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是理解这个世界最好的方式

96
基督山宫爵 B67c298d f020 4f89 aac6 0710bc0709ec
2018.04.13 16:32* 字数 1039

“看理想”室内生活节,最近有一次座谈,主题是“读一辈子书”,主持人是梁文道,嘉宾是詹宏志和蒋方舟。

我是个喜欢读书的人,但严格意义上又不算一个读书人,书总是买的多,读的少,我就是“买书如山倒,读书如抽丝”的典型代表。

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读书人的热爱,詹宏志先生是读了一辈子书的人,听过他的名字,只是知道他是台湾的文化名人,他的《读书与旅行》早就有买,却迟迟未打开。

蒋方舟的知名度明显高过詹先生,至少在年轻群体中是这样的,但是一直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抵触蒋方舟,仔细想来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她的名字和方舟子有点像,吃了相似相厌的亏吧,第二可能是她的年龄比我略小,对于同龄人的成功,难免羡慕嫉妒恨,所以会本能性的抵触。

看完整个采访,对二人有了直观和更深的了解,瞬时更加喜欢两个人。同时,也感受到“读一辈子书”是多么的重要。

于是乎,找来《读书与旅行》,读了三个故事,詹先生通过读书去旅行,通过旅行验证书中的人事物,詹先生是用了一生的时间践行了“读一辈子书”。

蒋方舟说“读书解决了我的恋爱问题”,看过蒋方舟的言谈,以及谈及自己的读书经历,瞬间被这个年少成名,有着独特见解,笑容自信大方的姑娘吸引了,跑去她的微博看了她几乎所有的微博,这是一个一心阅读,用心书写自己,并且在努力活出自己的姑娘。当晚立即下单了她的《东京一年》。


最近一年读了太多工具类的书籍,都是很实用的书籍,小说,文学的书籍几乎没有涉猎。其实人生有限,更多的不同人生体验,要从小说中获得,对于生活我们太功利了,缺失了很多细致的观察,和用心的体验,高效率只在乎于工作中特定的事务。而生活应该更多的是放慢脚步,感受人事物。


关于读书,蒋方舟在节目中说“读书其实对我来说,是理解这个世界非常好的一种方式。”

她举了一个例子:

“......比如我自己非常喜欢的一个小说,是南非作家库切写的《耻》,讲的是在南非一个白人教授的家庭,生活在农场上,被黑人报复,导致整个家庭尊严被剥夺掉了,小说英文名叫Disgrace,写这个尊严怎么样一点点被diss掉的过程。

这个小说写在1999年,是20年前,刚好前几个月南非在进行非常激烈的土改,把白人农场主的土地没收,也有非常激烈的种族冲突等等,是跟这个小说写的主题场景一模一样的。

我当时看就不得不感慨文学的生命力,其实所有南非发生的社会现状都在回应库切小说里面的一句话,当白人学会爱的时候黑人已经学会恨了。这个小说依然是理解这个世界运行的特别有效的方式,某种方式我并不认为它是无用的。

读一辈子书,这是生活的一种方式。我选择这种方式去理解这个世界。

日读日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