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界:感受你我皆微尘,欣赏泼墨山水画

        来张家界的车上,导游侃侃而谈,介绍这里的景、这边的美食、这里的历史,张家界三下锅、葛根炒腊肉、岩耳炖土鸡、金鞭溪小鱼、湘西贡枣……年纪不大,俨然已是老司机,介绍完立马撕开特产大礼包,挨个发腊肉和贡枣,或者付款后留下地址邮寄,满满的套路啊。司机已联系好,下车有客栈老板接站,导游也准备就绪,各司其职,纯洁友好的战略合作伙伴。

        安顿完毕,在市区小转,张家界市并不大,这边不允许发展重工业,市民也不是很洋气,步行街算不上繁华,靠旅游推动经济发展的县级市,摩的司机、杂货店老板、饭店主人都能把好玩的去处详细讲解个遍,并给你推荐一条高性价比线路。街上方圆二里愣是没找见一家水果店,万幸看见一辆移动水果摊,桃子葡萄都要五块,还不可口。如果能在这边连续驻扎半个月,咱也绝对是能吃辣的人了,菜品口味的四个等级——微辣、中辣、猛辣、巨辣,第一晚领教过微辣的臭豆腐,以后几天每吃一餐必须强调“一点都不要辣椒”,这边的辣是要命的。

第一站:武陵源

贺龙公园,贺龙背朝家乡是因为跟随他出征的乡亲们没有活着回来的,他无颜面对江东父老

乌龙山剿匪记和三打白骨精的拍摄地,“试心石”,夫妻二人一起走过石门洞,一方有二心的话石头就会晃动

十块钱四箭,我的成绩有点糟

石英砂岩,群峰如林,沟壑幽深,一步一处景,十步一重天

土家寨子,比纯自然风光有看头

七号阿妹

现场演绎土家婚礼哭嫁习俗,男主即兴上台,确定不是托儿,新娘十分钟换一次,或阿婆或阿哥或阿妹,掀起盖头那一刻,赫然是端庄水灵的土家妹子,观众鼓掌叫好

寨子里的武术表演不错,接下来的拍卖会又被套路了

一路免费品尝的特产,金鞭溪小鱼、蛋酥、葛根饺子,腊肉……

辛苦的轿夫,导游说过不要坐轿子,他们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

护林员边哼山歌边捡垃圾

云青岩,横看成岭侧成峰

哈利路亚悬浮山,影片《阿凡达》“潘多拉星球”中的大量原型,本想稍作停留求一块阿凡达纪念币,无奈游客太多不好立足。边上一位爸爸对孩子说:“快看,又是一根山。”原来山也是论“根”的

山体本身就是一座桥

想和外国友人合拍一张,胆量不足,同行的广东游客戳了戳我:“不是要拍照吗?近在咫尺啊,快点。”于是鼓起勇气,交流起来才发觉英语已退化到只会讲“Excuse me,I'm sorry my English is poor,Can I take a photo with you,Thank you.”“It's ok.”她们真的很友好

金鞭溪水清到无法判别它的深度,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

我只管摆,你们负责拍

天然氧吧,负氧离子含量上万

点将台,霸气侧漏、阵容壮观、庄严肃穆

创世界吉尼斯纪录的百龙天梯,世界最高全暴露观光天梯,运行高度326米,在山体中间升降

第二站:梦幻张家界

晚上《梦幻张家界》演出分为内场和外场,内场是民族特色鲜明的舞台剧,舞台效果绚丽,3D视觉精彩纷呈,完美演绎张家界纯美灿烂的少数民族风俗,值得一看,美中不足的是会穿插一些字画拍卖,一副字三百块,无语的营销手段。外场就没必要去挤了,无非是胸口碎大石之类。

第三站:十里画廊

《捉妖记》取景地

新上任的暖男导游,“导儿,昨晚有蚊子。”“导儿,这两天吃的不叫菜,叫饲料。”总是细心指路、耐心等待

画廊通道和观光火车,司机清一色美女

插播一段广告,进入购物超市,大早上年纪轻轻坐进房间被上课,理解了为什么爷爷花费大几千买蜂胶、买保健品。顾客体验药用枕头和床垫

山中杨梅

蜈蚣草

猴哥在思考人生

十里画廊,全靠想象,绞尽脑汁给每一座山编故事

蜗牛背着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往上爬

骆驼脑袋

伸出手,大写的Victory

嘘,请勿喧哗

背箩筐的采药老人

“夫妻抱子”,右边的父亲叼着烟斗,路人小盆友问:“为什么左边妈妈比爸爸还庞大啊?”“妈妈刚生产完,身材没恢复呀!”这个解释有点合理

观音山,两边金童玉女

陛下,臣有要事禀告

一个认真摆,一个用力拍

小心被抓伤,张家界每天有一二十例被抓伤、打疫苗

土司城里的荷塘,最后一处景点,因为要赶火车,只进去二十分钟

32号阿哥

        归途中,很淡定,争取一学期出一次门,三五天时间总是能抽出的吧。我下定决心,再也不坐绿皮火车,外出再也不跟团。对面座位一家人超能吃,辣条鸡爪小面包、李子香肠果粒橙,孩子两百多斤的吨位,闷头戴着耳机看电视,我都惋惜,这娃毁了。

        从永济到运城这段区间,火车将近十分钟的水域,一搜高德地图才知道产盐的,叫“硝池”,很壮观很舒服。距离解州关帝庙很近,还是上初中时去过吧,那时门票20元已经很贵了,但是景有所值,依稀记得关老爷魁梧的身姿、威严的大刀,桃园三结义的造型,院中参天古木,静谧肃穆的氛围,不久要来一次运城行,普救寺、鹳雀楼、黄河铁牛、王官峪瀑布……童年记忆是影响后半生的。驶过破旧的董村车站,我匆忙靠在玻璃窗多看几眼,那时车票还是宽2CM、长4CM的粉色硬纸片,从小圈门进入,回家要耗整整一天,一次爸妈起冲突,妈认为我没过一米二该买半票,爸碍于面子买了全票,场面有点尴尬,边上站着怯怯的我,此刻看着车厢里身高标线,竟有站下去量的冲动,出走半生归来仍孩童。

        在路上久了,不自觉会染上漂泊不羁的心情,但现实毕竟是实实在在的生活。推开房门,检查一番,一帆风顺枯了一枝,赶紧浇水,拖地,清理冰箱中坏掉的西红柿,补觉,为下一次出行蓄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