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 (122)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东华醒来时先是紧了紧手臂,结果怀中却并没有往日熟悉的小人儿,他又伸臂在床榻上摸索,只感觉到上面凉凉的,也没有凤九的身影。东华心里有些奇怪,慢慢睁开眼睛:怎么凤九今日醒的如此早?

东华缓缓坐起身子,又揉了揉睡眼,这才发现凤九并不在房里。因想着凤九可能在屋外透气,东华便穿好衣裳出了门,可惜一路走来,不论是庭院里还是回廊上,始终没有凤九的影子。东华便折返回来,又往凤九的屋子里走,结果同样发现屋子里空无一人,不像是有人住过的模样。

“喵……”东华正疑惑间,突然见到那只一团黑——小黑从衣橱里跳出来。衣橱门随之来来回回转了转,东华借着这个空隙发现衣橱里头凤九的衣裳全都不见了。

难道凤九走了……可是她为何要走?东华回忆了昨日与凤九的对话,想着凤九因为突然怀孕一直很不开心,是否因此闹脾气就走了呢?

想到这个可能性,东华略一思忖便冲到太医们日常居住的院子。这会子太医们都在早起晒草药,东华不费神的就见着了昨日替凤九断症的那个老太医,于是急抓住他的衣袖问道:“凤九呢?有没有见过凤九?”

太医一瞧竟然是东华,而且他此刻显然有些慌了手脚,否则昔日堂堂的天地共主,何以会抓着自己这么一个小小的太医。倒不知是发生了何事惹得向来淡定的东华如此失态。见东华问起凤九,太医道:“小仙昨日二更时分确实见过凤九殿下,但今日尚未见过。帝君您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太医的眼光边说边落上自己的衣袖。

东华也察觉到自己的举止有些过,慢慢放开了太医的衣袖。当他听到凤九真的于自己睡着后来找过太医,东华续问道:“她那么晚找你做什么?”

太医解释道:“殿下说急着想找我取药方子,小仙便赶紧给她了。其实哪需要如此着急,今日一早小仙派个小药童再送过去不是更省事吗?何必深夜特意来此一趟?”

东华有些吃惊:“你说凤九急着找你拿药方子,她不是想把孩子打掉吗?又怎么会……”

太医连连摇头否认:“不可能,凤九殿下不知多宝贝这个孩子,如何舍得打掉它?”

这倒是有些出乎东华的意料,昨天凤九还提议不要这个孩子,也看不出多少欣喜,如何成了太医口中的“宝贝”孩子?东华又问道:“凤九还与你说了什么?”

太医道:“殿下详细问了小仙一些关于解毒与保胎的事宜,其他的倒没什么了,只是她当时的神情不是太好看……”

原来凤九特意找太医拿解毒的方子,问保胎的方法,既然如此她昨天又为何要试探自己,又为何不直说自己想留下孩子?现如今又不发一言走了是何用意?难道……难道她以为自己不想留下孩子?可她又舍不得孩子,所以干脆出走了。想到凤九昨天还故意问自己,若是她不要这个孩子,自己会如何做,自己当时好像什么都没说。是否正因为如此,所以凤九彻底伤心了?

东华心里很是懊恼,觉得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误会,现下得赶紧找到凤九同她解释清楚才是,于是又转向太医:“凤九见完你之后,你可知她去何处了?”

“这个小仙却并不知,”太医如实答道:“但殿下特意问过小仙,她现下的情形是否适宜长途跋涉,小仙听着她那个意思,似乎是想去某个遥远的地方……”

凤九想去遥远的地方?东华一听急了:“她有没有说她要去哪儿?她见你的时候可背了包袱?”

太医认真回忆道:“这个殿下倒并未提过,不过小仙同她说过,她现下这个情形可不适宜长途跋涉,若她太累,恐怕对胎儿也不好。小殿下当时也未做声,谢过小仙便走了。小仙也并未注意凤九殿下是否拿着包袱,隐隐约约瞧着好像是背着一个小小的行囊。”

东华斥道:“你为何不拦住她?”

“这……”太医颇感冤得很,“小仙并不知凤九殿下要离开啊,她刚刚才得知自己怀孕,现下这一胎也不稳,更别说胎儿还有余毒,谁能料到她竟然会突然一走了之呢?”

东华听到此处,也知怪不得太医,便只得急急忙忙出了府邸满大街的去寻找凤九。这街上人潮涌动,人流也是熙熙攘攘,太医又说了她不能走远,凤九究竟会去往何处呢?她又怎能如此狠心、招呼都不打就消失?

东华劝自己冷静,凤九在连荒并没有几个认识的朋友,那么她会否去找登泯呢?虽然心知不太可能,帝君还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前往纵月宫。

登泯初初听闻帝君亲自过来找他甚是吃惊,毕竟上次他们会面的气氛十分不友好,就连彼时蚌王意外受伤,登泯碍于脸面也并未亲自上门看望,只是派了一队侍从送去一堆补品了事。因此登泯此刻听得帝君会大驾光临,也不知他所为何事,倒是全身都有些不太自在。

见帝君正站在纵月宫的殿前,登泯急忙行礼道:“参见帝君。”边说边领着侍从鱼贯而入。

东华远远瞧着登泯朝自己走来,发现他的眼神中没有半点疲态,反而散发出晒人的精光,照说他初登帝位,麻烦事应是一样都不少。偏偏他整个人倒看不出疲于奔命的模样,反而是统揽全局、运筹帷幄,倒真是一个既有宏图大志又兼励精图治的君主形象。东华看着他的情状,自然知他继任兔帝后确实春风得意,对比现下的自己可真是生出了天上人间之感。

东华也不同登泯废话,直接道:“你见过凤九了么?”

登泯很是奇怪,帝君怎么到自己这纵月宫找凤九?便道:“本君并未见过凤九,她不是向来都与帝君及蚌王一处吗?”

见登泯并不知情,东华心里大为失望,又道:“那你可记得,你曾与他一同去过连荒的何处?”

登泯回话道:“只去过最出名的集市,其他倒没有了。”

见帝君陷入沉思,登泯心里起疑,问道:“帝君为何会如此问?凤九失踪了吗?”

东华本不欲与登泯多说,临走前却又道:“凤九已经怀了本君的孩子,你以后少打她的主意。”

登泯的一张脸闻言马上僵住,正待出声询问,却发现帝君早已离开了纵月宫。

东华自然不去理会登泯如何想,他能够趁此机会死了心最好,现下他竟然还敢摆出一副关心凤九的模样,真是叫人看了就讨厌。

东华从纵月宫出来便去了登泯口中的集市,那里人来人往,可是转了好几圈也没瞧见凤九。东华在街上找了一日也没有瞧见凤九的踪影,又仔细回忆了一下凤九曾去过的地方,甚至还特意去了上次替凤九解毒时暂住的那个小院子,却只见满室的灰尘,倒不像是有人去过的样子。

东华不禁越来越担忧,凤九现在这么虚弱,万一走到路上晕倒了怎么办?万一孩子闹得她身体不适怎么办?万一孩子身上的余毒还未全数解去又影响到凤九怎么办?凤九的仙法又不高,万一再遇上居心叵测的坏人怎么办?

东华只得每日每日出去找,夜晚歇息时也根本无法入眠。每次他刚一闭眼沉睡,就会时而见到凤九独自一人伤心落泪,时而又见到她被坏人抓走满身是血、埋头痛哭,时而还见到一个小娃娃抱着凤九哇哇大哭,那一声声的叫唤让他更加揪心,只能睁眼到天亮。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