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要正常态生活

不管是你面对也好,逃避也罢。在很多所谓正常人眼里,残疾人总极端的存在。一方面卑微至极,而另一方面就会成为他人眼中的励志榜样。不管是哪一种眼光,这些对残疾人的刻板印象,本身就是一种歧视。在我以前的一些文章中,我曾经多次提及用正常的眼光看待残疾人士对这个群体最好的尊重。不过现在想来,我错了。甚至很多残疾人自身都认为自己不正常,又怎么能让他人改变自己的眼光呢。


在《重病之王,癌症传》中,有这样一段描述让我印象深刻。


癌症患者卡拉的朋友曾经问他,「患癌后对于自己的正常生活,有多大的改变」卡拉回答他们,「癌症,就是我的正常态」。


命运无常,让我们丧失了一些正常的身体机能。我们无法改变命运,就要正视它的存在,与身体和谐相处,过上新常态的生活。



前一段时间,一个新认识不久的病友朋友给我发来一条链接。并且留言到,「希望我们早日站起来,一定要加油啊。」


打开链接,熟悉的内容映入眼帘。又是国外某科研机构研制出新的干细胞技术,已经在动物身上做了实验,并且取得了明显效果,下一步即将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最后,一定会加上一句,「截瘫患者重新走路,不再是梦。」


受伤九年来。类似的东西看过了无数遍。美国的,英国的,瑞士的,甚至中国的。每一次的实验在立项阶段,就会让一大批的截瘫患者看到重新站立的曙光。只是每次实验也都止于临床阶段。断了的中枢神经依然断着,那些坐在轮椅上的人,依旧不能走路。


虽然各类实验都没有取得什么实质性的突破。可这些虚妄依旧被很多截瘫患者当作最后的救命稻草,当作自己活下去最后的借口。


截瘫患者就像面对两座桥,一座桥破旧不堪,坑坑洼洼,很难行进,但却有桥墩支撑。而另一座桥看上去平顺易行,可却是虚的。一踩下去就有会跌落。很多人不愿意面对那座破桥,只想活在一片虚幻之中。


一厢情愿就只能愿赌服输。


实不相瞒,我自己就是从那些虚幻中走出来的。受伤后的那几年,我给了自己唯二的两条出路。一条是死,而另一条就是所谓的「干细胞」疗法。每当自己绝望时,总会想起看到的那些新闻链接,和病友们的口耳相传。


2012年,当我觉得我忍受不了的时候,我在网上搜索着国内能做「干细胞」的医院,目标最后锁定到了一家部队医院,同时这也是后来曝光出的莆田系医院。和他们医院网站的客服人员沟通后,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订好了时间,就和我爸一起去了那家医院。


用他们的方法注射了五次干细胞,花了大概五万块钱,我们就回来了。那里的医生说,半年才能看到效果。那半年里,我时刻注意自己身体的变化,幻想着半年后,我一夜之间能站起来。可是现在过去快5年了,我依然躺在床上。


看破了那些虚幻,才能直面自己真实的生活。经过那件事之后,我试着和自己的身体和解。也许我依然不能自理。可我尝试着让我的生活发生些改变,开始寻找自己截瘫后,存在的意义。


现在回想起来,那些虚幻的日子虽然让我头破血流,但我不否定,那些日子我也是笑着过来的。它的存在让我和残酷现实之间有了一些缓冲的时间。让我在事实面前不必那么恐惧。


所以,看到那个病友给我的留言,我没有告诉他自己经历的一些事情。只是顺着他的意思,回复给他连续两个「加油」。我不想再对他残忍,也没有权利打扰他的乐观,就像我说的,就让这些当作一个缓冲带吧。随着时间的递增,我想他终究会和现在的自己和解。也只有他自己能够看破自己曾经维护过的那些幻想。



纪录片《二十二》中,最打动我的不是那些老人们曾经遭受过的何种苦难,也不是他们生活的有多艰难。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老人们对待那段历史的态度。当老人们看到那些曾经侵犯过他们的日本人的现在的照片,老人们不是怨恨,也不是伤感。只是淡淡的说道,「日本人也会老哦。」


提起他们遭遇的那些历史片段,老人们云淡风轻,这也正是他们和过去和解的标志。没人再能打扰他们正常的生活。


不纠结过去,不虚妄未来,爱自己,爱他人。与其苦苦追求存在的意义,不如好好经营自己的生活。能自理的就给自己找点事做。像我这样不能自理的,给别人少添些麻烦,给自己找点乐子。所谓正常态的生活,或者就是把那些过往,融入现在的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