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写文成为一种常态—且看扫地大妈的惬意生活

上周末,接到《谈写作》专题主编徒步独行老师的邀请,让我到他们的栏目做一次分享,我当时的第一反映是很惭愧。因为在写作上,这一年里,我还停留在原地,没有取得什么成绩,也没有可圈可点的地方,哪里谈得上分享写作经验呢?但因为写文,这一年的趣事和快乐倒是很多,我愿意把它分享给大家,也算是对自己2019年写文的一个总结吧。

准确地说,从2018年开始,写文已成为我工作上的一种常态。我所说的写文,不是大部头的长文,也不是每天要固定写多少字。除了我自己在简书更文外,我的这份工作的性质要求我随时随地能写上一点文字。有时是一个通知,一篇报道;有时是一个会议总结,一份报告;有时又会是向兄弟单位发出的一份邀请函……五花八门,类型很多。总之,凡是领导交代的工作,我都必须在第一时间用文字的形式去完成。虽然不是每天都有,但我得时刻为这些文字而准备着。

更多的时候,我的具体工作是扫扫地,浇浇花,看看书报和手机。当然,年检那阵子或者上级主管部门来检查时,还是比较忙的,不过大多数都是在网上操作,很方便。闲下来的时候,偶尔我会在办公室里选择一个可以施展拳脚的地方,练一会“五禽戏”或做一段“普拉提拉伸”,因为我不想让我这三十年未发胖的体型在这个舒适的环境里变胖了。就算是看书或在手机上写文,我也尽量在室内来回走动,踮脚、倒走、有时还会踢毽子……凡是说能健身的动作,我都有兴趣去尝试。

这份工作,在我感觉是轻松的,所以,它是我喜欢的。但据说我之前的几位“前辈”像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想想也是,偌大的一个办公室,有时一个月都不见有一个人进来。虽然是朝九晚五,虽然是双休,但从周一到周五这大段的时间,都只有你一个人,你可以玩游戏,可以刷电视剧,但你得坚持朝九晚五,而且,还经常接到写各种公文的通知。

清净、单调、写文,这三项,是这份工作的特征,也正是我喜欢的地方。我这个人很怪,性格是开朗型的,却酷爱清净,喜欢独处。独处最大的好处是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比如看书,比如写文,这两样都是我的最爱。而会写文,是胜任这份工作的首要条件,是前提。

我不知道那几位“前辈”是怎样离职的。今年5月底的时候,因为要去北京看望在那里上军校的我家土豆,往返大概需要十多天的时间,我怕请不了假,索性就向领导递交了辞呈,没想到,几位领导的意见竟然完全一致,都说:无需辞职,正常请假!因此,我便心安理得地在京城逗留了十多天,还和帝都的两位简友见上面了。

这样的工作环境,这样的工作氛围,这样的工作量和工作性质,我觉得它是一份好工作。当然,每个人对好工作的认知标准不同,网上有人总结出“钱多事少离家近,位高权重责任轻”的工作方为好工作,可是,这样完美的工作有几人能拥有呢?何况我只是一普通的中国大妈,而且已于今年3月份正式退休。之前一直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现在终于有这么一天,因为会写一点文字,找到了一份喜欢的工作,于我,这样的生活是惬意的,虽然在真正有本事的人眼里,这份工作根本不算什么。

就写文和工作的关系,我的切身体会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会写文和不会写文的人,境遇真的不一样。如今我们交流沟通的方式,大多数都是在线上通过文字来进行,较强的文字表达能力胜过其他很多种联络方式,工作中更需要有好的文字表达能力。

前段时间,我读了著名媒体人粥左罗的关于写作的一本书,书名叫《学会写作,自我进阶的高效方法》,现摘抄如下,与大家共勉。

1、写作是个人能力的放大器

2、写作是抗攻击性最强的技能

这两点,我颇为感同身受。粥左罗说:“你有一项技能,和别人知不知道你有这项技能完全是两码事,最理想状态是:你有一项技能,同时有很多人都知道你有这项技能,写作就是这样一个工具,它是你个人能力的放大器。在互联网时代,你拥有写作能力,就相当于你在网上给自己按了一个喇叭。你可以时不时地喊一嗓子,亮亮相,让更多的人注意到你,认可你,欣赏你,最终连接到更多的资源……这个时代,个人品牌很重要,如何打造个人品牌,简单来讲就是:技能定位+持续曝光,二者缺一不可。要持续曝光,就要借助你的写作能力……从能力的多维度竞争来看,越是不靠写作为生的人,越需要提升自己的写作能力……每一种身份与写作能力相加,都能产生很有想象力的反应,这就是写作的魅力……无论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科技如何发展,各行各业如何变迁,写作这项技能都不会贬值,只会越来越贵……写作技能具有极强的时间累积性,这样的软性技能,越早开始积累越好,一旦形成,别人无法在短时间内超过你。时间就是壁垒,你要尽快开始写作,享受时间带来的复利。”

摘自粥左罗《学会写作:自我进阶的高效方法》

作为一直把写文当作爱好的我来说,2016年秋天在简书公开发表文章,到2017年10月份,一年时间,文字给我带来了机遇,我由此来到了省会城市,没有后台,没有背景。当时面试的时候说试用期一个月,也就是说在一个月之内,我必须用我的文字让我继续留在省城。于是,我慎重地对待我写的每一篇文字,哪怕是一个简单的通知,我也尽量让它绽放光彩。

但公文和我之前在简书写的那些散文、小说,有很大的区别。我必须尽快把纯文学的写法转换成应用公文的写法,不能太虚幻,也不能太八股,有文采的公文还是受欢迎的。

一个月后,我留了下来,毫无疑问,是我的文字帮了我的忙。但我仍不能停留,还必须利用文字放大我的工作能力。

记得2017年12月31日晚上,人在旅途的我,突然接到分管领导的一个通知,要求我以会长的名义写个新年贺词在群里发一下。当时已是23:07分,时间很紧,而且我对单位10月份以前的工作不太了解,这一年的总结总不能只写第四季度的吧?

当时的火车上,人特别多,干扰很大,我极力镇定下来,尽可能把自己掌握的材料运用上,着重写了影响较大的几件事。还好,规定时间内,一篇充满喜庆色彩的新年贺词发给了会长。

0点一到,会长热情洋溢地发到几个群里,群里顿时一片欢呼,气氛达到前所未有的热烈。

走在欢乐祥和的街上,我的心里美美的,为自己出色地完成了任务而高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后来,类似这样突发性的通知,我经常接到。也许每个单位的领导都是这样的,他们认为,员工必须有超强的执行力,哪怕你平时一直闲着,但关键时刻,必须能百分百、不打折扣地完成任务。

两年以来,我早已习惯了写各种公文。别小看这些公文,它可比在简书发文严谨多了。简书里的文字可以随时修改,但公文可没这么随意,哪怕是一个笔误,都会造成不良的后果。所幸的是,自入职以来,我还没有出现过一次失误。

如果说2018年我的写文和工作是循序渐进的一年,那么2019年的我,就是进入了得心应手的轻松状态。毫不夸张地说,现在的我,任何时候都不担心接到写文的通知,有那么点“心中有丘壑,眉间显山河”的意思了。所以,这次接到徒步独行主编的邀请时,我就没有去年接到壁炉上的猫咪主编邀请时那样紧张了。长时间的文字工作,锻炼了我的思维能力,也让我变得不那么自卑了。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文字让我赢得了别人对我的尊重,现在没有人再用调侃的口气喊我“作家”了,而是真诚地夸我,说我“靠手中的笔成功地跨行,找到了自己喜欢的工作!”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老本行是财务,我还有一个可以兼的职业是到药房卖药。但这两份工作都不是我喜欢的。我喜欢写文,却从没敢奢望过退休以后还能有一份以写文为主的工作。如果不是会写一点文字,退休后的我,要么赋闲在家,要么继续做着我不喜欢的财务工作或者卖药。所以,通过文字跨行工作的我,现在觉得每一天都是快乐的,是惬意的。

工作以外的时间,我还隔三差五地辅导几个学生娃的作文,从小学到高中的都有,我的性格好,家长们都信任我,孩子们也愿意听我讲。为此,我把当年辅导土豆的作文书找了出来,作为辅导材料。几个孩子的作文进步都很大,经常被老师当范文读。我家土豆的作文一直都写得很好,如今在军校依然很爱写,据说给女朋友的情书都是用手写的那种,很浪漫的感觉。

小学生一枚

2019年,在简书里我写得少了,大部分时间都用来阅读。读书是一件百利无一害的事,如果说写作是个人能力的放大器,那么读书就是个人进步最方便的渠道。我的心愿是:快乐地阅读,快乐地写文。我从没想成为什么什么家,我也不会成为什么什么家。对文字,我只是爱好。有文字作伴,是我此生很多件快乐事情期中的一件。文字带给我很多快乐,让我忘记了很多烦恼。

祝愿每一位热爱写作的朋友,都能通过文字,到达理想的彼岸。

摘自美国作家娜塔莉《写出我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