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堡垒——她从旧时光来

以下图片来自网络,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侵权即删。



“你是凝结的时间,流动的语言,黑色的雾里,有隐约的光。

可是透过你的双眼,我会看不清世界。

花朵的绽放,在瞬间,

而花朵的凋萎,在昨天。”

    ——《海上花》雷光夏

  五年前,我在网上偶然发现《上海堡垒》这本书,然后心血来潮,托一个朋友在网上买,等着它翻山越岭来到我身边。那个时候《上海堡垒》还没有出新版,还是封面简洁的老版,上面只印着“上海堡垒”这四个字,看上去小巧又精致。

  开篇第一页,印着威廉·巴特勒·叶芝的名篇《当你老了》,那时我有种感觉,接下来我要读的这个故事一定不同于我以往读过的任何一个故事。

  然后从第一页到最后一页,我一口气把这本小说给读完了,中间没有任何停顿,以至于晚饭都没有去吃。因为我觉得这个故事真的是很吸引人,它似乎有一种魔力,让初次读它的人无法放下。

  除了故事情节吸引我之外,最吸引我的,是流淌在文字之间的那种难以具体去描述的情绪。

  男主人公的名字叫江洋,和所有千百万平凡的人一样平凡,却活在一个外星人入侵的乱世。如果没有女主人公林澜的出现,那么我想他可能真的会那么按部就班的工作生活下去,到了年纪就娶一个跟他一样平平凡凡的女人,生一两个孩子,然后直到老去乃至死去吧。

  可是谁叫他偏偏在火锅店遇见了那个对着窗户呵气微笑,耳后有一缕鬈发的女孩呢?

  我们永远不知道我们明天会爱上谁,在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因为什么。爱情这个东西真的很奇怪,没有人能够将这个东西诠释清楚。

  也许江洋和林澜的相遇,就是所谓的“命运”吧。

  我从来不信命运,但这世间的相遇有时真的就是那么奇妙,它总是让看起来素无交集的一对男女相遇,然后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个男人如果喜欢一个女人,恰巧这个男人的内心又有着那么多的自卑。他就会想法设法地旁敲侧击,不求有多大成效,只求在这个女人的生活中有属于他的那么一个位置,哪怕是那么一个小小的不起眼的角落。

  就是不要显得没有存在感。

  江洋在地铁上总是会写好了短信,即将发出去的那一瞬间又清空,他总是这样,试过各种语气,但又总觉得无论用哪种语气,都不太合适。江洋既想在林澜的心里有一席之地,又怕自己写的东西将内心的真情表达的太过于直白,更多的可能是,怕她觉得自己烦。

  这种情绪真的是很细腻的,它有一点甜,可是等那点甜化尽后,一阵一阵的涩味、酸味、苦味甚至是辣味都会涌进心里,在每一个寂静的瞬间,在每一个无声的夜晚,一点一点地在你心里潮起潮落。

  因为你本不想跟对方单纯地做朋友,但想要靠的太近,想要关心,又没有身份和理由。你能怎么办呢?

  每个那种大众眼中的好姑娘应该都不缺人追吧。林澜当然也在此列,就不免有许多追求者,所以杨建南出现在她的身旁想必也是意料之中。

  一开始我读到关于杨建南的描述的时候,我在想杨建南的形象太完美了,杨建南是完美的军人形象,江洋怎么去跟杨建南去比去争呢?杨建南这个像铁板一样的男人是那么的光辉灿烂,对林澜又是那么的柔情似水,哦不,简直就是太平洋。像这种初次表白就敢说“我爱你”这么一生一世的话,家世人品相貌样样好的男人我要是个女人我也想嫁啊。

  这么看起来,杨建南和林澜才是郎才女貌门当户对吧,你江洋就靠边站等着他们婚礼的时候微笑举杯祝福就好啦!

  可是一想到林澜和杨建南真的结婚了,走在殿堂的红地毯上,江洋站在一旁端着红酒杯看着面前的神仙眷侣。一想到这个画面出现,我的心里就没来由的感到一种酸涩。

  以及强烈的强烈的强烈的不甘心。

  你能甘心吗?你不能,就算是小野花也有春天啊,你怎么能在春天到来的时候不尽力怒放一把展现自己呢?

  但是江洋不同于路明非,他的心里存在着自卑但是却没有那么多懦弱,所以这个看似平凡的男人才敢违背军令开着战机发了疯一样地找心爱的女人。

  要在世界某日之前带她走。

  可是当江洋有能力了,终于可以比杨建南还牛逼,当他有架可以保命的战机的时候,却始终都找不到林澜,就好像她注定要死,和杨建南一起陪着上海沉没。

  真悲剧啊,你喜欢一个女孩的时候你没能力给她想要的,当你有能力了牛逼了可以带她走了她却不在了。她变成了阵亡录上两个方形的铅字,你再也摸不到她的手了,哪怕她手上的钻戒依旧硌的你生疼。

  后来江洋做了将军,当一切都春风得意的时候,那个他曾经深爱过的姑娘来了,她从旧时光中来访。

  “我不打给你了,机票在我的储物柜里,密码是你的生日。好好睡,晚安。”

  这是林澜在上海沉没前给江洋的最后一条短信,而这条短信成为了林澜,在上海的上空飘浮了十几年。江洋找到了自己的旧物,拿出自己的旧手机,开机的一瞬间,这条短信就进来了。

  你能想象那是什么感觉吗?

  离你而去了多年的姑娘突然联络你了,那种心脏的突然加速,不论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应该都无法做到平静无波吧。

  可是你发这段短信来还用什么用呢?你已经不在了,就算我现在在我的花瓶里插再多的花你也不会来看啦,我听不见你唱那首《海上花》,北大28楼前只能留下我一个人,走一遍又一遍,之后的每个夏天都是那么热闹又寂静,可是缺了你。

  唯独缺了你。

  你发这条短信来,你想说什么?你是想让我活下去吗,你是否对我心存一点点愧疚?我还是不知道,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林澜林澜,你有没有爱过我呢?

  哪怕一瞬间。



  这本小说是作家江南比较早期的作品,那个时候,他的文字里还没有太多的商业气息,所以在这部《上海堡垒》中,最吸引人的还是那种如烟似雾,若即若离的细腻情绪,它会像藤蔓一样,静悄悄地缠绕在你的心里,然后等待某一个时刻生长起来,让你愁肠百结或触动万分。

  几乎每个人心中都有那样一个男孩或者女孩,他们教会我们成长,让我们变得成熟,成熟到足以和这个世界的残酷和孤独作斗争。

  而最终我们付出的代价是,我们永远都得不到他们。

  在此,我将这本有关爱情、青春、回忆的好书推荐给屏幕前阅读的你,另外还推荐一首书中出现的一首歌曲,这首歌是林澜在北大28楼前哼唱过的歌,是江洋一生中最美的回忆——《海上花》,演唱者为台湾女歌手,雷光夏。她的歌声就像暗夜中的精灵,能够让你安静下来,带你回到记忆的最深处。

  希望这本书能给你一点点感动,能够带你回到那个再也回不去的瞬间,能够让你在那个瞬间里,再度看到少年时的自己。

  感谢耐心阅读的你,希望你能喜欢我的文字。


  我是李伯題,一个爱幻想,爱历史,爱写作的小透明。

  如果您觉得我写的文章还算看的过去,还请您为我留下宝贵的一赞,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不赞一下吗?十分感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