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和远方(摘抄)

火车疾驰一段距离后缓慢了下来,我倚靠在窗边欣赏窗外的风景,突然一树开满洁白花朵的树出现在了铁轨的那边,而远处一片碧绿一片金黄。火车好象特意停了下来,为了那株奇花,也为了我的惊喜,从那稀松的花瓣及树叶,我断定那是一株含笑。

"花开不张口,含笑又低头;疑似玉人笑,深情暗自流。”一阵轻风吹来,含笑仿佛被人挠了痒痒一般,咯咯咯地花枝乱颤,我陶醉在她那甜美的声息里,一如痴迷的观众在欣赏杨丽萍的孔雀舞,曼妙的身姿充满了无穷的魅力,让你欲罢不能。尽管隔着铁道,隔着窗户,但我仍感觉有股香甜味飘了过来。

火车起动了,我回到了下铺的床位坐下,对面是一个清清爽爽的大学生模样的女子,手里正拿着一本《花卉圣经》端坐在床上,正聚精会神地翻阅。前不久我从图书馆借过这书,于是对这位与我有同样爱好的姑娘产生了好感,就暗自打量起她来:眼睛清澈明亮,长发有几缕由于头低垂而飘在左边脸上,一会儿她把那缕头发轻轻地弄到了耳后,白色的长裙衬得她的脸越发白皙,真的好似刚才窗外那株含笑——高洁、端庄、含蓄。也许是察觉到了我的目不转睛,她轻轻地笑着抬起头来,随手把书放在桌上。

“你好,阿姨!我看你好像是老师,对吧?”大大方方的她开口说道,声音好悦耳。我反而有点猝不及防,觉得刚才好不礼貌,赶忙说“好,你好,你应该是大学生吧?大几了?这是回家还是去哪里玩?”她微微点点头说“我是回家去看看爸妈,妈妈身体不太好,我得回去照顾她。”“哦,老家在云南?”“嗯”……

一天下来,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我们聊得最多的竟然是植物,而植物里聊得最多的又是含笑,她并没有告诉我她叫含笑,但我从她的书里看到了娟秀有力的三个字“秦含笑”。一天下来,她也成了整节车厢里最受欢迎的人,几个小姑娘追着要她教背唐诗,“仙女姐姐”“仙女姐姐”叫过不停。一天下来,无论是她行走在车厢里,还是静坐在窗户边;无论是她斜靠在床上看书,还是托着腮沉思;无论是她轻言细语谈话,还是和孩子们捉迷藏,她都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也许这首诗正适合她“满腹热心肠,花娇四溢香。嫣然开口笑,迷倒众群芳”。

“我的家乡,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小桥流水,竹林深处,鸟语花香,关键是还有漫山遍野的含笑树……”我完全被她那世外桃源般的小山村吸引住了,竟然丝毫没有假意拒绝她的邀请。下了火车,我真的拖着行李箱与她一起,朝着那个神秘的地方轻快地走去。

许多年后,我仍然记得含笑的妈妈给我讲的故事:含笑是我们的养女,生下来才一个月就从远房亲戚家领养过来,她是亲生母亲的第四个女儿,老人们盼儿子一直没如愿,就很是嫌弃她,正好我们身体不好不能生孩子,这事含笑还一点都不知道。另外,这孩子更为让人怜爱的是她有先天性心脏病。听闻这个事,我简直无法言语,如此美好的青青女子,竟然遭遇这样的人生,真是红颜多薄命?

”阿姨,走,我带你去看看我们家的‘世外桃源’,第二天吃完早饭洗完碗后,含笑朝我走来。“好呀,你给我当向导最好不过。”

许多年之后,我仍然记得那是我这一辈子见到过的最美的山村。山峦起伏,树木森森,空气清新,云雾缭绕,房屋在半山腰上,若隐若现,如同仙居。一大片白花,远看似云海,因层层交错就好似在翻卷;近观如蝴蝶,因朵朵盛开就如同在飞舞。如此壮观的景象定会让你驻足,让你凝视,让你惊喜,让你痴迷,让你陶醉。今天,含笑身着一袭红色长裙,眉蹙春山,肩削瘦弱,袅袅婷婷,飘逸在白色的花海中,她好似从《诗经》中走出来的宛在水中央的蒹葭少女,又似从宋词里飘来而来的曼妙女子。

含笑也尽情地徜徉在如此美好的光景里,我偷偷地为她拍了许多照片,我多么期望时光就永远定格在这里。“其实,含笑树有很多种,多花含笑,紫花含笑,深山含笑等,我家屋前屋后的都是我栽的,阿姨,你最喜欢哪一种?”含笑一边走一边给我介绍。“我都喜欢,只要是你种的”,我有意调侃一下。

“阿姨,你知道我为何叫含笑吗?”

“应该是你爸妈希望你永远开心永远幸福吧?”

“对,含笑花的花语是:矜持、含蓄、美丽、庄重、纯洁、高洁;爸妈除了希望我开心幸福,还希望我纯洁高洁吧,所以我最喜欢白色的含笑花。”

忽然,一阵微风吹来,缕缕清香入鼻,含笑不禁吟起诗来:“不教心瓣染尘埃,玉蕊含羞带笑开。自有幽魂香入骨,此花应是在瑶台。”

在一个宽敞点的草地上,含笑在专心致志地用花瓣摆一个名字,又用心形花瓣围住了字,近看才发现是“含笑”两字。“含笑,坐在旁边,我给你拍照”。红色的裙子,面容皎好的妙龄少女矜持地端庄坐后绿油油的草地上,枝叶花朵繁茂的背景,好一幅绝美的画面!

幸好,偌大的花海间只有我们两人,风吹落的花瓣不会被碾作尘;幸好,我们两人都酷爱植物,花瓣被我们拾了起来装在含笑事先准备好的布袋里。由于昨晚下过雨,所以每棵树下都堆积好多花,“满地白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李清照的心境此时我感同身受。

中午,我和含笑走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她家飘来一股异常清脾的香味。“含笑,你妈妈在做什么好吃的吗?”“等会儿才告诉你,暂时保密”含笑调皮地答道。一推开门,含笑就悦声地说“妈妈,我们回来啦”,那股香味又一次扑鼻而来。“快来坐,喝喝茶,老师,肯定渴了吧”,含笑的妈妈快步把茶端放在院里的小桌子上。“不渴”我客气地说。手已伸向那冒着袅袅香味的茶杯,深吸一口,真香!

看见杯子里飘着的白色花瓣,我已猜到了这是什么茶了,含笑在旁边偷偷地笑。“阿姨,这茶好喝吗?”“好喝呀,你们可真厉害,会想到把这花拿来泡茶”。“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鲜的含笑花有毒,但干的含笑花泡茶却有滋润肌肤、美容养颜、清心除烦、活血止痛、安神治虚和延缓衰老等功效”,含笑边喝茶边娓娓道来。

“如果有朝一日,这里遭逢天灾人祸,含笑会怎么办?本来我想问问含笑的,但又不忍心开口,就如同我知晓她的身世及疾病却不忍告知她一样。让她多一天幸福,多一天开心,让疾病灾难远离她,这点愿望老天成全让我折寿也心甘。”在离开她家的路上,我如此沉思。

后来,我和含笑时时微信聊天,有时还写写信。她说她耍了一个男朋友,对她很好,还把他们的合照发给我。我们也时常聊植物花草聊诗词歌赋聊文学聊人生,聊那满山满村的风土人情,聊她的大学生活聊青春聊理想……

数年后,她妈妈给我发来微信,说含笑去镇上给我寄含笑树苗时,心脏病突发,不治而亡。她的男友一直陪伴着她,而且一直替她照顾着他们夫妻俩,也照顾着含笑栽的那些树,并问我树子长得怎样了。

我再次倚在窗前,看着滴滴细雨打在那株含笑树上,如今它已有几米高,洁白的花上有只美丽的蝴蝶。“百岁光阴一梦蝶,重回首往事堪嗟。今日春来,明朝花谢,急罚盏夜阑灯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