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AAA文友群英会】那些年,被我残害的“生灵”们(中)

文/牛妈

03 捉蛇

捉蛇

蛇,分无毒蛇和有毒蛇,越是颜色鲜艳的,越毒性大,这和毒蘑菇很相似。

比起鱼虾,蛇要可怕得多,即便是无毒的大乌蛇,被它咬上一口,或是被它缠住了身子,也够你受的。

我胆儿小,儿时常见或了解到的蛇也就四种:火蛇,水蛇,竹叶青和乌蛇。

火蛇和水蛇都很苗条,大小和鳝鱼差不多,身手敏捷,行动迅速。

水蛇

火蛇生活在山上,水蛇出没在水中,一个土色,一个水色,一个有毒,一个无毒。

儿时上山放牛或摘野果,最怕的就是踩到火蛇。

至于水蛇,无毒无害,还吃老鼠,是农人的好朋友,又因为它个小无肉,没谁抓它来吃,所以它倒活得十分逍遥快活!

竹叶青我没见过,只听母亲说起过。

母亲说它浑身碧绿如玉,十分好看,经常出没在菜地或草丛中,因身体颜色与藏身环境一样,很难被人发现。另外,它身长较短,爬行迅速,见人就“嗖”地一下逃走了,不会主动攻击人。

它的毒性非常强,若是谁不小心被它咬伤了,又没药,不出七步准毙命。

我怕死,听母亲这么一说,连菜园都不敢去了,生怕碰到竹叶青。

竹叶青

乌蛇相对于火蛇和竹叶青来说,就敦厚老实多了。

它无毒,体型也比较大。成年乌蛇可达三四米长,比成人胳膊还粗。

青蛙、老鼠之类的小动物,乌蛇一口吞下一个,完全没问题。

乌蛇无毒,浑身乌黑,肉质鲜美,蛇胆可明目,蛇皮可治皮肤病,几乎全身是宝,也正因为如此,它成了人们捕杀的对象。

为了给我治近视眼,也为了给自己治皮肤病,老爸也曾带我去捉过乌蛇。


乌蛇

还记得那天是个阴天,老爸扛着一把铁锹,让我拧着一个水桶,我们一起去巡田。

我们一边在田间地头晃悠,一边寻找乌蛇。

终于,在一处田梗下,老爸发现了一条正在歇息的乌蛇。

为了捉活蛇好取蛇胆,老爸拿着铁锹,对它一顿穷追猛打。

乌蛇显然是被老爸惊吓到了,慌不择路,一路箭似地逃离到了蛇洞前,就在它准备钻进洞内逃生时,老爸赶了过来。

一见蛇头钻进了洞内,老爸眼疾手快,连忙用“铁锹把”把洞口给堵上了。

乌蛇大半个身子还没来得及钻进洞,就被“铁锹把”死死地卡在了洞口处——进,进不去;出,出不来!

不过,乌蛇似乎并没打算放弃逃生,它还是拼尽全力地往洞里钻,可惜它不是壁虎,不能自断尾巴,“铁锹把”死死地卡住了它的身体,让它动弹不得。

老爸见乌蛇拼死挣扎,担心“铁锹把”卡不住它,连忙用手抓住它的尾巴往外拽了拽,又把“铁锹把”紧了紧。

他一边对付乌蛇,一边对我说:“这乌蛇劲儿可真大,里面蛇洞估计也是弯的,它盘在洞壁上,很难被拽出来,看来,我们得想个别的法子。”

说完,他把乌蛇交给我看管,自己跑到蛇洞附近一顿猛找。终于,在离蛇洞不远处,他找到了蛇洞的另一个出口。

老爸高兴地喊我拿水桶过去,说要水漫蛇洞。

水不断地倒进蛇洞,不一会儿,乌蛇就在洞里藏不住了,开始挣扎着想往外退,可是它的身体被“铁锹把”卡住了,想出也出不来。

老爸见时机成熟,一边让我继续往蛇洞里灌水,一边跑去捉蛇。

到了乌蛇旁边,老爸先站好姿势,将一只手放在洞口上方,随时准备捉乌蛇的七寸,另一只手则迅速拔出“铁锹把”。

“铁锹把”一拔出,那乌蛇“刺溜”一下就往外退了出来。

老爸赶紧伸手,“嗖”地一下掐住了乌蛇的七寸。

乌蛇奋力挣扎,粗壮的身子缠绕在老爸的胳膊上。老爸一双手握紧乌蛇不敢放松,大声喊着,让我过去帮忙。

我跑过去,双手握住乌蛇的尾巴,死命往外拉,不让它缠绕在老爸胳膊上,这样,老爸才有力气对付它。

不碰乌蛇我还真不知道,它的力气竟然那么大,我双手握住它的尾部,被它甩得摇摇晃晃。

最终,乌蛇还是没能敌过我们父女俩,慢慢被掐晕了过去,像条死蛇一样,一动不动了。老爸用绳子把它捆好,放桶里,提回了家。

回家后,老爸杀蛇取胆我没亲见,蛇胆我也没吃,用青椒爆炒的蛇肉,老爸说很有嚼头,还说吃了可以治皮肤病,让我也吃一点,可我看了看碗里一块块剁得整齐白净的蛇肉,不知怎的就想起了那条垂死挣扎的大乌蛇,一点食欲也没有了。

就这样,平生唯一一次吃蛇肉的机会,也被我活活浪费掉了。

老爸见我不吃蛇肉,以后再没去捉过蛇。

经此一事,我也在心里默默发誓——此生决不再捉蛇,也决不吃蛇肉!

(未完待续)

《AAAAA文友群英会》英雄榜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