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出去的女儿该不该为父母养老

都说养儿防老,积谷防饥。

前年外公走的时候,四个子女大办了一场白事儿,出钱的出钱,出力的出力。母亲作为女儿却是既出钱也出力。

四个子女中只有父亲有辆四个轮子的面包车,是家里准备做生意用的,刚刚买了一天而已。还没用上正途,就用到了这上面,都说有车就出力,去集市买菜,好吧,买菜就买了,钱先垫出来了。父亲笑着说,女婿也是半个儿子,不予计较。

在农村办的流水席,父母那几天忙前忙后,三四点起来帮忙准备早餐,七八点开始去接待客人,上十点开始收拾,下午接着又是轮一番的流水宴。一天忙到晚,没有吃上热乎的饭菜,我看着心疼,可父母不以为然,觉得这是子女应该做的。

等到宾客散尽,清点礼单上的钱财的时候,小舅舅质问,怎么姐夫没有随份子钱?

父亲哑口无声,硬着头皮把仅剩的五千块钱全部给了舅舅。回家就和母亲说着,说嫁出去得女儿不用养老,自然是需要随份子钱的,可是母亲却计较了起来。那买菜的,还有烟酒的钱怎么算?

父亲说算了,也就这么一次。

说时慢,那时快。不料,外婆在外公走后不到一个星期,突然突然病倒,紧接着就是住院,舅舅们又开始给父母打电话,说需要人照顾,而且手头紧,不够付住院费的。

父亲咬着牙,艰难的跟姑姑开口,借了两千,赶去医院给舅舅,舅舅却说,就这点。就没了下文。

出院后舅舅们就开始闹外婆住谁家里,属于中风,能正常吃饭睡觉,口齿不清,走路困难。以后都需要人照顾,说来说去都不愿意,就又想起来我的父母,说生了养了我母亲那么大,现在外婆老了就不能不管。说必须四个子女轮流照顾,开始说的一个人一个月。就从母亲这里开始。


第一个月母亲尽心照顾,第二个月,大舅舅说工作走不开。第三个月,二舅舅说舅妈不愿意照顾他出钱让我母亲照顾,也就说过这句话而已。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小舅舅说自己都顾不过来,哪有时间照顾外婆。就这样,你推我,我推你,过了一年。

年底了,外婆不知是突然明白了还是怎么。哭闹着要回去,说过年要在儿子家里过年。

最终父亲把外婆送回了家里的老房子,住镇上的几个舅舅舅妈轮流回去做饭,也就一个星期吧,父母就去拜年,东西是一样都没有少带,可是去了以后,舅舅就自我调节,觉得有人照看了,连村里都没有回去,直接让母亲在那里照顾到正月十五。母亲听外婆说,别人来看她,给的钱和礼品,尽数都被舅舅拿走了。

哭着说对不起母亲,说母亲六岁就开始放牛,小时候个子矮,垫着石头做饭,长大后为了多买几头牛给舅舅们存钱娶媳妇,让母亲订婚五年才嫁人,多为家里出力。

现在舅舅们这样对她,外婆低头抽泣着,一只手握着母亲的手,另一只手捂住胸口,直说那里难受,难受极了。

母亲也为之动容,决定今年继续照看外婆的饮食起居,父亲开着他的面包车又把外婆又接到了家里。

父亲说:不论父母曾经如何重男轻女,只要老人无所依,作为子女一定要照顾好父母。不要让年迈的父母在晚年也心有所伤,身无所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