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人

总能和老黄牛为伴,

一张铁犁一把牛鞭,

在沟沟坎坎里,

唱一首信天游,

回牛声直插云端,

赤着脚将裤腿挽的高高,

这一双脚踩着厚土,

从未有过的踏实和着幸福。


坐在热炕头喝一碗小米粥,

从那一天开始,

便总爱做梦,

一个绿油油的梦,

在厚实的黄土地里发芽,

搅着井辘轳也搅着日子,

掬一把清凉的水,

洗掉了无数个早晨。


蓝天上白云像一团棉花,

还有的像俊马,

……

多少个午后,

把锄头斜放在地畔上,

枕着和煦的风,

望天望云,

简单的大脑里也生了些美妙。


在蝉鸣声中吃了多少回晚饭,

把蛙叫听了一遍又一遍,

有鸡在村中咕咕的啼叫,

小脚老太踮着脚去拾蛋,

还有一条流浪狗,

搭拉着脑袋从阳光下走过,

最热的时候还没有来,

待过完夏天便可丰收。


一块自留地几孔土窑洞,

窑洞前有几棵树,

村外有一条河,

小河上卧着一座石拱桥,

人们从桥上走过,

诉说着村人的春与秋,

人们从桥上走过,

从青丝到白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