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工资就这样全部吃掉了

我的工资就这样全部吃掉了……

我只要认准一个地方,那就一定要吃到自己的舌尖彻底佩服为止。因此我的工资就这样全部吃掉了。——北大路鲁山人

吃货大约有三种境界:

什么都吃,来者不拒;

有选择地吃,吃自己喜欢的;

做什么都是为了吃,我才是真正的吃货!

北大路鲁山人无疑属于这最后一种。

相较于印象中谦虚的日本人,鲁山人可谓是个异类。整本《日本味道》充斥着这位吃货大神狂妄自大、沾沾自喜的言论,他睥睨天下吃货界、唯我独尊的模样跃然纸上。(这不是死神里的蓝染嘛=。=|||)

“料理?讲给你听也没用。”

“不是吹牛,我才是事实上的日本第一美食大家。”

“世上再没有比知识分子写的料理更不能相信的东西了。”

“因偶然的因素被称作美食家的人,大概都是吃蹩脚饭菜的人,他们的志向一般都很低。”

“事实上对自家以外的食物,不能高高兴兴地放心品尝,我其实心中非常痛苦。……可见一个人知道太多了也是个问题。”

“就拿日常的食物来说,在我看来,大部分人都像家畜一样,只是用食物填报肚子,摄取营养而已。”

虽自带弹幕,而全书读完,你不但不讨厌他,反而还佩服他,言论之中更透露着些可爱幼稚。身为日本吃货界大神级人物,哪能没点吃货相轻相斥的心理呢?(人家可是有自傲资本的嘛)。然而,他的一生真的是为吃而做,为活而吃,为死而活。

从一位被人送来送去的遗腹子,成长为让人折服的美食家、陶艺家、书法家、篆刻家,没有坚定的信念,对生活和美食的热爱,是无法达成的。年轻时,不懂西餐,偷听别人点菜来吃。每天都去一家号称会做二百多种意大利通心粉的西餐馆,最后吃到大厨技穷,变不出花样。生活不宽裕,却花很多钱买一件古董刻花红玻璃器皿,为了盛装豆腐。此间种种,实让我辈初级吃货自叹弗如。

后来,经营“美食俱乐部”和“星冈茶寮”,名气之大,可谓空前绝后。据记载,政商各界社会名流每日都来品尝鲁山人菜肴,密谈各种大事。星冈茶寮没有艺妓,服务员不给客人斟酒,只提供高雅的空间、精美的食物和安静的环境。他这么说,“不忘记赚钱营利,就不可能懂得真正的料理美味。”也因性情孤傲、执念较真,后被合伙人赶出星冈茶寮,而没有了鲁山人的茶寮也迅速倒闭。

因为重视料理与食器的关系,鲁山人又开始自己动手制作陶器和漆器。“料理上应该珍重的美感与绘画、建筑以及天然的美完全相同。美术的美和料理的美本来就是一个字,内涵也都一样。”其制陶名气之大,甚至超过美食之名,但其实出发点还是吃。

“搞料理的人一定得好好研究食器。更进一步说,从食器开始,还应该学习书画和建筑。只有这样,你所做的才能成为真正的日本料理。”看到这里,鲁山人的确不愧为一位真正的艺术家,而其涉足艺术各个门类,或为美食服务,从未与美食分开过。因为田螺携带的肝吸虫造成肝硬化,他于七十六岁那年病逝。生为美食家,死为美食鬼,吃货的一生,也算圆满。


《日本味道》,北大路鲁山人 著

读完这本吃货宝典,可知北大路鲁山人从美食中悟出的人生哲理简单质朴,何其之多:

何谓料理之心?

“食材成千上万,谁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但是任何一种食材都有它独特的味道。任何食材都有其他食材不可替代的原味。因为那都是天地创造的自然的力量使然的。如果说料理就是有效活用食材的原味,那么只有把能利用的部分全都利用,才值得称之为料理,制作者才有被称作料理人的资格。这就是所谓的料理之心。”

没有个性的饮食

“饮食也有艺术性。但是很多人似乎并不太清楚自己的嗜好。……买衣服都要去问‘××屋’。连怎么花钱都要去问人,希望自己不要犯低级错误。这种人被看做聪明的正常人。即使要买一张画,也觉得只要买新的书画就没问题,旧的害怕作假所以不买。”

做料理时的心情

“做料理时的心情,不论做什么都是很重要的。画画的人,如果失去这种心情,只是漫不经心地涂抹,那就不是一个艺术家,而只能算是一个匠人。那画也就是不是真正的绘画,而是一张涂抹画。做天下任何事情,除了技术还需要的,就是作者的爱情,作者的人品。”


一位深爱甜食的朋友,吃不到时的样子,跟阿银差不多

何苦要纠结其他,做个简单的吃货,过一个松弛的人生有什么不好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