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我想和你谈个恋爱 第43天(大结局)

文章首发于简书

文/唐妈  简书签约作者

前情回顾:第四十二天

秦庄先送了周涵和沈文涛回学校,然后才把人带到了实验室那边儿。药的批文出了问题,实验室基本停了下来,员工秦庄都给放了假,整个公司冷冷清清的。温晓坤和萧立站在门口,表情都有点儿尴尬。

秦庄把钥匙丢在桌上,抱臂看着站在门口的两人。

“怎么?不好意思啊?”

温晓坤朝林俊那间办公室看了一眼:“谢谢你,秦总。”

“先别急着谢。账留着慢慢算好了。”说完了朝萧立挑了挑眉:“聊聊?”

温晓坤在咖啡间热吃的,秦庄拿烟分了萧立一根儿:“虽然我也挺想摁着你揍一顿的,不过,你对温晓坤倒是挺够意思的。你愿意说多少?”

“那要看秦少想知道些什么了。”萧立跟了萧天泽那么些年,这会儿心里也别扭的很,自己这差不多也叫卖主求荣吧?

“我知道你想什么呢,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萧天泽是不是在清河出货?”

萧立有点儿吃惊地看着秦庄:“秦少怎么知道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你就说是不是吧。”

“是。但是,现在他知道我带着晓坤跑了,难保不会换地方。而且,出货的时候他一般都不去。”

“只要萧天泽能蹦跶一天,咱们估计都安生不了。萧立,你可想清楚喽。”

萧立盯着秦庄看了一会儿,伸手把烟头在烟灰缸里摁灭了。

“我和晓坤的时间不多,我也希望可以一击即中。”

秦庄有林俊家钥匙,想了想还是摁了门铃。

林俊开门开的很快,把秦庄吓了一跳。

“你一直等着呢这是?开门儿可真够快的。”

“嗯,怎么样了?”

秦庄自己倒了杯水喝,点了点头:“那萧立果然不是个善茬,出的招老黑了。萧天泽也是活该倒霉,养了这么个白眼儿狼。”

秦庄跟林俊把萧立的计划说了一遍,再确定了几个细节的地方,快晚饭的时候敲定了最后的计划。

秦庄朝后靠在沙发上,长吁了口气:“这得是场硬仗啊。”

周五龙城日报和晚报上全是关于周六晚上的那场慈善捐助的报道。龙城这地方有钱人不少,说句卧虎藏龙也不为过。这些人沿袭了一部分祖辈留下来的习惯,屯房子,在全国各地置房产。还有一个祖辈的传统也被保留了下来,那就是慈善捐助。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每年夏际这场慈善捐助的捐赠额十分可观,会吸引来大批的媒体,整场捐助全程直播,龙城商界名流齐聚,也算是一次盛会吧。

周涵挽着秦庄的胳膊,后面儿跟着林俊。入场的时候周涵有点尴尬地停住了步子,齐敏陪着自己父亲正在和秦颜夫妇说话。沈文涛他爸在龙城担任着要职,年年都在受邀名单上,齐家是龙城富商,自然也在其中。

三队人马一时间面面相觑,秦颜盯着林俊,又瞪了一眼身后的沈文涛,齐天他爸看着周涵,最后还是秦庄打破了僵局。

“姐,姐夫,一起进去?”

都是要脸面的人,堵在大门口确实不像话,听了秦庄的话,都点了点头。

“呦,这不是秦庄吗?沈叔也来了啊,齐伯伯!”萧天泽打扮得油光水滑,没带媳妇儿,带着自家妹妹,看着门口的一干人笑得意味深长。

这下子场面更尴尬了,早有等在门外抓新闻的记者,哪能放过这么一出,闪光灯差点儿晃瞎了一帮人的眼。

有个不要命的记者拿着小本儿殷切地望着这些平日里太见不着的腕儿们,大声问道:“萧小姐,请问您对自己的未婚夫另结新欢有何感想?您和秦公子的分手是因为第三者吗?”

保安这会儿才迟迟跑了过来,驱赶着围观的记者,可是那个问题大家都听见了,没一个人脸色好看,主办方的负责人抹着汗把这些爷们往里请。萧天泽路过秦庄的时候被一把抓住了胳膊。

秦庄一条胳膊搭在萧天泽肩上,死死箍着人的肩膀,外人看来还当是两人哥俩好呢,要不秦庄怎么笑得那么灿烂呢。

萧天泽顾不得去看秦庄笑得好不好看,只是听着秦庄在自己耳朵跟前儿说:“你完蛋了。”

他猛地推开了秦庄,狠狠往下拽了下西服,拉了萧兰泽就往里走。

秦庄回头朝身后的记者嫣然一笑,抱了抱拳,转头看着萧天泽的眼神儿就不那么友善了。

座位都是排好的,秦庄带着周涵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见萧家兄妹坐在前排居中的位置,摆明了今晚的大头是萧家占的。会场的正对面儿是一个巨大的屏幕,灯光师调暗了灯光,会场安静了下来,屏幕上开始滚动播放这些年龙城参与过的慈善项目。

参加捐助的家族或者公司都会有代表上台致辞,之前的几家捐赠额可圈可点,掌声此起彼伏,倒也热闹。

等最后一位代表下了台落了座,秦庄抬头往屏幕右侧的控制室看了一眼,他旁边儿坐着的林俊早不在了,他放在扶手上的手心里凉凉的全是汗,周涵把自己的手覆在了他手背上,两人对视了一眼,笑了笑,却看得出对方都挺紧张的。

时间回到昨天晚上,秦庄的公司。

会议室是个能坐八个人的长方形桌子,这会儿秦庄坐在首位,右边儿坐着林俊,左边儿是萧立和温晓坤。门开了,周涵端了几杯咖啡进来,一一放在几个人面前,然后坐到了林俊旁边的位置上。

几个人在这儿时间已经不短了,对计划的细节确认了不下五遍。秦庄喝了口咖啡,再次看向了左边儿的萧立:“萧立,你也知道,这计划全压你身上了。其实,我这也相当于是在赌,如果你拿不来视频,或者你不愿意拿出来,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萧立点了点头:“只要我能拿到手。”

萧天泽在郊区有个大型实验室,所有的核心实验都是在那边进行的,包括了他制毒的证据。萧立能否拿到那块记录着萧天泽犯罪记录的硬盘,是他们这次计划成功与否的关键。

他们最后确定了分工,林俊负责接应萧立进入控制室播放视频,周涵和秦庄趁着混乱的时候把记者放进来,顺便报警。能不能扳倒萧天泽,能不能过上安稳日子,就靠这次了。

灯光师把灯光又调的暗了些,只留着一束光在会场里来回扫着。主持人站在台上,语调高了起来,在场的人都知道,重头戏来了。

“现在,有请潇河集团董事长萧天泽萧先生上台。潇河集团在此次捐赠中捐出了1亿元人民币……”掌声四起,会场里窃窃私语,都在夸赞萧家的大手笔,秦庄却冷哼了一声,这不过是萧家洗钱的手段而已。

萧天泽摆弄了一下发言席上的麦,微微颔首,追光灯打在他身上,整个会场就他站着的那儿是亮着的。

他扶了扶话筒,开始了致辞:“非常感谢慈善总会给我这样一个神圣的机会,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我非常迫切地期望承担起应负的社会责任。我希望通过我们的一点微薄之力,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加和谐,更加美好!”

掌声响起,萧天泽侧身让出了一个位置,沈文涛他爸把纪念杯颁发给了萧天泽。

接下来的时间是例行的广告时间,大屏幕会播放此次最大赞助商——潇河集团的宣传片,萧天泽和沈文涛他爸小声说着什么,并未去看大屏幕。然后现场忽然喧哗了起来,有个女人尖叫了一声,萧天泽往台下看去,顺着大家的目光又看向了身后的大屏幕。

他呼吸应该是停顿了一下,然后往后退了一步,手里的纪念杯掉在了地上,随后才朝身后的工作人员大声喊道:“怎么回事儿?啊?这是什么?”

秦庄抓着周涵的手,看着屏幕里雪白的实验室,视频很清晰,还有声音,被绑在床上的人一动不动,身上插着各种管子,戴着口罩的两个实验人员对着点滴瓶研究了半天,然后去看实验体的生命体征……

灯不知道是被谁打开的,明晃晃的,蜂拥而至的记者把台前围得水泄不通。

“萧先生,有人检举潇河集团制毒贩毒,是不是真的?”

“萧先生,这个视频是制毒的过程吗?”

“萧先生,你们是在进行活体实验吗?经过本人同意了吗?这是违法的吧?”

“萧先生……”

萧天泽被冲进来的警察带走的时候狠狠地盯着站在一边的秦庄和周涵,萧兰泽跟傻了似得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

第二天的报纸铺天盖地都是关于萧家制毒贩毒的报道,潇河集团被检方查封,资产被冻结,等待进一步处理。

学校放暑假了,周涵一个人去了趟东郊的墓地。地址是沈文涛帮打听到的,公墓,墓碑上是一个年轻的男孩子,下面儿一行字:爱子孙浩然之墓。

周涵带了束白色的菊花,轻轻放在了墓边。早上的墓地里一个人都没有,还有早起露水的那种味道,阳光明亮,却不炙热。周涵站在太阳底下,觉得这多半年自己过得特别不真实,又是绑架又是破案的,这会儿太阳出来了,才像是梦醒了。

她站在那儿站了半个来小时,然后顺着来时候的路往回走。她还有个地方要去。

齐天今天出院,昨天齐敏打电话跟她说的。她是自个儿开车来的,就那辆被秦庄改造成帕萨特的好兄弟。秦老爷子在国外也看得着新闻,给秦庄打过来电话却依旧粗声粗气。

“你让林俊给我回来!你爱干嘛就干嘛去,给我留个得力的人在这边儿。”

秦庄那天挂了老爷子电话很开心,搂着周涵躺在铺满了阳光的床上直乐:“老爷子这是委婉地承认自己的错误呢,哈哈哈。不过,林俊那小子……”

周涵收回思绪,拐个弯儿进了医院。她坐在车上想了好一会儿,才下了车。

齐天应该是知道她会来,坐在沙发上翻着杂志,床已经收拾出来了,行李在上面儿放着,看到周涵进来抬起头笑了:“小涵,你来了啊。”

齐天这次伤了元气,人瘦了不少,这么长时间不见阳光,看起来有点儿苍白,不过精神很不错。

周涵坐在了齐天斜对面儿的椅子上,轻轻地拍了下腿:“齐天,恭喜你,终于可以出院了。”

“嗯,谢谢你,小涵。”

两个人没了话说,周涵伸手从盘子里拿了个橙子慢慢剥着。她以前吃橙子一直是切成小瓣儿吃的,后来秦庄教了她这么个吃法,她才发现,原来,橙子换个吃法会好吃很多。

齐天看周涵的指尖很快就被橙子染成了黄色,伸手去抢,被周涵轻轻躲开了。

“大圣……”

齐天抖了一下,这句大圣自己多长时间没听过了,他眼眶忽然就有点儿发胀,用力眨了眨眼,哑着嗓子应了一声:“哎!”

“大圣啊,以前跟你在一块儿的时候,我特开心,觉得自己真的是这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就是现在,我也觉得那三年挺高兴的,真的。特别谢谢你,那三年,我会记一辈子的。”

“小涵……”

“你没这么吃过橙子吧?”周涵把剥好的橙子递了过去,手成了橙子色,橙子也被剥的坑坑洼洼,齐天还是伸手接了过去,抓在手里,抬头看着周涵。

周涵笑了笑:“大圣,你被这么看我的,跟快哭了似得。你尝尝吧,这样吃特好吃,能吃出橙子本来的那个鲜味儿,虽然不好看。”

齐天咬了一口,也不知道是橙子苦还是嘴苦,他觉得舌头都麻了,他使劲儿往下咽,大口往嘴里边儿塞,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什么。说了好几句,周涵才挺清楚,是“对不起”,齐天一直在说“对不起”。

“嗨,你说这个做什么。你看你,还救了我一命呢,不是?虽然你之前那事儿挺混蛋的吧,不过,我原谅你了。真的,不怪你了。一点儿都不怪了。我现在过得挺好的。”

齐天心里也开始苦了,为什么不怪了呢?因为不爱了啊,因为不在乎了呗。他咽下最后一口橙肉,抽了块纸巾慢慢擦着手。

“他对你挺好啊?”

周涵点了点头:“很好,非常好。”

“噢,那就好,那我就放心了。小涵,那,那我祝福你,祝你幸福。”

齐天低着头,周涵看不清人的表情,但是,看清了也不能怎么样,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她抓了个橙子站了起来:“齐天,你也一定要幸福。”

齐天的心狠狠疼了一下,她不叫自己大圣了,她叫自己齐天,她让自己幸福,可是,没有小涵的人生,真的可以幸福吗?

周涵捏着橙子快步冲出了住院部,朝停车场跑去。她学了驾照以后从来没被扣过分儿,绝对的好市民,这次却硬生生闯了两个红灯。到了地方,车也没顾上锁就往楼上跑。

秦庄今天在实验室开会,药的批文前几天刚下来,这几天要考察几家生产商,这会儿正和两家在拉锯战,会议室门就被猛地推开了。

周涵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一屋子的人她看都没看,直直地走到秦庄面前拉了人就往外走。

秦庄吓了一跳,让助理招呼大家休息一下,自己踉踉跄跄被周涵拉回了办公室。

周涵砰一声关上了门,把秦庄推到沙发上坐下,然后才把手里面儿那个橙子递了过去,嘟着嘴说:“我要吃橙子。”

秦庄看了眼周涵拿橙子那手,黄黄的,他心里一动,乖乖地接过了橙子,认命地剥了起来。他先把橙子在茶几上使劲儿滚了几圈儿,然后才开始剥,边剥边说:“你那手指头哪儿是剥橙子的手啊,这粗活儿就得我来干啊,是不,媳妇儿?”

他把一个圆溜溜的光屁股橙子喂到周涵嘴边,笑嘻嘻地说。

周涵伸手去拿,却被他一把抓着手腕拉得扑到了自己身上,周涵的下巴磕在了秦庄的鼻子上,两人都疼得叫出了声儿。秦庄也顾不得安慰人了,捏着人的下巴就亲了上去。

“周涵,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这手都不许给别人剥橙子了,知道吗?”

周涵趴在秦庄肩膀上啃着那只橙子,橙汁儿流了秦庄一肩膀,听了秦庄的话,使劲儿点了点头:“嗯!知道了!只给你剥,行了吧?”

秦庄亲了亲周涵的耳朵:“嗯,这就对了。”

正文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好吧,正文到这里就结束了,多写了十天。从3月1日开始,到5月20日结束。这么巧合地赶上了这个日子,再次赶上了这个日子。去年的5月20日,我的第一部小说《假如爱有天意》完成。时隔一年,第二部都市言情正文也在这一天完结了,不知道这是不是就叫做轮回?我更愿意相信这是进步。

去年的今天,我还苦苦挣扎在晋江上,无人问津。截止今天,截止第42天,此文一共收到了大家8883个赞,我真的好开心。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陪伴,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爱和关怀,你们给了我太多的动力和感动。大家这将近三个月的时间也辛苦了,我知道追连载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辛苦大家了!

正文完结后还会有两章的番外,一章是秦庄和周涵的,会有大沈子的CP出场;一章是林俊和涛子的戏码,不喜欢的亲们可以不追这个的,嘻嘻。

叩谢大家的厚爱!

今天据说是表白日,喜欢我要勇敢地说出来噢!有仇的报仇,有冤的报冤,还要记得攒下力气追下个坑,许岩的坑,一个有存稿的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