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桃 第六十一章 苦尽甘来

很久没有到省城来了,自从远嫁国外,接了老爸老妈同住,几乎和老家的人断了联系。

忽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一个人走在这条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里,忽然觉得好像会偶遇什么。

深思恍惚间,鞋跟忽然卡进石头缝,断了。

这可怎么办?扔了重新买一双也得穿着鞋啊!

蓦然抬头,看见前面一家小小的店面,挂着“二小修鞋”的牌子。

再看经营范围还很广:修鞋,修衣服,修拉链,另外还有手工布鞋出售,定做,小孩虎鞋出售,定做

“二小修鞋”?二小?小桃的老公也叫二小,不会是他吧!

一瘸一拐进了小屋,迎面传来一个甜甜糯糯的声音。

“阿姨,您好!”

好漂亮的小姑娘啊!站在我面前的是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儿,忽闪着长长的睫毛,正一脸好奇地打量着我。

“你好!”我一边回答,一边打量着这个小店。

店面不大,但是隔成内外两间,外间是一个小小的货架,摆着各式各样千层底的老人鞋,一看就是纯手工缝制的,软软和和,针脚细密均匀。

还有一些漂亮可爱的小孩鞋,有的绣着老虎头,有的绣着荷花。

里间大一些,也隔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摆着修鞋工具,一部分摆着缝纫机,都收拾得很干净。

我顺手拿起一双布鞋,仔细端详着,“小姑娘,这双鞋怎么卖?”

“这双鞋不卖的,是别人定做的。”

“那你们店里修鞋吗?”我抬起自己的脚。

“修鞋啊!”小姑娘看了看我的鞋子,扑哧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两个大大的酒窝。

“阿姨,您稍等,我喊我大姨。”

小姑娘一撩里面的门帘冲着后面的院子喊:“大姨来人了!”

随着踢踢踏踏的走路声,一个中年妇女推门进来,手里拿着一双没有做完的鞋。就在那一刹那,我们同时惊叫起来。

“小桃!”

“大姑!”

“大姑,真的是你吗?你不是出国了吗?这么多年都没有你的音信。”

“是啊!我才回来一个星期。”

“我大爷爷,大奶奶身体怎么样?”

“都挺好的。”

“小桃,别说我了,你怎么样?这个小公主是你家老二吗?”

“大姑你坐下,我慢慢给你讲。”小桃笑了笑回答。

小桃指着面前的一个小方凳让我坐,那凳子上铺着一个干净的垫子,垫子是用碎布头拼接的很是别致。

“楠楠,你回屋写会作业吧!”小桃显然不想让小姑娘听到我们的谈话。

小女孩听话地“哦”了一声就离开了。

小桃开始给我讲那些并不遥远的往事………

有些是快乐的,有些是悲伤的,还有些是触目惊心的,也有些是难以置信的,讲到动情处,我便和她一起落泪……

“小桃,那你们住这房子是你们自己买的呢?还是租的?”我打量着这个小小的干净的店面。

听我问到房子,小桃脸上立刻露出微笑。

“大姑,小柳坐牢以后我帮她卖了房子还债,我们一家就到处租房子住,那时候可真难啊!直到第三年我们租住了这个房子。这个房子还是那个城管小石帮着找的。城里也有好人啊!他这些年没少帮助我们。

这里是郊区,房子便宜,每个月一千块钱,当时还没有这个门脸儿,门前这条路还没通。房东是一对特别好的老夫妇,只有一个女儿在上海,住了一年,房东要卖房子,彻底搬走了。

我和二小一听搬家就心急,楠楠上学了,一搬家就离学校远。

小石劝我们把这房子买下来,他当时就说这里有一条路要规划。

为了楠楠,我们俩个一狠心就把老家的两个房子都卖了,又找亲戚朋友借了点儿,加上手里的积蓄,买了这个小院子。”

小桃说到这个房子立刻兴奋了,苍白干枯的脸上也有了一点血色。

“这房子当时才二十多万,据说现在值一百多万了。这门脸房子原来就是一个小杂屋,谁想到这条路通了,我们原来在门口摆摊儿,就挪到屋里了。”

“小桃,没看出来你还有经济头脑呢!我看你们店里经营项目还挺多的。”我笑着夸小桃。

小桃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起了她的生意经。

“大姑,您说笑话了!我哪有什么经济头脑啊?一开始我们买这房子纯粹就是为了楠楠上学,好不容易找的学校。我们一来这城里就是修鞋修自行车,后来就有人来问修衣服修拉锁什么的,我们就买了个缝纫机,有活儿拿回来干。

再后来有个邻居家添个小孩儿,我帮人家做个虎鞋,邻居的小孩儿一穿上,好多人都相中了,都来找我定做,我就增加了这个业务。

后来也有老人找上门来定做千层底的布鞋,就是我一个人干活儿有点儿忙不过来,后来二小也不修自行车了,和我一起做鞋。

我们店里的鞋都是我们俩个做的。我们这个小店虽然不大,但是还挺有名的,好多人家生了小孩子,跑到我这定做鞋子。老人也有老远跑来的,虽然销量不高,但是我们一家四口的基本生活还是能够保障的。”

我拉过小桃的手,仔细看着,这是一双怎样的手啊?粗糙,有力,手心手背都有一道道被麻绳勒出的印子。

“小桃你真能干。你变了!坚强了,也有能力了。我真为你高兴。”

小桃不好意思地笑笑,撤回自己的手。

“大姑,你就是会夸人。你不知道,我必须好好经营这个小店,为了这一家子人,也为了小柳,她这一辈子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尽是瞎胡混了。上次我去看她,她说她回来后再也不胡混了,也和我们一起踏踏实实地过日子!”

小桃说着,憧憬着,眼睛闪着光亮。

“那朱家营村你们还回吗?”我问了一个不应该问的问题。

“我现在也不知道!每到过年都想回家看看,虽然老家也没什么人可牵挂了。也许将来我老了,还是会回去吧!我总觉得那是我的根。不过现在村里已经没有几户人家了,大家都搬到城里或者镇上了。”小桃眼里的光暗淡了。

是啊!对于农民来说,农村永远是他们的根,树高千丈也忘不了根。更何况那里有小桃那么多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也许不该问这个问题,赶紧转移话题。

“小桃,小龙呢?小龙在哪上学?”

“小龙啊!在清华,上大三了。”小桃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给你拿照片啊!

小桃在里间的一个小箱子里拿出一本相集,指着一个大男孩给我看。

那是一个帅气男孩子,一米八左右,一脸的阳光明媚!一头乌发像极了小桃,棱角分明的脸像极了二小,亮晶晶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则是朱家姐妹所特有的遗传。

“清华啊?!这么漂亮的孩子。小桃你太厉害啦!小桃你是个伟大的母亲。”我忍不住又夸小桃。

“都是孩子自己努力,他上学基本都不用我给钱,他自己勤工俭学呢!”小桃自豪地说,“这孩子真是省心。每次回来都鼓励妹妹好好学习。现在楠楠学习也特别好,这两个孩子的确是我的骄傲。”

“对了,二小呢?”

说了这半天话,居然忘了问二小。

“他啊,今天去露脸了!前天他去接楠楠放学,在民心河救了一个落水儿童。现在要上电视了。”

“啊?这是见义勇为啊!应该有奖金的。”

“奖金不奖金的,二小自从腿坏了,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废人,这次救了一个小孩儿,高兴的什么似的,说自己游泳还是那么棒,自己还能救人不是废人。”

“哦哦!”这是多么朴素的想法啊!忽然我的商业病又犯了,冒出一句,“小桃,你可以叮嘱他说一下你们店的名字和业务,这相当于软广告。”

小桃不可思议地望着我,我才意识到她还是那个朴实的小桃,而我已经变成了一个浑身充满现实和铜臭的商人。

后来我听说小龙大学毕业后考上了伦敦大学商学院的公费研究生。

小柳出狱后和小桃一起经营“二小鞋店”,小桃二小的诚信加上小柳的经营理念,很快开了分店。

【已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