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苏倾城

图片发自简书App

苏倾城本不叫苏倾城,叫苏小蓉。

苏小蓉起初不会武功,乃是西州富商苏茂之女。

苏茂经商大半生,财富在五十岁时达到巅峰,并选择了收山,开始将精力放在了舞文弄墨上。

他向天下读书人广发邀请帖,四方文人因其财大气粗,大都乐意和其交往。

一年不到的时间,苏府成了文人聚集之所。于是吟诵文章,品茶赏文,成了苏府的日常。

苏茂对于文墨越来越有兴趣,写的诗也渐渐能上得了台面,于是内心窃喜。门下的读书人更对苏茂的文思赞不绝口,其实都是在吹捧,只为了多领几两银子,苏茂却当了真,动不动就大笔一挥,来上一首。然而诗总有些打油,字更显丑陋。

苏茂不仅自己附庸风雅,还不忘带上三个儿子。

且说他的这三个儿子,不过三个花花公子,整日游逗街头,不是喝个花酒,就是勾搭个女娃,真真轻浮浪荡之流。

苏茂对这三个儿子也是头疼不已,于是趁着如今,便要严加管教,首先就是要他们读书。

三个浪荡子哪里有心思读书,但见父亲从没这般严厉过,也就不敢违拗,于是糊里糊涂识个字。

苏茂的意思,便是要三个儿子发奋读书,好能一起高中,然后光耀门楣。

苏茂对三个儿子寄予厚望,对这唯一的女儿苏小蓉更是疼爱有加。

苏小蓉生就一副美丽的容貌,很为苏茂自豪。苏茂的意思,就是要让女儿不仅精通琴棋书画,还要掌握针线刺绣,一心要让她嫁到官府人家。

但这苏小蓉虽然是个女儿身,性格却如同男子,脾气更是大如牛。对这读书习字、缝补刺绣一样都不喜欢。

有一次,她撅着嘴,双手撑在腰间,当着苏茂的面,一脸委屈地说:"爹,女儿可不想学这些无聊的东西,你要是真的疼女儿,就给女儿一把长弓,女儿去林中打来兔子给你吃。"

这话只让苏小蓉的三个哥哥哄堂大笑。苏茂更是气红了脸。

苏茂铁青着脸,气呼呼地道:"女儿呀,你这说的什么话?你个大家闺秀,怎么能如此不识大体,叫别人听见了,岂不笑死我苏茂,哎。"

苏小蓉不以为然,嘿嘿一笑,撅着嘴道:"这有什么,穆桂英能代夫杀敌,花木兰能替父从军,女儿打几只兔子有什么大不了?"

苏茂一听,几乎晕过去,一手扶着墙,一手指着苏小蓉,怒道:"你,你,你这成何体统?"一时怒火上涌,竟带起一阵咳嗽。

几声咳嗽,直将苏茂的姨夫人赵氏唤了出来。赵氏立扶着苏茂,用手轻抚苏茂前胸,小声道:"老爷,别动气,小蓉也还小,你可千万别气坏了身子。"说完,就朝苏小蓉递了个眼色。

苏小蓉哼了一声,白了一眼姨娘,就走了出去。

却说苏茂在原配徐氏病故之后,又取了两个老婆,乃是王氏和赵氏。三个儿子是徐氏所生,苏小蓉是王氏所生,王氏在生下苏小蓉不久后就死了。赵氏年纪小,比苏小蓉也大不了多少,更无子女。

苏茂家风突然的严厉,让苏小蓉觉得很不自由,苏家三个公子更是叫苦不跌。

这苏家三公子,最喜欢的还是女人,要让他们读书嘛,那可真是活受罪。

有一天,这三个浪荡子,不知道从哪里得来了一本,却是爱不释手。

原来,此书乃是一本专门描写男女隐事的书,叫做《淫瓶梅》,怪不得三个浪荡子看得起劲。

一天,就在苏小蓉无聊至极,无所事事的时候,这老大苏举才竟将这书拿给苏小蓉,涎着脸要和妹妹一起看。

苏小蓉虽然不喜欢读书,但天资比到三个哥哥,那是高出一大截,于是见书后一时大怒,羞怒之下,连给了苏举才两个大嘴巴子,直将这轻浮无顾人伦的哥哥打得几个踉跄,险些倒在地上。

要知道,苏小蓉虽然是个女流,且生得娇小,力气却不小。而苏举才虽然生得人高马大,但手无缚鸡之力,更兼常年迷恋女色,已是虚如空心萝卜。

苏举才手捂着双颊,又知妹妹脾气,自然大气不敢出,只觉又羞又愧。

苏小蓉看着狼狈的苏举才,冷哼两声,道:"这次放过你,如再敢如此猪狗不如,定告诉父亲。"

苏举才直起身子,就要往外走。

苏小蓉立喝住,道:"还有,你和赵氏的事,我早已知道,若不是顾及父亲颜面,早就揭穿你俩了,滚。"

苏举才这一听,更是惊得冷汗直出,一时不知所措,突然拔腿就溜走了。

自这一次后,苏小蓉越来越觉得家里太有些乌烟瘴气,实在不想呆了。

而对这《淫瓶梅》的作者南方笑一生,更是恨之入骨,发誓一定要逮住他,砍掉他的双手,让他再也写不成这样害人的书。

于是,在一个漆黑不见五指的夜里,苏小蓉在床头留了一张信笺,偷偷溜出了家门。

一到外面,苏小蓉就换上了男人装,开始闯荡江湖。

她四下打听,终打听到南方笑一生的所在地。只不过,在她知道南方笑一生不但淫才不凡,武功更是极为高强后,遂决定先去学艺。

她又打听到,南方笑一生有一个师妹,名叫东方少一败,所练的武功和南方笑一生相生相克。

于是苏小蓉赶往东方,因为东方少一败住在东方嘛。

久经跋涉,终于见到东方少一败,是一个沧桑的老太太。

东方少一败知道苏小蓉的来意后,冷冷地笑了笑,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你还是不要学武的好。"

苏小蓉一阵大惊,她自觉她扮得很好,却不想这么容易就被发现。不禁十分佩服,并问:"您是如何发现的?"

东方少一败仍然笑了笑,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用手指了指苏小蓉的胸,说:"这个还不够大吗?"

苏小蓉悔恨不已,只恨没有将胸部裹起来,更恨太不关心自己身体的发展。

东方少一败见苏小蓉拜师心意十分坚决,终被她的诚意打动,便同意了。

东方少一败使的是绣花针,前提就是得学会针线。且除了绣花针,东方少一败不会其他武功。

无奈之下,苏小蓉开始苦学针线功夫。

在苏小蓉扎破七根手指头修养的期间,苏小蓉提到了南方笑一生的名字。

这一提,直让东方少一败勃然大怒。一怒之下,竟将苏小蓉完好的三根手指也给扎破。

苏小蓉又疼又委屈,哭道:"师傅,您怎么这样对徒儿?"

东方少一败怒火终消,看着面前无辜的徒儿,终于叹息一声,随之又落下一滴泪来。

原来,东方少一败和南方笑一生早年拜在西门老爷门下,二人一起习武,常年在一起,终于日久生情,并有了肌肤之亲,之后更是立下此生不渝的誓言。

但谁料想,就在东方少一败陷入爱河无法自拔时,南方笑一生却离开了她,走得无声无息。临走时,南方笑一生还偷走了西门老爷的武功秘籍,名字叫做《童子不能练》。

所谓童子不能练,就是童男是万万不能练的。

西门老爷大发雷霆,一气之下就卧病不起,最后请来莲花寺的和尚诊治,在服用几粒强阳丹后,西门老爷居然回光返照,面色发红,直冲向东方少一败,如饿狼扑虎。

西门老爷武功盖世,又加药物发作,东方少一败哪是他的对手,于是就被西门老爷侮辱了。

只不过,西门老爷也在那次丧了命,当时下体血流如柱,惨不忍睹。

东方少一败本欲轻生,终被莲花寺和尚阻止,和尚说:"家师品行高尚,这次确实是用药过猛后的意外,施主千万不可怪罪你的师傅。好在家师已安然入土。但罪魁祸首,乃是南方施主。"

这话直让东方少一败恍然大悟,于是对南方笑一生的始乱终弃恨之入骨,更对他的欺师灭祖咬牙切齿,遂发誓一定要手刃南方笑一生。

但更让东方少一败没有想到的是,南方笑一生出去后,竟然以他们恩爱时的云雨隐事,以及西门老爷临终前的所作所为为题材,写成了一本书,正是那部《淫瓶梅》。

南方笑一生因《淫瓶梅》而名声大噪,东方少一败和他更是势如水火。

听完东方少一败的哭诉,苏小蓉更是气的直跺脚。自此,师徒二人一同发誓,一定要铲除这无耻至极的禽兽。

苏小蓉天资聪颖,不到一年时间,便学会了师傅绣花针的功夫。

然而东方少一败却开始不断叹息。

苏小蓉一问,才知道,这南方笑一生因为精通房中术,早已被皇帝招去,做了房中术大夫,专门为皇帝选美女,可谓害尽天下女子。他官拜一品。如今身为朝廷达官,要杀他,实在难于登天。

苏小蓉一展峨眉,面色淡然地说了两个字:进宫。

东方少一败打量着苏小蓉精致的五官和婀娜的身段,点了点头,突又摇头,说道:"这太危险。"

苏小蓉面不改色,又只说了两个字:不怕。

东方少一败思索良久,终于点了点头,说:"好,从此你就叫做苏倾城。"

富丽堂皇的皇家大院,一个个妙龄少女自宫外走进金色大门,带头的是趾高气昂的内廷太监。

南方笑一生背着双手,在一个个美女的身前经过,仔细地打量着她们的身段。

"这个,太胖。"

"这个,胸不够挺。"

"这个,腿太弯。"

"这个,屁股不够翘。"

……

第一轮下来,一百多名女子被刷下去八十名。

苏倾城身处在剩下的二十名中间,于女子的后脑勺间看清了南方笑一生的脸,一时大为惊讶,她居然早就见过他,他正是父亲的座上客,他精神焕发,完全不像一个老人。

第二轮的选拔开始,二十个人被依次带进一个房间。

苏倾城看着身前的少女依次走进去,并依次听见了她们的哭泣声,哭声在这诺大的宫室回响,仿佛孤魂的哀思。

少女一个个走进去,却没有一个走出来。

苏倾城咬了咬牙,右手轻抚了一下袖中的银针。

终于,轮到了她。

她跟着内廷太监,走进了那个房子。

她看到了一个个飘满花瓣的香汤,汤中是一个个赤裸的少女。

此时,南方笑一生刚从一个浴缸走出来。边打量着苏倾城,边对内廷太监太监说:"这些都已不是处子。"并笑着在内廷太监耳中说了什么。

内廷太监嘿嘿一笑,道:"来人,将验过的这些女子都送到南方大人府。"

苏倾城攥紧了拳头,终于又松开,然后面色平静地走向香汤。

南方笑一生至死都没有闭上眼睛,因为他根本无法相信,一根绣花针能杀得了他。

威严的皇帝看着这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叹息一声,道:"朕是该杀了你呢?还是该放了你?"

苏倾城冷哼一声,道:"你若放了我,我一定会杀了你。"

皇帝大怒,终于又笑了,他笑着问:"我是万人之上的皇上,受万人拥戴,你要杀朕?"

苏倾城面不改色,道:"你若是个好皇帝,就应该好好对老百姓,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像你这样纵情美色,迟早会将天下丢掉。"

皇帝大怒,呵斥道:"大胆恶女,竟敢如此大逆不道?来人,拖出去,斩了。"

数名刀斧手得令,立拉起紧缚的苏倾城,就往外走,正在这时候,只听一个声音道:"住手。"

众人看去,只见一个华服男子自宫外走入,苏倾城定睛一看,竟是自己的哥哥苏举才。

原来,苏茂因结交到权倾朝野的大太监魏大贤,便让三个儿子拜了魏大贤为干爹。

魏大贤对苏举才最是喜爱,觉得他很像年轻时的自己,于是将义父所创的《开花宝典》给了苏举才。

《开花宝典》是一门邪功,练功的前提是你得是个太监。

苏举才婉言谢绝了义父的好意,却终是靠着义父做了官。

做了官后,苏举才靠着爹爹的财富,四处结交朝廷重臣,然后踩着魏大贤当上了首辅大臣,成为最年轻的首辅大臣,权力无人能及。

魏大贤临死也不明白,苏举才没有自宫,为什么也能学会《开花宝典》,而且比自己的还要厉害。

苏举才告诉魏大贤,他练的是《童子不能练》,这两个武功几乎完全一样,区别就是自宫与不自宫。

魏大贤听后口吐一口鲜血,破口大骂:"西门老头,你为何不把不用自宫的交给我,让我一辈子都不能碰女人呢?"说完,立时气绝。

皇帝看着苏举才,吓得大气不敢出一下。

皇帝不敢违拗苏举才的命令,便下令将苏倾城无罪释放了。

苏举才看着貌美如花的妹妹,居然发现一点乱伦的冲动都没有,只当是自己太累了,便挥了挥手,说:"妹妹,你走吧。"

苏倾城出了皇城,并没有回家的念头,她知道,她已没有了家。

在师傅那里,她才知道,《童子不能练》虽然不需要自宫,但男人一旦练了,也就没有性欲了。

苏倾城闻言,又想了想苏举才看她的眼睛,长舒一口气,说道:好幸运。

自此,江湖中到处都是女侠苏倾城的传说,但没有人相信,她就是苏茂的女儿苏小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是一篇关于目标愿景的视觉分享 主标题是:I HAVE A DREAM,分为三个版块呈现,分别是行动、感悟、收获,...
    叮噹瑾阅读 182评论 0 0
  • 在明媚的阳光下 接过一束束扎好的茉莉花 阵阵清香 夹杂着阳光的气息 扑面而来 一座座白色的房屋 错落有致 被漆过的...
    清和xg阅读 37评论 6 7
  • 这两天发生了一些事情,提醒我去好好审视一段关系。仔细回味,原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刻的心情很复杂—难过是有一点,...
    兰芷慧心阅读 4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