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你终将挺过一次次跌破谷底的绝望

前段时间,工作的状态持续不好,彻底沉寂于自我否定、缺乏动力的抗拒情绪里。

终于耐不住心底的愁云密布给前辈打了个电话过去,只开口说了一句心情不好的话,她就笑了:“谁还没过几回绝望到想自杀的瞬间呢?”

一语道破,我想我当时形容不出的感觉就是掉进心绞般的漩涡里,越陷越深,找不到黑暗的出口。

绝望往往只是负面情绪的叠加反应

回看整段看似跌破谷底的历程,其实只是持续陷在情绪里自我纠缠罢了。

工作上产生了严重的抗拒情绪,对工作中处理不好的事情耿耿于怀,而全盘否定自己的进步和收获。反顾自己在新工作耗费的时间越长却越觉无进展,沉没成本以及跳槽的成本都是过高。

过于急功近利越想得到成就感却越是缺失,做事缺乏套路及方法,工作多年仍停滞不前。对工作及事业的欲望及年龄增长却无足够专业积累给自己带来的沉重压力。

对着不喜欢、抗拒、没有归属感的工作,一边是索性辞职的召唤,一边是不认为自己再有随便转换工作的资本和职场信任度的无奈挣扎,痛苦煎熬。

整个人因为工作陷入了极度悲观的负能量中,并且日日层层叠加。

更可怕的是,工作上的压抑心态也大大影响了我的生活:整段时间对生活中任何的人、事、物、美好竟也变得阴暗麻木、无心顾暇,这是一种焦虑到快要绝望、窒息的地步。

事实其实并无想象中那么糟糕

回过头再看,其实工作并非自己臆想中的那么糟糕。

只是我把自己碰到的任何一点的不好都扩大了100倍,所有的不好点积成星火燎原,以绝大“优势”压垮了每每想要崛起的希望的神经。

我每天还是在完成手头上的工作,即使说这段时间状态这么差、如此分心的情况下,我还是把项目推进完了。

因为自我否定的枷锁,我把自己困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愿直视他人的目光,觉得在公司没有归属感,可是,每次与团队同事沟通时,并没什么异样。

所以,外界的人、事并没有改变,我陷入的困境仅仅是我对某些事的想法加上了自己的解读和色彩。

行动是冲出重围最快的解药

我算是沉浸在困境里一个月的时间,每日重复并叠加负面的情绪,才到了一种无法往复的漩涡。

如果每天一有负面能量的时候,不是连带脑补以往同类的不堪助力,而是以事论事,解决当个小矛盾,那么问题会很迅速得解决,心情便得到疏通。

重新调整状态后,回顾前段时间负能量的起因以及最后的矛盾纠结点在于:是否真的不喜欢这份工作、是否抗拒、厌恶、反感到了万劫不复无可挽回的地步?

在女性尴尬的又没有足够专业积累的年龄是否难以再找到新的工作、找到工作又是从零开始?

是否同样的问题同样无法避免、是否未来也会像现在一样一直在每个行业都积累不足时又无法坚持......

当一件件真正困扰的事情拆分出来后,发觉每一项问题都有对应的解决方案,而且,还有很多选择。

第一,本质上虽然我不喜欢现在的工作,但我也能把事情做得差不多,虽然并没有如预期般全身心投入的劲头和享受感。

所以,可以继续往下走,只要心里清楚可能获取的成就感、认可感会较低的预期即可。

第二,如果实在不喜欢并且确定不会长久走下去,那么下一步的行动是找自己想要从事的行业或岗位,遇到合适的便投简历,而不是留时间给未知的担忧焦虑:奔三未婚未育又无核心竞争力的女性注定被新公司拒绝。

第三,倘若实在是暂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又一定要到离职的程度,可以去做更多充实自我、养精蓄锐的别的事情,风险只要可控即可。

所以,当从情绪当中跳出来,思考解决方案时,其实路径就开始变得清晰,并且现状很乐观。

事实,后来行动起来后,一看原来有不少合适自己的可尝试的职业机会,而且可以去做的事情也有很多,现实完全不是想象中那般被动和悲观。

最差的情况,低谷的轮回终能度过

最差的情况就是所有的现实都如臆想般灰暗(虽然大多数情况真的都不会),那么才会到绝望、看似走不出漩涡的地步。

可是,即使我们情绪每每跌破谷底,最终也会熬过去。

经常性地处于情绪低谷、焦灼抑郁的人,相信都很有经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积累一批负面的能量,累积到一定的周期便会陷于新一次的情绪低潮和综合抑郁期。

每每到低谷的周期,自我否定、焦虑压抑到歇斯底里,难受到天际,感觉难以逃脱漩涡的魔掌。

可是,最后还是会走出来的,虽然免不了要经历一番精疲力尽、垂死挣扎。

所以,时常有情绪起伏反复、时常有异于常人的负能量的人,往往也会自带痊愈的抗体。

习惯了就好,终会定期痛苦挣扎一番,也终究会走出来,没什么大不了。

生活总会在一次次的垂死挣扎中往前走,走到哪一天低谷的次数多了,要么习惯克服,要么斗争累了,在大起大落的情绪来临之前有了敏锐的嗅觉,提前将它扼杀在爆发的摇篮里。

我们只会越来越强大,没什么事是挺不过的----“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而且,正如前辈说的,谁的生活没有过此般绝望的曾经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