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幸福吗?

经世流年,沧海桑田变幻。无小溪流水潺潺,人间炊烟袅袅,竹林深处情念。唯有清风伴着月明,日夜雕琢着梦中睡颜。风轻,云淡。

已数不清庭前的花开了几重败了几重,只记得岁月的车轮,嘎吱嘎吱,碾碎一地残红,多像我们青春的剪影。

青春,若从未散场,时间的齿轮停止在那一刻,那么,多少画面将会被定格为永恒?永恒的静止,是否就等于永恒的存在呢?这让我想起了《北爱》里的最后那一幕,画面定格在那一刻:优雅滑落的手机,唇边缓缓氤氲着的烟圈,空气飞旋着的金色的光圈,呼吸,语言,动作。一切都停止在那一刻,也结束在那一刻。伤感的曲子一点点浸入,熏染着整个城市的光景。

“再见,青春。再见,美丽的梦想。再见,青春。再见,永恒的迷惘……”

一场奔走的青春终于结束,结束于继续奔走的生命。

爱情,是眉间那一粒朱砂,红得刺眼红得落寞,却又如此灿烂,在我们的生命中绽放一路悲欢。红色的情种正繁衍,白色的挽歌已唱响。速食的时代,匆忙的不只是青春,还有感情。

我们的爱情不见了,她消失在一个晴暖的天气,在那阵徐徐而来的冬风里,香消玉殒,刻骨铭心最终被岁月腐蚀得只剩下一潭死水的波澜不惊。或许是应该庆幸的,当麻木渐渐取代了疼痛,心,终于被刑满释放。只是算不算是一种“背叛”呢?对誓言,对初心,对旧时光的背叛。

还在爱着吗?那段早已腐朽的情牵,曾枯萎在谁的指尖?

思念,是绽放在凌晨的花朵,越是幽暗就越发妖艳,一夕芳颜在破晓时分凋落。那见不得光的馨香,在笔尖腐朽成诗。

我用最美丽的诗行诠释着对你的眷恋,只是为何,在我的笔尖,洒落一地的流年。

还在恋着吗?那早已成诗的欢颜,却只是手中一张薄薄,薄薄的卡片。

记忆,是摊在掌心的流水,即使再怎么细心呵护,却也逃不开流逝的宿命,一滴一滴,渗透手掌,在手背最骄傲的关节滴落。

你还记得吗?你应该早已经忘记,那株遗世的风信子,还开在旧时的岁月里,芬芳着黑白胶卷里潜藏着的记忆。灰色的底片,灰色的容颜,连眼神,都是灰色的。灰色的记忆,要如何存在才不会被遗弃?

幸福,是攥在掌心的流沙,紧握只会加速她逃走的步伐。何不腾出一只口袋,装着满满的幸福,左边口袋闪耀着幸福,右边口袋修行着自我。

记得仿佛是去年,湖南卫视做了一次很有意思的随街寻访,主题就是:“你幸福吗?”

关于幸福的理解男女老少各不同,最终的结果却是如出一辙,笑容便是最美的答案。看着一张张微笑着的脸庞,暖,是的,一直暖到心田。幸福,或许真的可以那样简单,就像她的外表一样,只有两个字而已。

你幸福吗?你应该是幸福的,只是你的那种幸福也许早已和爱情无关。和平年代,一个男人,应该背负起对家庭的责任,那,便是他的幸福所在。

不知已经隔了几个世纪,几经轮回,你终于姗姗而来,带着几世的疲倦。几生几世的幸福叠加在一起,沉重得让人忘记了该如何去呼吸。是的,放弃,唯有放弃,才会有一线生机。

正值梅雨,让曾经那缕阳光沉淀为一种往事,在泛黄的记忆里安息。生生世世的轮回里,不再有你;顾盼流连的双眸里,不再有你;我的有生之年里,也不再有你。你只是一枚散落在季节里的相思。

或许是不想,或许是不愿,更或者是不敢,我真的再也没有出现在你的生命里,真的让流浪再也寻不到终点。我不在红尘中,便也不会在你心中缱绻。你的生命,不再参与,你的红尘,也不参与。

问情问天问地,问不出结局。写缘写风写雨,我写不好别离。此情可待,已成追忆。

卸下所有的行囊,醉卧于那一袭山花烂漫,安度一生。与阳光结伴,与清风共舞,与晨露同眠,地为庐,天为盖。从此,人生,风轻云淡。

割舍所有牵绊,徒步于那一幅水墨江南,一纸花伞,半城烟雨,便是一世情牵。此生,终不会再变。此生,无关乎誓言。我的人生,风轻云淡,今天,明天,一直,永远……

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当所有一切都已经走远,青春、爱情、记忆和思念。我愿留得天边那一抹蔚蓝,在心底盛开出一株洁白的玉兰,安静地,幸福地,笑着。

风轻,云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