坏孩子

其实大部分时候,清醒时候可以控制自己不喝酒,却是为了放空自己而喝;喝到一半可以确保自己不醉,却为了找一个发泄的出口而醉;醉了可以安安静静的去睡觉,却希望自己有个可以任性的由头而疯闹。一系列行云流水的行为,都是为了可以名正言顺的痛痛快快哭一回。毕竟成人的世界里不能有脆弱,没有人会真实地同情甚至是理解你的悲伤,有的只是暗地里的一声嘲讽。

酩酊大醉过后,就真是夸张放大到无限的空虚。悔意就是这时候侵袭充斥整个躯体,想着以后都不想碰酒精了。

宿醉的难受感任谁忆起都是恶心难耐,又有谁会贪图呢,只不过是迷溺那自欺欺人式短暂的欢乐假象罢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