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剑与十三式

                 

     各种混乱与无法坚持,各种不合时宜的淡定和焦躁,弄成如此不堪和无法收拾的心情,各种没办法调和和不愿意妥协,酿成如此百般无厘头的无奈。进退维谷,杂乱无章,混乱不堪。

     在安静中有着不愿意平静的内心,在不安定中却有着渴求宁静的内心,在不同层面不同角度不择手段地虐死自己,我问你累不累?是不是不累不爽是不是?这该死的敏感如艺术家的内心如中了毒一样的神经质发作,这并不是别人给与你的,是你自己给与自己的莫名其妙的毒品,激烈,燃烧,然后破灭,最后嬉笑怒骂,嘻嘻哈哈地接受现实,像阵风一样地让人莫名其妙地来了又去。躲起来,藏在华山峭壁中的风清扬,心如死寂一般地看着周遭的一切。躲起来,在烈日当空时不愿出手的莫大先生,愿意选择在风高寂静的夜,在衡山城下林中出手击杀大嵩阳手,多么猥琐的动作,籍籍不留名。

    然后让天外的神看到他多么落寂的背影,不由得也落下一声感叹“好够衰!”,他就觉得非常荣幸,似乎应着每个天赋异禀的人都有能憋尿的本事的寓言,他愿意如此无知与无耻,也要向他们证实,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是来区别于其他的ABCDEFG……的。但是她们懂,这叫故意卖弄,连神都想骗,所以就扔下一句话了“你是不是想太多了?”

 她们可不知,所有的好与不好,所有的是与不是,都是想太多想出来的。

 最后的结局与归宿,看了让人想笑,他师叔祖,他莫大师伯似乎是他的反面,即便是几经磨难,他仍旧坦然与对,收获了他师叔祖,他莫大师伯没有的东西,比如被欺骗的爱情,被误解的师门关系,在他那里的结局都是反过来了,很完满。可是结局依旧可笑,他师父的形象破灭,他师妹玉体硝陨,这难道是年少的令狐冲可以接受的吗?还停留在那个阶段的人难道是可以接受的吗?他们都在往前面赶路,赶着赶着,灵魂就赶不上了。时间静止的他,他,和他们,都理解不了未来的他,他,和他们的结局,他们不愿意这样地结局。而世人,只需要一个这样好的结局。只是,对于那些不愿意赶路的人,比如风莫,他们那两个停滞不前的老头,不愿看到如此一幕不堪地结局,那是个望不到尽头,想起来就不寒而栗的远景,他们就躲起来了。所谓道隐出世,遁入空门,阿尼陀佛!

  独孤和潇湘夜雨的剑一样,都是百幻千变,云里雾里,所以一个独孤,一个痨病鬼,瘦骨如柴,可叹之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