展,查询不同副本的入口,飞奔,又是一阵匆忙。结界无处不在,被拘束和封锁让人既安稳又慌张。一个个副本陆续开启,带着沉重装备的斗士们在通过狭窄入口的时刻,顾不得是长者或是孩童,在啼哭中交织呐喊,挤地欢腾,挤出热烈。入口总是会开启的,梭轮也不会提前启动,这一刻的局部争斗,first blood 。

进入梭轮,这场副本的主地图,斗士们开始寻找自己的补给舱位。就是这种以数字和方位标示的明码舱位也给许多人不小的挑战,几番误读和失败,终于各得其所。更有甚者发起了换舱挑战,一番声泪俱下,一场舞之蹈之,终于成功或作罢。沉重的装备要合理存放在有限的格子间中,又是一番磨难。经历了这般消磨,掉血严重,随即进行食物补给,饱腹的快乐打开了人们的话匣子,在觥筹交错间各方势力揽落奇能异士,八方英雄还有十秒到达战场。

梭轮以不匀速沿既定轨迹运动,在三维的空间中不断增维,战斗就在这运动的多维空间中展开,不定时到达的站点需要斗士们在此之前结束战斗。童子军团率先发起进攻,婴孩展开此起彼伏的超声波攻击,许多成人随即以被褥盾进行阻挡但难敌强音血槽将空,母亲军团以厉声说教咒回击,婴孩受到重创。幼童在倒计时声中摆出捉迷藏阵型严阵以待,只见几名成人误入阵型,在嬉闹的撞击间保温杯中的生命药水被耗空,血量微减,只得仓皇而去。成人军团不甘示弱,妇女展开茶话会大法,谈天说地话家常,极富有韵律的尖细声响将此法运用的淋漓尽致。中年男子以尬聊术回击,在言语的来回中彰显着自己仅有的能力与尊严。妇女转而利用各型电子装备开启综艺剧集荟萃掌,将强烈的声频拍打在敌方胸膛,多数男子掉血,硝烟在几番争斗中蔓延。

战斗到了中场的时段,贩卖NPC竞相登场,斗士们开始打野,食物、补给总能得以获取。在此后的进程中贩卖NPC仍将持续出现,他们的叫卖话术像极了曲苑杂坛带给紧张的战斗一场视听盛宴。在各方势力中,佛系少年团可谓是奇特的存在。他们的装备精致,背包中的道具也无非是各类电子配器,带上顺风耳,他们无心战斗,徜徉在影音的世界,还有少数的成员爱智慧,品读着制胜真经。场外音开启声波干扰,将有一波斗士结束战斗,又是一番类似的装卸流程,一站又一站。

一方的血槽已空,战斗结束,他们将在此站离开战场。又是一阵飞奔,或有家人的等候或有朋友的期待,乘小型梭轮开往下一场征战。

这一番由站到站的副本,只是生活中万千纷乱的复刻,没有人飞升上仙,也没有人能轻易离场。一站的结束也是一站的开始,不窥探人性,不埋怨程式,说到底也没有人最后毁了水晶,赢得胜利。

你的装备能使你前进,你的法力能让你抵抗,但抵不过的是岁月的排浪。我们无意识的凝望,可曾失魂但灵魄不甘流浪。抓紧刺眼的骄阳,趁年轻无畏时代叫衰你的容颜,去浪去闯,普天之下 莫非热土,你才是你的今生拥有。历经隧道和涵洞,甬道不通向亡灵的歌唱,在睁着眼的日子里,去爱去想,用快乐定义幸福时光。

人生朗朗,晴空云上,你看,树正葱茏,你听,河在流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