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的真儒朱先生

朱先生是白鹿原里的一位圣人。所谓圣人,按照书中的说法,圣人能够看到十步之外的事,而凡人只能看清一步。所以凡人只能看一步走一步,而圣人早把自己的一生看清,看清了,自然也就走得自在了。凡人对于圣人自然事敬仰的。所以,朱先生在白鹿原里便是神一般的存在,拒绝高官厚禄,喜欢粗茶淡饭,一副儒者风范。但是,我还想再多说一些关于读到朱先生的个人体验。

第一,朱先生的算命功夫。朱先生的能掐会算,实则也是有些讽刺。其实他一般也只是说些教人向善的话,没有算命的本事。但是村民可是听不懂这些教化,村民喜欢实实在在的东西,于是,朱先生说的话,村民最喜欢当成预言来听。一些打油诗,含糊不清,但是确是让村名相信是最有预言能力的。信则灵。结果是东也是对,结果是西也是对。作者还拿算出牛偷跑的方向来进一步神话,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对传统算命先生的一种揶揄。所谓天机不可泄露,真要说出来了,也就没法灵验了。

第二,朱先生的传道授业。朱先生最使我感到真儒者风范的,恐怕还是最后收黑娃为弟子的事。黑娃自小就不喜欢读书,天不怕地不怕,就是怕教书先生的教鞭。但是在历尽世间沧桑之后,方知学问的好。人家是学而优则仕,他是仕而优则学。这种求真学问的心,试问当今社会又有几人能做到?朱先生承认他是最优秀的弟子,说明朱先生看透了那些年少学得些浅显儒家礼教,而成年之后却完全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学子”们的小心思,而这一切,和白鹿原的“仁义村”的表里不一有莫大关系。白家,鹿家,斗了半个世纪,几代人,又有谁真把“仁义”二字放在心上,不过是表面功夫。黑娃这人物,也是坏事做尽的,但是人家尚有悔改之心,也真君子风范。

想来,当今的学术界官僚主义之风盛行,恐怕也颇有些是非颠倒的意味。真为国家,为社会做贡献的研究屈指可数。此时,千万不要拿什么大概率的失败当借口,明明是心里想着钱的,想着名的。为何一而再,再而三,说着些不着调的陈腔滥调。

而今,我也是心如明镜。心里想着钱,那便是去做着些真钱财事。搬个真实的土砖,也比帮别人砌些虚无,易烂的金砖要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