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

冷风吹我,像吹一件职业乞丐的破棉袄

冷风吹我,用侩子手的刀、清廷的禁言令、

堵车的路、女神的好人卡,吹透我,

一根在大地上顽强的草,

冷风吹我,吹房子,

吹沙吹秃山,也吹树枝

吹散青天上一整朵的云

吹没了步行街修长的腿

让高楼倒向它的疯狂、寂静、灰色与僵硬

它自以为神的姿态,视一切天地万物

为刍狗般平等,我眉头紧皱看着它

是否?我该向它举手乞讨?

我看它吹冷环卫工和他的扫把

却只能在富人的豪车外假装咆哮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