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哥哥的情人嫁给我

96
朗月明轩
2015.09.20 16:20* 字数 9487

一场荒唐可悲的爱情戏,一段催人泪下的兄弟情,在金钱和欲望中,流失了多少弥足珍贵的东西……

1. 兄弟情义深似海

小林大学毕业那年没有留在大城市,而是回到了老家铜锣镇。不是他找不到工作,小林的学习成绩其实很不错,而且在业余时间还在一家公司做兼职,既能赚些外快,还能在实践中培养能力,由于才干和人品都不错,这家公司已经准备在毕业后聘用他了。小林回到镇上完全是因为哥哥大林,他在老家开了个服装厂,经营得还可以,因为想扩大规模,急需人才,所以一个电话就把小林招了回来。

放着大城市里的好工作不干,大老远跑到乡下去个小服装厂打工?小林的同学们都有点想不通,觉得小林是不是脑子有病啊?其实他们又哪里知道哥儿俩的情义有多深?

大林和小林是亲兄弟不假,但老天爷好像偏心眼,哥俩长得虽挺像,但大林生得身高体壮,小林却从小就体弱多病。哥俩都知道家里不容易,从小就帮家里做些零活儿,有次上山打柴小林从山坡上摔下来,大林一路小跑背着弟弟去镇上卫生站,人命保住了,最后因为腿摔得比较严重,还是落下了一个腿脚不好的毛病。小林上学时没少挨学校的坏小子欺负,被小伙伴嘲笑更像家常便饭,那时也是大林总为他出头,处处照顾弟弟。

大林小林哥俩有一处特别像,就是脑瓜都挺好使,上学时成绩都不错,但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就靠种田维持一家人生活,再供着两个学生就很吃力了,大林高中没上几天就辍学了,他跟父母说了:“我腿脚好,将来干重活儿累活儿都不成问题,还是让弟弟好好上学吧,将来考上大学能有个轻省些的工作,总比在农村吃苦受累强,现在供个学生也不容易,我帮着家里一起供弟弟上学吧……”

因为自身问题,小林一直有点自卑,性格也偏内向,轻易不会表达自己的感情,但听到哥哥这么一说,小林眼泪当时就忍不住掉下来了,他知道哥哥也想上大学,而且凭他的成绩考个好大学也不成问题。

小林泣不成声,抹着泪儿说:“哥,这样不公平,兄弟我欠你太多了……”

大林豪爽地一拍小林肩膀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自家兄弟还用这么客气?”

就这样,大林凭着一股力气在农村干了两年农活儿,后来看到一块儿长大的二虎和几个哥们在服装厂上班挣钱好像更容易些,就随着一起到服装厂打工。大林辛苦劳动,把打工挣来的钱都存起来给弟弟做学费用。要说二十出头的大小伙子正是谈恋爱的好年华,一块儿长大的哥们哪个不是花前月下打情骂俏的,农村成家早,二虎连孩子都有了,可大林还耍着单儿,其实吧,一起上班的有好几个姑娘,都对这个相貌堂堂的棒小伙挺有好感,可大林却没走这方面心思,因为他知道谈婚论嫁,哪儿不需要钱?而他还要攒钱供弟弟上学呢。

凡事总有例外,姑娘里有个叫小慧的,根本不在乎这些,她觉得大林人好又聪明,家里条件差点算什么,俩人一条心,还能过不出好日子来?

小慧主意很正,认准的事儿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谁劝也不行,于是不顾亲朋好友的看法,俩人走到了一起。

要说这大林不光头脑活络,人缘也好,从学徒到维修,从裁缝到销售……连跟师傅学再加自己琢磨,没几年就把服装厂的活儿干了个遍,跟小慧一合计:服装厂的门路摸得差不多了,给人打工不如自己干。

自己干得有本钱呀,小慧知道大林家里条件差,就从家里多拿了些钱,大林又跟二虎几个哥们儿借了一些,凭自己本事,俩人小打小闹开了个小门脸儿,做服装加工外带零售,没成想干得还不错,从俩人的小门脸干成了几十人的小服装厂,不但还清了债,还挣了不少钱。这回供小林上完大学是不在话下了,也该考虑终身大事了。要说大林办事就是麻利,短短几个月就盖了新房,终于也和小慧结了婚,算是成家立业了。

大林成亲那年,小林正上大二,特意坐火车赶回来,按农村的习俗把嫂子迎回了家。嫂子小慧,人真是很贤惠也很能干,快人快语,做事风风火火,在家孝敬老人,在外还能帮大林管管厂里的财务,虽说大钱儿小钱儿都过她手,但大林给自家人花钱她从不拦着,给小林花钱尤其舍得,小慧觉得吧,小林这孩子性格内向,不爱言语,但人有内秀,心眼还好,所以对小林尤其关心,像对自己亲弟弟一样。

小林很感激哥哥嫂嫂,觉得自己亏欠哥哥太多东西,别说叫他回来帮忙,甚至觉得就是哥哥让他做任何事都应该义不容辞。

2. 芝麻开花节节高

大林和小慧亲自去火车站把小林接了回来,先在镇上最好的饭店给小林接风洗尘,小林都不意思了:“大哥大嫂,咱们都不是外人,用不着这么客气吧!”

小慧说:“好,兄弟,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们一直看好你,你比我们有文化,见识也广,现在这个小厂子这两年已经跟不上发展了,要想有起色,还得靠你啊!”

小林笑着说:“大哥大嫂你们就放心吧,我学得就是营销管理,我还正想展开拳脚试试呢。”

大林安排弟弟做了副厂长,小林也是拿出真才实学要把厂子搞好,除了日常工作,就连吃住都在厂里,家都顾不上回了。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调研,小林发现了服装厂的一些问题,首先,因为工人都是乡里乡亲,随便惯了,虽然小林定了一些规章制度,但执行起来是另一回事儿,还是净出这些那些的问题,平时熟头巴脑的,犯了错误也不好批评,这是管理上的一个难题。其次,厂里一直是给别人代加工做些散活儿,大批订单不是很多,这是业务拓展上的一个问题,如果这两个问题解决不了,这工厂再发展也顶多算是一个作坊,很难成规模。

问题很多,但小林跟大林主要商量了两件事,一件是从外地招工,给厂里注入新鲜血液,也便于管理。另一件是招聘企划总监,创立自己的品牌进行宣传推广,既扩大业务范围,又增加服装厂的影响力。大林听完大腿一拍:“兄弟,你回来就对了,帮了哥的大忙了,以后这厂子就叫双林服装厂,算咱哥俩的,你就做主吧,都按你说的去做,需要多少钱跟你嫂子说一声就行。”

说干就干,小林从边远山区招来一批年纪小有活力的姑娘,这些小姑娘家里条件很差,但年轻又很能干,小林给的待遇不错,所以干起活儿来都不惜力气。

通过同学介绍,小林还把大学一个搞艺术的校友高薪聘请来做企划总监,校友叫王月,是个挺漂亮也挺有才气的女孩,懂艺术设计也懂营销,她指导设计出来的服装高端大气上档次,销路还挺不错。

经小林这一番折腾,不到两年光景,双林服装厂规模扩大,又有了自主品牌,每月销售业绩都在上升,服装厂的盈利像芝麻开花似的一节比一节高。

服装厂被小林干得风生水起,乐得大林俩口子合不拢嘴,但小林想起哥哥曾经对自己的付出,觉得这都不算什么。

小慧非常喜欢王月这女孩,经常拿王月和小林打趣,三番五次鼓动小林追求王月,可小林总归觉得自己身体有残疾,每当小慧拿这事打趣,他都说:“嫂子,人家姑娘好端端地怎会看上我?别耽误了人家姑娘。”其实小林对小月挺有好感,只是摸不准人家姑娘心思,想等有机会了再说。

而王月呢,本来没把小慧开玩笑的话太放心上,她从大城市来小林这里工作那会儿,刚好和男朋友分手不久,正想离开那个让她伤心的地方,换个环境调整下心态,要不然也没那么痛快就答应小林过来帮忙。她并没打算一辈子在乡下,早晚还要回到大城市,毕竟那里的机会更多些。但自从来到服装厂后,因为工作关系,和小林朝夕相处,时间一长觉得小林虽然身体有点缺陷,但人品不错,有才华也有能力,其实也动了些心思,但人家毕竟是女孩子,这种事她怎么能主动呢?所以这事儿也不能急,等日久生情再说吧。

两人各怀心思,都不主动,做嫂子的再着急也没辙,小慧后来干脆就不管了,让他俩随缘吧。其实小慧也管不过来那么多了,她自己也有烦心的事,跟大林结婚好几年了,两人一直想要个孩子,可怎么努力也没有,中西医都看过,也没查出什么具体问题,光偏方就吃了好几副,也没什么效果,这不急死人吗?

自从有了弟弟帮忙,大林倒也乐得清闲,所有事都全权交给小林打理,人都很少来厂里,大部分时间都找不到他人影儿,经常开着车在外面跑,说是联系业务,其实小林和小慧都知道他是去找哥们喝酒去了,好在他开车时不喝酒,喝了酒也是等酒醒才开车,所以也都没放在心上。

有一天,大林难得来厂里,来了就直奔小林办公室,小林正和王月讨论工作计划,大林说:“兄弟,先放放,忙这么长时间了,今儿哥带你去散散心。”

转头对王月说:“小王,厂里的事儿,你就多上点心,我们哥俩出去一下。”

小林觉得大哥可能是有什么事要找他,简单跟王月交待了一下就坐上了哥哥的车。

3. 移花接木瞒过天

大林开车把小林带到了镇上一所庭院,小林正纳闷,见哥哥开门进去了,小林也跟着进了院儿,迎面出来一女孩,怀里还抱着个孩子,小林一看愣了,这女孩他认识,是她从山区招工招来的张小英,挺水灵的一个女孩,干活儿挺好,不爱说话,大家都叫她英子,不过好像说家里出了什么事儿,一年前就已经辞工回家了,怎么会在这儿呀?

小林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大林从英子手里接过孩子抱起来亲了亲,然后扭头对小林说:“别愣着了,到屋里说话。”

进屋坐下,英子给哥俩倒上水就到一边哄孩子了,小林仔细看看孩子,又看了看小英对哥哥的眼神,一下子就猜出了七八分。

小林见大哥半天不说话,先开口说:“嫂子可对得起咱一家子,大哥你可别做对不起良心的事儿呀?”

见弟弟起了话头儿,大林一下子拉开了话匣子:“兄弟,你知道我和你嫂子结婚四五年了,一直想要个孩子,可是费了半天牛劲,你嫂子肚子一点动静没有呀,你看把咱爸咱妈急成什么样了?一年前为这事儿发愁喝闷酒,喝醉就在厂里做了糊涂事儿……后来英子给我怀上了孩子,还是个儿子,我给取了个名叫阳阳,后来就给娘儿俩在镇上买了房子,可不放心啊,三天两头得过来看看……”

小林终于知道哥哥天天跑的是什么“业务”了,问大林:“纸包不住火啊,你就不怕嫂子知道?”

大林说:“小慧现在已经察觉出了点苗头,曾经打过电话给二虎,问我去哪儿喝酒了,好在二虎他们哥儿几个挺能拦事儿,没出大破绽,但也有点小误会。而且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啊,孩子将来得上学,得有户口,这事早晚会被她知道,你嫂子这个人你也了解,人是挺好但主意也很正,要让她知道这事儿非跟我离婚不可,而且阳阳长得跟我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想赖也赖不掉啊。”

小林叹了一口气:“嫂子是个难得的好女人,这件事她没有什么错,如果真要离婚分财产对你也十分不利,再说当初没嫂子的钱也开不成这厂子。”

大林连忙接话:“是啊,所以我没辙,只好想了一个馊主意,想让兄弟你帮个忙。”

小林又纳闷了:“我能帮你什么忙?”

大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道:“我想了半天只有让你把这事给顶下来,而且这事儿英子也同意了,你就假装说是你喝醉酒跟英子做了糊涂事,酒醒后又嫌弃英子没文化,不愿意跟她结婚,就一直瞒着大家,可眼看孩子大了,总不能让孩子没名没份呀,所以现在要娶她过门。”

小林苦笑了一下,已经听明白了,哥哥不过是想让自己顶包,代替他娶了英子,来一招瞒天过海,骗过嫂子和家人,要是接了哥哥这个烂摊子,就算是搭上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呀,王月跟自己肯定是没戏了,而且哥哥的情人,自己又怎样才能接受呢?别人又会怎么看自己呢?酒后乱性?不行,不能答应这事儿……

但看着哥哥哀求的眼神,小林转念又想起哥哥对自己恩重如山,如果没有哥哥的付出,就没有他小林的今天,而且哥哥也是为了家族香火,毕竟这也是林家的骨血呀,孩子是无辜的。英子可能还不到二十岁,自己就跟个孩了一样,再让她带着个孩子回家?也没法跟她家里人交待呀?

想想爹妈盼孙子的眼神,再回头看看羞答答的英子和可爱的小家伙,小林犹豫再三,终于答应了:“哥,小时候你为我,为这个家付出太多,我一直想有个机会报答你,看来现在是时候了,我和英子结婚也许对阳阳的成长更有利,对你和嫂子的感情,甚至对双林服装厂也许都是好事,你说的我同意……”

大林没想到弟弟这么快就答应,笑着说:“兄弟谢谢你,你放心,以后英子跟了你就是你的人了,大哥从此以后不会再和英子有任何其他关系,以后我就是阳阳的大伯。而且服装厂一直说名义上有你一半,没落实到纸上,回头我跟你嫂子商量把厂子分你一半儿……”

小林连忙阻止:“哥,我这么做又不是为了这些,想想当年你为我的付出,我为你分担一些是应该的。”

大林真心感动了,哥儿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4. 百般滋味在心头

小林和英子在外面生了孩子这事,很快就都知道了,这事引起了不同的反响,小林父母是惊喜,感觉像白捡了个大孙子一样,乐得合不拢嘴。

小慧对小林则是埋怨:“做男人要讲良心负责任,哪能生了孩子不娶人家过门?也不告诉嫂子,我还瞎给你和王月摄合呢。”嘴上这么说,但小慧还是觉得小林不该是这种人。她跟大林的误会倒是通个这件事解除了,因为大林说小林一直想瞒着这事儿,让他经常帮忙照看那娘俩。

听说英子要和副厂长结婚,厂里那帮小姑娘对英子满脸全是羡慕,就差嫉妒恨了。王月在知道这件事儿后不久,就找个借口辞职了回城里了,其实明眼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各人有各人的想法和看法,只剩小林一肚子苦水不知道往哪儿倒了。

小林和英子成亲了,买地、盖新房、下聘礼包括婚庆等等都是大林一手操办的,还送了小林一辆汽车,说是厂里的分红。小林也不推辞,因为他知道哥哥主要是补偿英子和阳阳娘儿俩的。

不过小林给阳阳当“爹”却很负责任,一有时间就背着、抱着逗小家伙,孩子年龄小,呀呀学语就学会了喊小林“爸爸”,阳阳很可爱,眉毛鼻子眼长得都跟小林一个样儿,当然了,大林小林长得也差不到哪儿去。小家伙一口一个“爸爸”,慢慢小林与阳阳培养出了感情,他对“喜当爹”倒也不是那么在乎”了。

只是跟英子,小林就有点犯愁了,因为这曾经是“哥哥的女人”,心理总感觉有个坎过不去,很难和英子培养出夫妻般的感情。两个人平时话也不多。而英子可能因为年纪小,不会疼人,对阳阳还好,但对小林就不太会体贴照顾了,有时小林回来晚了连饭都要自己热。小林总是安慰自己,毕竟和英子没有感情基础,这种事儿急不得,慢慢培养吧。好在厂里一直很忙,小林经常吃住在厂里,不需要她多少照顾。

王月走后,厂里真正有文化、有能力的就剩小林一个人了,小林这才感觉到王月有多重要,不光是厂里业务上,平时生活上,处处都能帮他不少忙,知道他腿脚不好,王月经常会帮小林端个茶递个水的,偶尔帮他打个饭,两个人边吃边聊工作,当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现在光剩他一个人忙活了,才有所感慨:原来王月对他的照顾都是细微的,很难察觉的,再想想家里冷冰冰的英子,小林真的感觉特别不是滋味儿。

可大林的生活倒是有滋有味儿了,虽然阳阳表面上叫他“大伯”,但他心里明白这是亲儿子,三天两头住小林家里跑,这回是明正言顺的看孩子,不用偷偷摸摸了,他心里能不高兴吗?当然他也知道小林经常住厂里,总往弟妹家跑不好,小慧也会有想法,有时干脆真接就把孩子接回家了,小慧也知道大林想要孩子都要想出病了,也不好拦着什么,但是她明显感到大林有很长一段时间,对她很冷淡。但转念一想,都老夫老妻了,上哪儿找当初的火热激情啊?

人一得意就容易忘形,大林这么明显地对阳阳好,不但忽略了小慧的感受,其实更是忽略了小林的感受,每当小林看到哥哥和英子、阳阳一家三口在自己家里有说有笑,他像个局外人一样,心里就酸溜溜的,那才是真正的一家三口啊。

小林有点后悔了,有时真想把事挑明了,和英子离婚成全大哥,自己不干这个厂子了,去找王月解释清楚,凭两人的能力肯定会成就一番事业。但转念一想,这么做大嫂该怎么办?大嫂一向对自己不错,而现在自己却还帮哥哥瞒着这事儿,更觉得对不起大嫂。

小林有段时间憋屈得实在难受,就忍不住跟父母说了这事儿,本以为父母会安慰自己几句,没想到父母开始不太相信这事儿,后来明白这是事实了,小林爸叹息一声说“小林啊,你知道你哥能有今天不容易,你也知道你哥对你对咱家怎么样,小慧是个好媳妇,不能让她跟你哥离婚,阳阳怎么说都是我们林家后人,你就委屈一下吧……”

听到父亲这么说,这下小林沉默了,也有些绝望了,可一方面考虑到哥哥对自己的恩情难以报答,另一方面对英子还有些幻想,如果和英子处时间长些,能培养出感情来日子倒也能凑合过。小林劝自己:就先这样吧。幸好还有可爱的阳阳,阳阳都快两岁了,一想到阳阳喊自己爸爸,心里多少有了一些安慰。

5.同床共枕不同梦

小林想起今天是和英子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心想趁这个机会增进一下夫妻感情吧。下了班小林买了鱼肉和一些蔬菜,还特意买了一瓶红酒,准备用它来助助兴。英子不太会做菜,今天就让我大显身手一回吧,小林一边想一边狠踩了一下油门,冲向家里。

英子和阳阳都不在家,可能出去玩了吧,小林想先做好饭菜等他们吧。

一阵忙碌,一桌热汽腾腾的饭菜上桌了,英子和阳阳这时也回来了,小林正想跟告诉英子今天是什么日了,看来她给忘了,英子看了看饭菜淡淡地说:“我们在外面吃过了,他大伯请的。”

一句话让小林的一腔热情倾刻化为乌有。

对小林更大的打击还在后面,他让阳阳喊爸爸的时候,平常早乖乖听话的阳阳却对小林奶声奶气地说:“你是叔叔,不是爸爸。”

小林一听火了:“谁告诉你的?”

小家伙从没看过小林发火,吓坏了,直往英子背后躲,一边小声说:“是大大。”

小林感觉脑袋嗡了一下子,他知道大哥爱子心切,但这样做得有点太过分了。英子这回倒是难得言语一回:“孩子小,懂什么,回来嘱咐哥哥一声,下次别这样就好了。”

小林想想英子说话也在理,以后跟哥哥说说别总把孩子接走了,抱过孩子亲了亲说:“我是你爸爸,叫爸爸。”

阳阳还是小孩子,没心没肺地开始叫开了爸爸,小林心情稍微好了些,想想自己只知道在厂子忙,家里也没怎么顾得上,也不能全怪英子,既然现在已按哥哥指定的路走了,就继续走下去吧,也是该和英子培养一下感情的时候了。也许是因为自己太内向,结婚都一年了,竟也不知道英子有什么兴趣爱好,从哪儿谈起呢?对了,阳阳也不小了,谈谈孩子总该是个共同话题,今晚就跟她谈阳阳的成长教育问题吧,小林一边哄着阳阳睡觉一边寻思着这事儿。

还没等小林找话头儿和英子聊聊,英子的手机先响了,可能是收到一条什么短信,她拿起电话就去了卫生间,不知给谁打电话,一打就是半个多小时。小林这几天也累,没办法只好先睡了,等改天再聊吧。

可是小林半夜醒来躺在床上越想越感觉哪里不对,都两口子了,有什么话要避开人说?她在和谁聊?在聊些什么?……

越想问题越多,小林转脸看看英子睡熟了,忍不住拿起了英子的手机,小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偷看别人手机这种没素质的事一般他做不出来,但这两天发生的许多事使他心里疑问太多,不由自主的打开了英子的手机。

这一看不要紧,小林的脑瓜这回不光是嗡了一下子,而是几乎一片空白,原来英子最近的通话记录几乎都是和大林的,手机里还有大林与英子的好几条暧昧的短信。

“亲爱的老公,只有和你在一起才能感觉到幸福……”

小林简真看不下去了,事情明摆着,大林和英子藕断丝连,毕竟两人有个孩子,英子又比小慧年轻漂亮,就算这样,大林也不该给小林戴这样一顶绿帽子呀。

后面的话更让小林气愤:“我现在太痛苦了,我不想让阳阳总叫他爸爸,什么时我们一家三口才能在一起呀,你说你会想办法的……”

关上英子的手机,小林的脑瓜好半天不能回过神来。

6. 家丑千万别外扬

小林好几天没去服装厂了,他已经没有心思上班了。从来不喝酒的他在镇上酒馆喝了好几天酒了,他太郁闷了,没想到自己敬重的哥哥会做这种见不得人的事,不管以前怎么样,毕竟现在英子是兄弟媳妇啊,当初对自己的承诺怎么不兑现了?

虽然很痛苦,但小林还是觉得忍一忍吧,从帮他搞厂子到帮他收了情人,现在阳阳户口已经上了,就当自己还清了哥哥的人情吧,帮人帮到这份上已经够意思了,这事儿替他瞒着,就当什么也没发生,以后离开这个让他痛苦的地方,做一番自己的事业。

就在小林打定主意的时候,嫂子打来了电话,听起来像是哭着说:“小林,快到镇中心的快捷酒店来,有急事。”

小林就在不远处,开车没几分钟就到了,按小慧说的房间号敲开门一看傻了眼,大林和英子衣冠不整,垂头丧气坐在床上,小慧和他的俩个哥哥气势汹汹堵在门口,看来是被捉奸在床了。

嫂子满脸泪痕,指着大林和英子说:“我就觉得这段时间不对劲儿,原来真的是在外面胡来,而且还搞到弟妹头上来,你们对得起我吗?对得起小林吗?你们还要脸吗?离婚,一定要离婚……”

小林到这时候了还在偏向着哥哥,劝小慧说:“嫂子,家丑不可外扬啊,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事儿也不能全怪我哥,我回去好好教训一下英子,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经小林好说歹说,小慧终究还是给了小林面子,两家人各回各家解决问题去了。

晚上回到家,小林和英子这回都是捅开窗户说亮话了,不用遮遮掩掩了,两人以前说话都是平平淡淡客客气,这回应该算是第一次吵架,阳阳在旁边都吓哭了。

小林质问英子:“你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英子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做这种事,娶了我你又对我好过吗?”

小林说:“不是不想对你好,我们没有感情基础,需要慢慢培养”

英子反问:“没有一点感情,那你为什么要娶我?”

小林气不打一处来:“当初要不是你们两人商量好让我顶包,我会要你吗?”

英子冷笑:“那不是为了能留在你们林家吗,只要我和孩子留在林家,大林就是我的,他的家产也有我和孩子的份儿,大林早晚会和那个没用的女人离婚,她哪里又能比得上我呢?”

小林觉得自己眼光太差了,原来一直以为英子是个纯真的女孩呢,原来不过是个心术不正的拜金女,气愤地说道:“原来你是为了大哥的家产,真没想到。钱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

英子冷笑:“钱对我太重要了,有钱的感觉比什么都好。你以为我会甘心嫁给一个跛子,平淡过一辈子吗?”

这话刺中了小林的自尊心,虽然自己是个跛子,大林、小慧、王月……除了英子有谁轻视过他呢?他现在不明白哥哥当初为什么会看上这样一个贪财忘本,无知浅薄的女人,难道仅仅是因为她年轻、漂亮?

再想想嫂子对自己那么信任,那么好,可自己却帮着这样一个女人来破坏嫂子的幸福,小林觉得自己对不住嫂子,家业是嫂子和大哥俩人创下的,两人又那么多年感情了,这一切凭什么让一个小三儿轻易破坏呢?

如果当初不同意和英子结婚又会怎么样?都怪自己心太软,小林把所有错误都揽到自己身上,悔不当初。最后狠了狠心对自己说:自己酿的苦果就让自己吞了吧。

两人也吵累了,外面已是深夜,阳阳睡熟了。小林到客厅打开结婚念日没喝的那瓶红酒,倒进两个杯子里端进里屋,拿一杯放到英子面前,另一杯自己举起来,苦笑着说:“英子,不管怎么说我们也算是夫妻一场,来,让我们干了这杯,从今以后,我们俩就恩断义绝了。”

英子也不答话,两人端起杯子碰了一下,都干了。

尾声:悔恨落泪泪无声

小林父母大半夜接到小林的电话,小林没说别的什么,只是有气无力地说赶紧过来把阳阳接走,然后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等到小林父母赶到的时候,敲门没人应声,一推门却是虚掩着的,小林和英子都已经倒在地上没了气息,只有阳阳在床上睡得正香。

小林和英子喝的是毒酒,毒药当然是小林放的,他以为这样做,会把秘密永远带走,哥嫂也会和好如初,而且他也相信大嫂会把阳阳当亲生儿子对待的。

可怜忠诚仁义的小林临死还在为哥哥、嫂子着想。

但小慧还是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因为她也查看了大林的手机,才知道这不是丈夫出轨那么简单。她无法相信爱人、兄弟以及公婆一大家人会把这样一件大事瞒她这么久,她可以原谅丈夫的偶然出轨,却不能容忍如此的欺骗,痛苦失望之下彻底崩溃了。

小慧和大林终究是离了婚,大林因为羞愧难当,把大半家产都给了小慧。

大林给小林和英子安排了后事,小林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悲痛落泪。阳阳哭着喊着要“爸爸、妈妈”,大林领着可怜地阳阳在两人坟前坐了很久,一棵接一棵地抽着烟,他回想着以前和小林从小到大的兄弟情,和小慧创业的苦与乐,和英子、阳阳在一起的时光,过往的点点滴滴一一在眼前浮现,他才猛然觉醒,自己在有钱之后竟然变得如此自私自利、无情无义,甚至间接害死了两个至亲至爱的人,失去了曾经同甘共苦的妻子,落得今天这步田地,悔恨的泪水终于在大林脸上无声地滑落……

(全文完)

朗月明轩小说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