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遇见我所有的春暖花开

             

遇见你,遇见我所有的春暖花开


张爱玲曾说:于万千人海中,遇到你所要遇见的人,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目光触及,只浅浅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这大概,算是最普通而又自然的遇见。

而我遇你时,你是南风过境,十里春风不及;亦是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

我向来一人欢喜,疲于奔走,疲于坦然,曾贪恋于夏夜湖畔的萤火,欢喜于坡间飞散的蒲英,爱这世间所有温暖美好,初见你时,又怎想,不过只抬眸一眼,便入了你这满目芳菲的林地,成了我一场醉不知归的陈年妄梦。

如若世间所有的相遇,当真都是人间久别的重逢,那你我匆匆赶赴的萍迹,又是为了何时跨越南山北水的相逢。 愿在尘世里许下安然,静待这一场不知名的花事。

谁没有小小的心事藏在梦里,又怕被搁置而潮湿,便得一生妥藏,噙在嘴角不忘的是你低眉而笑的温柔。妄拿浮生佐酒,换我百年后醉的依旧。

时常相信,有缘分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命运安排遇见,冥冥之中,总有那么一个人跨越千山,带着一路的风尘,踏雪而来只为你一世喜乐。我想,我便是来寻你之人。

再遇你时, 该是在初春的季节,那日,莫不是一如既往的花好月圆,就是一如既往的晴朗温暖,让你不经意的莞尔一笑定格成为画面,自此我一念成痴。此后,我亦常常想起那日,想起你眉间暖意,想起你眸中温情,却总有深情停于唇齿,不灭于心。而心亦总难以听取劝告,任你如何给它栓上石头,沉入海底,它总能浮上水面,淡然呼吸~

就如我遇见你,我爱上你,这个城市或许天生就适合恋爱,而你似是天生就那般的适合我的灵魂,我心里空落的洞悄然间化成了你的模样,任由谁也无法填补。

窗口的丁香,橱窗的鸢尾花,秋意盎然的夜里不眠的蝈蝈,你仰望天空时洒满星光的眸,我便细心珍藏这点滴的些许,锁入我时光的盒子里,任再多年拾起也满怀沁人的暖意。如同春日原野上的若紫草染色的衣服花样一般,我隐藏着混乱爱意无法自已。

如同想要把发烫的脸颊埋入积雪一般的,想那么恋爱看看,想与你往时光尽处走去。待你孤独之际,给你一处轻柔的暖光,一处用以停泊的海港。

光阴深处,南方的渔船,北方的炊烟,村庄贴着地面靠着一棵大树,我望着你被风吹起的衣摆,你颔首轻笑,拥抱着大朵的向日葵,你说青丝不改,那好,至死方休。

海棠初绽,朱颜且暖。对你,我总喜于以怪异的字眼称呼,带着些许的宠溺,而你亦常常含笑看我,三分温柔,七分欢喜。相携走过余晖下的巷弄,看尽人生这仓然风景。白日里,你的影子伴着你的脚步,晚上,你的影便成了夜,包裹我的无眠。

我们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人,缘分皆朝生暮死脆弱如露水。唯独与你,像是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  而亦如只有桃花才会开在春风里,骆驼才会懂得恋慕甘泉,而一样的鸟儿,才可以一起飞。

我大抵如此爱你,

你要我向东,我像羊羔给你青草

你要我像西,我如夕阳映你彩霞

你要我向北,我是你东风中的百合

你要我向南,你是我最欢喜的昼夜

是我思念中星星的星星,是我梦中牵手的温情~

你是三十九度的风,也是等秋来的落叶,这世界上好人很多,而你是最重要的一个,如果你愿意,我就永远爱你,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我便永远相思,大概就是这般深切的爱意,愿护你于掌,妥藏于心。

如果可以,可以陪你千年不老,千年只想眷顾你倾城一笑;如果愿意,愿意陪你永世不离,永世只愿留恋你的青丝白衣。你的容颜在我心中如莲花的开落,残阳徽墨,细语微澜,几首仰天,一瞬间开遍漫天的烟火。你是否愿与我,端坐在一里的长亭,芊芊玉指,卷着和风的温润,画青天一角,起湄水之滨。

此生, 在青山绿水间,我想和你走过那桥,桥上是绿树红花,桥下是流水人家,桥的这一头是青丝,那一头是白发。愿携尔玉手,于江南深处,寻一处净土,得十丈方圆,冬日抱炉煮酒,夏夜执扇添茶,用一生细细珍藏,以免尔惊扰,免尔烦忧,免尔颠沛流离,免尔无枝可依。

于时光深处,我们该有这样的人生,你伫立桥头定眼看夕阳西下,我在你左右将你眉目入画;你会想要与我牵手散步于林间小道,我踩着你的脚印,一步步划地为牢;夜落星辰,我将深拥你的梦,聆听夜聆听静寂的你。

把爱结成亘古长明的灯塔,定睛看着风暴而不为动,因它充实了生命,如盛满酒的酒杯。

当青春被锁进木质的相框,把曾经的痴狂都收入眼底的笑,回忆似是踏在雪上的脚印清晰而静美,如这般亢长繁杂的一生因遇你而熠熠生辉。

有时候我们恰似了这纵横的河流,交汇,分离,但总有爱的人走过南山北水,只为给你一个体温对等的拥抱,攥紧你汗水濡湿的掌心,流年里,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

所幸遇见,不负流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