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看脸的时代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吴为看来,这一天非比寻常。

今天一早吴为的公众号关注量冲上了六位数,十万!算是给他这一年多的辛苦有了个交代。

吴为关电脑换衣服穿鞋一气呵成,他要去纹身店,纹身是他为这一刻早早策划好的仪式。

从纹身馆出来,吴为去了有机食品超市,为晚上的烛光晚餐准备食材。他喜滋滋地推着购物车,车里的鱼、肉、豆腐、青菜色泽自然健康泛着喜色,跟吴为此刻的表情很是合拍。

吴为进家门先去浴室照镜子,查看脸上新纹的图案,脸还有点红肿,图案不甚明显,医生说消肿之后就清晰了。他把有机鸡蛋和牛肉蔬菜分门别类放进冰箱,晴颜说了,食材要选有机和非转基因的。

晴颜此时被堵在路上,她拿出手机把前后被车堵得死死的路拍照发给吴为。收音机里正在播报新闻:“由于六一中学家长违规游行,导致鲜花大道柏田路口至石溪路口全线阻断,警察正在试图驱散人群,恢复交通。部分家长和警察发生肢体冲突,警察被迫使用辣椒水喷雾…”

晴颜看见外面有人在朝着柏田路方向跑,她放下车窗,外面的嘈杂瞬间涌入车内,有人在大声喊叫,却并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只是让人更加烦躁。她赶紧关上车窗,换台到音乐频道,就算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也不能让道路马上通畅,与其焦急地等待,还不如听听歌。

今天晴颜做了三台足部整容手术,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快下班时院里还开了一个紧急会议,选定明天为选美冠军做整容鉴定的医生,幸亏没被选中,不然还得等着被谈话,商定明天的鉴定策略。

手机传来提示音,吴为发的:老婆,不要烦躁,安住当下,静心听听音乐,我慢慢做晚餐,等你!

晴颜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看着外面大楼上的广告牌,一双巨大的男人的光脚踩在药丸组成的岩石上,旁边一行字“耐力补肾丸,足够你行”;另一栋楼上的新商铺招租广告牌是一双婴儿的嫩脚丫,皮肤几乎透明;路边公共汽车站的广告牌上,是一双涂着红指甲油的纤纤玉足,广告词是“你的美丽照亮世界”。

“不知道是哪家整形医院的广告,多分点客人去也好,免得我那么累。”晴颜自言自语。

两个小姑娘坐在广告牌前面等车,四个光脚丫举在胸前玩你拍我拍的游戏。

“小孩子身体就是柔软啊!二十几岁要做这个动作就有难度了。”晴颜心里感叹着。

鲜花大道是这个城市的主干道,也是重要的商业中心,在宽阔的马路两边,商铺林立,自从实行新政以来,足浴、足疗、养足店、美足院一时间多如牛毛。自行车厂推出了新电动车,人坐在上面,两脚抬起操纵方向,据说这样可以避免脚长时间地位低下,有利于足部血液循环,进一步自然就能让脚更加美丽。

晴颜脱了鞋,把脚举到方向盘上,用手机给自己的脚丫拍照,发到朋友圈,配上文字:辛辛苦苦站了一天的脚丫子,现在还遇到堵车被闷在车里。

朋友圈有朋友新发了九宫格,八张图是脚丫美容护肤的过程,最后一张是一双脚像兔子耳朵似的立在餐桌上面对美食:今天足宝宝可享受可开心啦!

晴颜突然想起今天是练瑜伽的日子。哦,前面的车动了,她赶紧发动汽车,缓缓地跟上。现在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所以道路一旦疏通,之后就畅行无阻。

晴颜来到瑜伽中心,飞快地换好衣服跑进教室,老师正在和大家一起练习新动作“无障碍交流”。基本动作是单腿站立,双手胸前合十,另一条腿平伸至前方,两腿程90度直角;进阶动作是单腿站立时,另一条腿做悬空盘腿状,两人对面站立,脚底相碰时,身体不会摇摆或摔倒;高级动作是单腿举起和对面的人很潇洒地用足底击掌。

这是新政实施以来各个瑜伽中心和健身房必学的一招,让你在无论站还是坐的时候,都能优雅地举起你的足,做自我介绍以及跟对方拍足问好。另外还增加了“足部姿态养成”“足部语言表达”“足弓修炼”等新课程。有些思想超前的教练,已经开始教客人用手走路了。

晴颜的身体柔韧性和平衡力都很好,已经练习到高级动作,她站在高级动作组,认真地跟着老师的节奏练习。

课间休息时,旁边的同学拿出手机看视频新闻:“哟!前总统在监狱里也在学我们这个无障碍交流课呢!”晴颜凑过去看,前总统和另外几个政治犯在一间不算宽敞的牢房里,做着和晴颜他们相同的练习。

“你相信前总统真的和那个老鲜肉有特殊关系吗?一个五十多岁的总统,居然什么都听一个神棍的!等于是我们国家重大的决策都是神棍作出的,难以置信!”同学突然问晴颜。

晴颜一时不知如何回应,只说:“前总统练得很认真呢!既然都已经定罪了,应该是真的吧。”

同学又说:“那神棍说不定真有两下子,他都那么老了,还能保持二十几岁的外表,听说他都九十多岁了。”

晴颜答道:“所以呀,现在的新总统出台新政,禁止看脸。一个人的脸,确实太有迷惑性了,连那么精明的总统都能骗到。”

“嗯,新总统说得没错,看脚最实在,脚踏实地,踏实做人,诚实做人!”

“就是!那些靠脸吃饭的明星小鲜肉也没了市场。咦!你的足弓最近变深了些呢!你在上足弓修炼课?”

这时候老师拍脚招呼大家上课了,“是啊!挺有效的!”同学低声说着回到自己的垫子上。

《禁止看脸只看脚》的新规定颁布以来,实施得很成功,人们对脚的重视与日俱增,很多人早就厌烦了看脸识人,脚多淳朴啊,每天被踩在地上,苦干实干任劳任怨,也不会用表情迷惑人。不论男女老少,大家都在练习抬高脚,许多脊椎病患因此不治而愈。同时,脸盲症患者突然增多,国家修改法律,规定脸盲症不再是病,而是思想健康的表现。反正现在连身份证、护照都改成了足部照片,所有的面部识别系统都改成了足部识别系统。而且脸只看一面,很单一,足可以看很多面,形象立体而丰富。人们见面用拍足代替了握手,相亲的第一关是看两人的足底弯曲度是否能刚好互补,结婚照则是两人的脚丫子在各种背景下的欢乐缠绵。

瑜伽结束之后,晴颜回到家,坐在玄关换鞋,吴为喜笑颜开地凑上去要跟老婆拍脚,晴颜却径直把脚塞进拖鞋:“我谢谢你别来那一套,在外面已经够累人了,回家还要拍脚。”于是吴为嘟起嘴在晴颜脸上碰了一下,晴颜皱着眉头说:“怎么一股脚丫子味道?”

吴为笑着说:“我的脚丫子可香了,比你的脸还香!”

“你的脸怎么了?你去纹了足?”晴颜发现吴为两颊有些红肿。

“对呀,我去纹身了,把我的脚纹在脸上,以后足部识别的时候就方便了,和别人见面也不用老是脱鞋了。”

“哦,我们美容院正准备开展纹足这个业务呢!很多人不想成天脱鞋,有脚臭的尤其难堪,还有些腿脚不灵活的人,没办法把脚举那么高。”

“就是,改天你也去纹一个。”

“我才不需要呢,我的脚灵活得很,万一哪天新政改了,也免得麻烦。”

“新政不可能改!”

“我的意思是,新政规定不许看脸,你把脚纹在脸上,不又变成看脸了?”

“不会吧,纹在脸上也是为了看脚呀!”

“那还不如去定做个脚模挂在脖子上,或者脚模发圈戴在头上也挺萌的。”

“脚模发圈你们女人戴还行,那个挂脖子上的,我觉得不妥,万一被人抢走去干坏事呢?”

俩人边说边来到餐厅,桌子上摆着一盘冒着热气的松鼠鱼、几个小菜、高脚酒杯和一瓶葡萄酒。吴为点燃蜡烛,关了灯。

晴颜满身松快地坐在椅子上,吴为斟上酒递给晴颜:“老婆,今天我们来小小地庆祝一下,我的公号关注量上十万了。”

“祝贺你,老公!”晴颜和吴为轻轻热热地碰杯,“是不是因为最近六一中学的消息呀?”

“没错!我把那些家长群里的消息略微加工一下,虽然之前被强删了几次,我改成贴图再发,关注量蹭蹭涨!特别是那张老板娘一身穿戴值几十万的照片,被疯狂转发。哈哈!”

“这事也太可恨了,私立学校那么贵的学费伙食费,还给孩子们吃腐烂变质的食物,想钱想疯了。我今天路上遇到堵车就是因为六一中学的家长闹事,在马路上拉横幅,谁也别想过去。”

“呵呵,你还不知道吧,现在风向要转了。”吴为殷勤地给晴颜碗里夹上一块松鼠鱼,“老婆,你最喜欢的,多吃点。”

“谢谢,是有机的吧?”

“那当然,你说的话我一定照办!我们家只吃有机食品!”

“那些孩子真可怜,在家吃得再仔细,也架不住天天在学校吃屎。诶,你说什么风向要变了?”

吴为点开手机,递给晴颜:“你自己看吧。”

几条上级通知把晴颜看得目瞪口呆。

“这些通知是真是假啊?之前家长闹得那么凶,原来是有人恶意操纵。说得头头是道的,家长跑到食堂拍照,在食材上撒调料粉伪造霉变,还被监控拍下来!这监控录像的质量也太好了吧,清晰得像高清电影,灯光也那么讲究!”

“怎么知道真假?我又没有去过食堂,快吃饭吧,吃完我还要赶帖子。这帖子一出,肯定还要涨粉。”

“还做了食品检验,检验结果全部合格!那些发霉的粉条也合格吗?那么多孩子拉肚子是什么缘故?”

“哎呀老婆,你真是天真得可爱。我只管发帖和关注量,哪管得了真假?我又不是警察!我们多多挣钱,吃有机食品,买最贵的医保,其他不用操心。”

“怎么不操心,你不知道那句话吗?贫穷是分层的,而雾霾是平等的。我们将来的孩子怎么办?”

“好办呀,你知道哪种学校永远不可能有食物问题?”

“哪种学校?”

“嘿嘿,我知道就行了,放心,你只管好好做你的足部整形手术。而且,你要相信我们的新总统,他能做出禁止看脸的决策,证明他是一个真实的人一个纯粹的人,绝对不允许弄虚作假的。”

“我觉得这种新闻你不要再炒了,观众意识到被媒体愚弄,便再无兴趣狂欢。不管是来自哪方面的消息,也不管哪边强,力的相互作用足以使一切归于平静。观众开始站队,怕站错队并不是因为正义或者邪恶,而是对自己智商的担忧。”

吴为想插嘴,被晴颜一个眼神堵了回去。“每个人都开始怀疑自己的智商,便不愿再发声,害怕露了短。这种情况,把一切矛盾最终指向个人,指向自己。每个人开始怀疑自己的时候,就不再关注外面发生了什么,而是急于展开自救了。”

“老婆你怎么那么有见解,我今天又重新认识你了!”

“本届选美冠军贾珍珍被怀疑足部整形,组委会为还当事人以及其他参赛选手公正公平,将于明日在本市最权威整形医院由专家组做鉴定,届时贾珍珍小姐的鉴定将在公证处的全程参与下进行……”八点整,电视在设定好时间自动打开。

画面播放着选美大赛的过程,候选佳丽们在音乐伴奏下赤脚翩翩起舞,佳丽们的头和上半身被各色纱巾裹得严丝合缝,只露双眼,腿和脚从纱巾里伸出来,像一只只长腿的蚕茧,全程看足,只在颁奖时能看到佳丽素面朝天的脸。那些脸要是在前总统时代,肯定是没有资格进入选美比赛的。今时不同往日,选美比的是脚,只要你有一双美足,不管是蒜头鼻子大龅牙还是烧饼脸大麻子,都有选美的资格。

才艺部分,要比赛原创诗词歌赋,主题是足的赞歌。贾珍珍不仅诗作得好,还把自己的诗歌《北冰洋濯我足》配上音乐编成舞蹈,在舞台中央的小小圆形高台上,贾珍珍或躺或卧高举双足,做着各种高难度动作。镜头给出特写,她的脚不仅形状完美皮肤细腻,每根脚趾可以张开到常人难以企及的角度,还能造出波浪的动态,脚趾头上的蓝色丝带在空中散漫起伏,意境美轮美奂,看得观众如痴如醉。舞蹈最后,她的脚掌连击十次,发出振聋发聩声响,如钟鼓如惊雷,让人叹为观止,观众和评委全体脱鞋举脚鼓掌,掌声久久不散。

最绝的是,贾珍珍可以用脚趾夹着毛笔书法作画,当场征服了所有评委,全部给出了十分的评分。

获得第二名的佳丽会用脚射箭,她用脚开弓的姿势真是英姿飒爽,而且箭无虚发,只是诗歌部分略逊。

另一个佳丽会用脚刷牙洗脸梳头还会穿针,因为缺少一点艺术感染力,屈居第三。

晴颜看着电视说:“明天由张教授主持贾珍珍的鉴定。”

“网传是亚军得主爆出贾珍珍整形的事,这俩人还是好朋友,约着一起去参加选美。”吴为一边收拾餐桌一边瞄着电视。

“记者采访亚军时,她说没想到和贾珍珍做了这么多年闺蜜,竟然不知道她会用脚画画写字,真是太低调了,作为朋友,也感到有些受伤。但还是为好闺蜜夺得冠军感到高兴。”

“呵呵,我估计贾珍珍也不知道她的闺蜜会用脚射箭吧。”

“我今天要早点睡,现在做足部整形的人越来越多,这个月的预约都已经排满,我太累了。”晴颜打着哈欠往浴室走去。

“老婆辛苦了,待会儿我给你做足底按摩!”

第二天上午,晴颜做完第一台手术,刚从手术室出来,看见院长秘书侯在那里,秘书说电视台《新政热点》栏目的记者要采访足部整形专家,咨询关于裹足的事,院长请晴颜无论如何抽出时间接待一下。

晴颜来到会议室,一个女记者和一个扛摄像机的男人在里面。拍足寒暄过后,女记者开始正式采访。

女记者对着摄像机说:“禁止看脸只看脚的新政实施以来,受到全国人民的一致好评,并积极响应号召认真实施,为社会带来一股淳朴的新风尚。也由此引发了一些文化传统方面的话题讨论,针对目前由一部分文化名人提出的‘回归缠足传统’的观点,新政热点栏目的记者特意采访了我市权威整形医院的足部专家晴颜女士。下面请晴颜女士谈谈她的观点。”

晴颜一听就怒了,问记者:“请问脚是用来做什么的?”

“当然是走路的。”记者流利地回答,随即补充道:“当然,由于新政的实施,脚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什么意义?”晴颜问。

“当然是文化和审美方面的意义。”女记者答。

“说得好,当脚有了文化和审美的意义之后,是不是就不需要走路了?”

“当然,走路是脚的基本职责。”

“既然走路是基本职责,脚的正常和健康应该是基本要求吧。新政之前,我的足部整形部门在我们医院是不受重视的,甚至可以说是坐冷板凳的。那时候我所接待的客人都是因为足部畸形影响正常生活而来整形。新政实施之后,我的部门突然火了,不是因为足部畸形的人突然变多了,而是人们对脚的要求突然高了。大多数客人因为不满意自己脚的形状来整形,我的原则是,不论客人的要求是什么,整形绝对不能影响正常行走。所以,对于缠足这个话题,我没什么好说的。”

“我理解您的心情,请您从专业角度给大家讲讲,为什么对缠足无话可说。”

晴颜深吸一口气,说:“我的态度很明确,坚决反对缠足。我不知道所谓的文化名人有什么变态审美观,作为医生,我认为健康就是美。如果觉得三寸金莲实在太美不忍割舍,我建议从男性开始缠足!我还有手术,再见!”

晴颜从会议室出来,特意绕道花园,等心情平复才重回手术室。一路上她在心里把“文化名人”的祖宗问候了无数次。

做完最后一台手术,已经是华灯初上,晴颜在地下车库遇到院办公室的马主任,晴颜正准备举脚问好,主任却冲她摇摇手:“晴医生,工作一天够累了,我们之间不需要繁文缛节。”

晴颜对马主任笑笑说:“你也忙到这么晚。”

“是啊,我今天必须把贾珍珍的鉴定报告改好发出去,刚刚才弄好。”

“改?为什么要改?照实写不就好了?不是还有公证处的人一起吗?”晴颜不解。

“你不知道,这是新政实施以来的第一次选美,各级领导很重视,不能有负面新闻。就是公证处的人和我一起改的。”马主任摇头道。

“贾珍珍到底有没有整形?”

“她上大学的时候,因为拇趾外翻,局部经常被磨出水泡,有时候磨破了引起感染,严重影响走路,更别说运动了,当然,穿高跟鞋肯定是不好看的。所以就做了整形,照理说这个属于治疗范畴,不属于美容整形。问题就在于,如果照实写,肯定会有一番争论,搞不好会丢了冠军头衔,毕竟是动过刀的,不是原装,如果写没有动过,又不属实。”

“那怎么办?”

“你明天看新闻就知道啦!呵呵,走了,你也早点回家,拜拜!”马主任驾车绝尘而去。

隔天早晨,晴颜开车上班的路上,听收音机里新闻播报:“新政实施之后诞生的第一位选美冠军贾珍珍女士,昨天经本市权威整形医院鉴定……”汽车进入隧道,收音机一阵杂音之后没了信号。

晴颜没有听到结果,本来无关痛痒的事,却变得心里如同猫抓。

“不行,到了医院,我一定问清楚到底是什么结论。”晴颜随着滚滚车流,奔向未知的答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