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太阳的孩子

      他看着眼前的草地,一片枯黄,草儿无精打采的,正是深秋的那种冷色。他想,做一个正人君子呢,还是做一个流氓呢? 他呆了一会,心一横,眉头一皱:“去他妈的君子!”。他下定决心,狠狠地踩着草地,走过了了那条捷径,黑色鞋子落上了一层细灰。

      榕城有很多老榕树,还有很多不知道名字的树,他看到一颗大树有一个巨大的树洞,像一个张开的耳洞,他走过去,对着树洞温柔地说:“耳朵张那么大,想听什么?”他这和样子一定显得诡异而滑稽吧。他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在窥探他的不正常行为,对树洞继续说;“其实我还喜欢程婧哈 ,真的,我知道只有你不会笑话我;其实我很想家的,家里的爷爷,爸爸妈妈,嘉嘉,涵涵,还有很多喝醉了很有趣的人,一碗牛肉面,一碗酸饭,几个韭菜包子,对了,还有西巷子里那家很多年的黄酒馆”,说着说着,他又静默地难过起来。

        不远处是他的宿舍,楼下有几个人偶,带着尖帽子的白胡子老头,捧着花束的小姑娘,坐在弹吉他的青年,可总有缺憾:他们的眼睛都是如同死鱼一样呆滞。他看着树洞深处,跟你说:“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最怕的就是人偶突然开口说话,而我也经常期待的也是人偶能开口说个话”树叶簌簌地回应着。他仰头饮尽了最后一口啤酒,将酒瓶虔诚地放在树洞里,好像一个孩子藏起了他的百宝箱和秘密,酒瓶在树洞底发出一身闷响:“咚!”他听到大树说:“我懂!”他抹了一把刚出来的胡须,心满意足地说:“沙扬娜拉!”大树舞动胡须,好像以前人们离别挥动的手巾……

        他还是不想跟任何人谈恋爱,总是害怕有人会偷走他的东西,就像担心有人偷走他藏在树洞里的秘密一样。他仰起头,天上是各种色彩缤纷的射灯,他想起马尔克斯《流光似水》里的情景,灯光溢出来,一群孩子溺亡了,没错,是满溢出来的灯光淹死了生活,也淹死了星星和月亮,他仇视着远处的灯:“来吧,看你猖狂到几时,即使没有那诺压的方舟,我也不会畏惧你的!”,夜风凉凉,没有什么回应他,他像个节日没领到糖果的孩子一样静默地向着远处拖着脚步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