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久别重逢只是一场“预谋”

久别重逢!

有人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可是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久别重逢,只不过是有那么一个人为了见到对方跨越千山万水费尽千辛万苦去到他的身边,所谓的久别重逢想来不过是一场近乎“处心积虑”的“预谋”。

01

在如墨的夜里,或独自一人走在繁华的街道上,或站在狭小的房间的床头,叶晓蓓偶尔还是会想起陆然。心中没有感受到强烈的悸动,只是好像牵动着脑海中的一根神经,将她的思绪不断拉远。陆然终究好像是留在叶晓蓓心头的一根刺,在这样的夜里如鲠在喉。

那一年,他们相遇在大学的校园。

叶晓蓓的性格内向,即使是班级聚会跟同班的同学也没有过多的交流,但是因为她甜美的长相温柔的脾性依然受到大家的喜欢,没有人因为她的内向性格而与她疏远。陆然却是一个标准的外向性格,因为拥有帅气的长相被大家戏称为班级的交际花。有人开玩笑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大学时期的他们是一个班的同学,谁也没有想到两个性格迥异的人最终能走到一起。

02

青春年少是一个容易暗生情愫的时期,大学入学新生会之后看似没有过多交集的两个人实际上暗中都对对方有一定的好感。只不过一个内敛羞涩、一个大大咧咧,谁也不愿流露自己心中的好感,因此两人几乎没有单独说过话。

大三开学之后第一个周末,恰巧是陆然的生日,作为班长的他请全班同学吃饭。酒过三巡,大学里的学生总爱做一些类似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加上又是两年多的同学了,彼此之间算是比较熟络,因此游戏中大家也不会感到过分的尴尬和生分。

轮到陆然时抽到的是与左边第一个女生对视两分钟,说巧不巧,左边第一个女生正是叶晓蓓,想来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叶晓蓓被室友拖拉着站起来走到陆然面前,站在席旁的两人不知所措的面面相觑,对视了一会儿却又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两分钟过后叶晓蓓转身准备回到座位上,陆然突然喊住了她。

“叶晓蓓,今天是我的生日哎,我请你吃饭你难道不该送我生日礼物吗?”

叶晓蓓呆站在那更加不知所措,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气氛尴尬的冷到了冰点。足足有半分钟叶晓蓓转过身来:“我改天补送给你可以吗?”

“那倒不必,现在就可以送我一个礼物。”不知道是否是酒精的作用给了陆然勇气,他突然张开双臂抱住了叶晓蓓。在陆然怀里的叶晓蓓思想和身体都突然僵住了,丝毫动弹不得,这一幕也让在场的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过了好久他才松开双手淡然的说了一句:“谢谢你的礼物!”然后径直走回自己的座位,留叶晓蓓一个人站在那里依然没有缓过神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是谁第一个打破了平静喊了一声“在一起”,全场瞬间热闹了起来,大家一起闹喊着“在一起,在一起!”过了许久叶晓蓓才反应过来红着脸羞涩的小跑回座位。

玩笑和留言因为年少的懵懂和冲动总是能够让人的心里发生微妙的变化,有人把这个叫做荷尔蒙的分泌。本来交流甚少的两个人因为这一次的微妙变化渐渐熟悉起来。相约去图书馆读书,相约漫步校园中的林荫小道,撞见同学时,外人暧昧的笑容仿佛在不知不觉中更加拉近了他们的距离。

大家都在等着有一天他们能正式宣布在一起,不负众望,他们终于还是抓住大三时光的尾巴在一起了!

03

对于他们两个而言,对方都是自己生命中的第一段恋情,生涩懵懂,与其说是在谈恋爱,不如说是在摸索着了解什么是爱情。只是爱情这个东西哪是那么容易被洞悉的,更何况有太多不同的因素可以影响甚至左右它了!

叶晓蓓是能感受到自己是喜欢陆然的,陆然对于她而言就像是青春年少时的一束光,照射进了她的生命,毕竟像陆然这样性格开朗、家境殷实并且长相帅气、学习社交都十分优秀的男生是很难让人讨厌起来的。只是她始终不知道为何心中有一种不安的因子在躁动,抓不住却始终惶惶不安。

后来,他们不可避免的面临了毕业。叶晓蓓选择去了上海,而陆然则留在了这座城市,去到父亲的公司开始熟悉公司的各项业务。

离别在即,散伙饭似乎终究是难免的。一群男生就着啤酒天南地北的胡侃,女生则窝在一起窃窃私语,出了酒店的时候大家不知道是酒让人醉还是糊涂装醉可以避免离别的伤感,大家都醉的东倒西歪,可是终究还是掩藏不住忧伤的气氛。

陆然和叶晓蓓走在一行人的最后面,陆然喝了很多酒想把自己灌醉,可是此时的他却感觉自己异常的清醒。两个人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一路沉默着。

“决定去上海了吗?”陆然还是先开了口。

“是的,工作还可以,想去试一试。”叶晓蓓始终没有抬起头。

陆然的神情莫名的黯淡了下来。

两个人继续沉默的向前走着,谁也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陆然把叶晓蓓送到了宿舍楼底下。

“送我一个毕业礼物吧!”叶晓蓓临进去时突然环上陆然的腰紧紧地抱住了他,在陆然还没有缓过神来时又勾上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如蜻蜓点水般在他的唇上轻轻一啄,然后就像逃离战场一样迅速转身跑进楼道。

她依稀听到身后缓过神来的陆然大声喊道:“再见!”可是她心里清楚,有可能就再也不见了!

04

一个人在上海是一场艰苦的战役。白天出入高楼大厦,夜晚蜗居在简陋的出租屋,看着脚后跟被高跟鞋磨出的血迹,叶晓蓓强忍住眼泪不让它留下。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会想起陆然。他们有一次一起逛街的时候,因为穿着一双不太合脚的皮鞋,脚后跟磨得流血。陆然看了心疼不已,强拉着她去买了一双舒适的鞋即刻换上。不得不说那双鞋确实很合脚也很舒服,可是她始终忘不了那双鞋的标签上的价格是当时自己两个月的生活费。

那一刻叶晓蓓终于知道自己心中对于这段感情不安的因素是什么,他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她内向柔弱的外表里却有一颗坚强自立的心。她担心别人会觉得自己是因为一些不可见人的目的才跟陆然在一起,更重要的是她在陆然身边的时候就总会不自觉的放下心中的坚强依靠甚至依赖他,再也无法自立,可是她又在不自主的享受这份呵护时感到强烈甚至不堪的自卑。

于是她来到了上海,她总觉得上海是一座承载了梦想的城市,她相信只要能够忍受住孤独就能够有一天获得耀眼的光芒,这样自己就能够与陆然站在一个平台上,这样她就能够重新穿上封存在箱子里多年未拿出来的那双鞋跑向陆然,她不敢想陆然会不会早已经爱上了别人,她只能一直这样向前。

很多次,手指划过那个手机屏幕熟悉的号码,始终没有拨出去过,一次也没有。她怕拨过去不知道说什么,她更怕这个号码早成了空号。

05

陆然联系叶晓蓓是让她感到意外的。因为她明白陆然心中或许是懂自己在想什么的,他一直很懂自己。所以他才会淡然的接受自己的离开,让自己去独自一人上路,心中不是没有担心,但是他自己也许也知道这别无选择。所以毕业之后他们一直没有联系。

他们相约在外滩见面,他穿着一身休闲的服装,眉宇间多了一些成熟的味道。月光下的陆然还是老样子,只是此时的两人之间好像无形中有了道不可逾越的屏障。他们扶着栏杆吹着黄浦江上吹来的风,时而沉默时而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陆然说是来上海见客户的,明天早上有一个与供应商的会,之后的时间比较自由,询问叶晓蓓是否能带他到处逛一逛。叶晓蓓回答最近工作比较忙要加班可能没有什么时间,陆然也就没再提这件事情。

江上的风阵阵吹来,这样的情景让叶晓蓓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可是对岸的东方明珠的璀璨提醒着她,很多事情已经发生了改变。

叶晓蓓带着陆然去到一家高级的餐厅,优雅的环境暧昧的灯光让气氛瞬间有一点尴尬。好在陆然还是那个善解人意懂得聊天的人,很好的缓和了这样的气氛。当然更多的时候都是陆然在说话,而叶晓蓓只是“嗯”“还不错”的回应着。

中途叶晓蓓假借上厕所去买了单,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账单还是让她有所吃惊,但是她想哪怕这个月不吃饭这顿饭也不能让陆然买单,不然她的自卑会压得她喘不过气来。陆然对此了然于心却也没有作出任何阻拦。就这样这顿饭终究还是在相对愉快的氛围中吃完了。

饭后陆然还想逛一逛可是叶晓蓓上司的一通电话便把她催回家加班去了,陆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帮她叫了一辆车提前付了钱:“你请我吃了饭,打车的钱就不要跟我再争执了,毕竟你还要赶快赶回去加班,打车快一点。”他都这样说了,叶晓蓓自然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沉默着接受了。出租车缓缓驶离,叶晓蓓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回头去看,她害怕自己一回头建立起来的壁垒就会瞬间崩塌,就会让司机立刻调转车头回去,回去享受那现世的安稳!

路边的陆然一直注视着那辆车,直到它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伸手又拦了一辆车,钻了进去:“师傅,去机场!”

望着舷窗外如墨的黑夜,陆然开始后悔没有拉住她不让她离开,就像当初傻站在宿舍楼下没有拉住那个吻自己的女孩一样,可是他除了后悔也只有无力与无可奈何。看着窗外的上海,陆然淡淡地说出一句:“再见。”

06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光里,他们又像走散的人一样没有了丝毫联系。

毕业的第六年,叶晓蓓的工作已经步入了正规,收入也达到了一个较高的水平。在上海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竟也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家,虽然这个小家依然冷清,但是她用忙碌的工作来充实自己,倒也不感觉到十分的孤独。

29岁的她不再是那个羞涩内向的小姑娘,有了成熟的美丽。天生的好胚子,让她无论淡妆浓抹总有别样的韵味。年末的时候她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回老家陪陪父母,顺便也去参加多年以来从未参加过的同学会,见见老同学。

所谓的同学聚会无非聊聊现在的生活以及回忆曾经的似水年华。有人说起陆然,不知道是刻意安排还是无意为之,他们说每年的同学会他都会参加可是年年叶晓蓓都没来,偏偏今年叶晓蓓参加了他反而没来。从他们的口中她知道陆然去到家里的公司从最基层做起,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总经理的位置,底下每个人都对他心服口服,没有一个人认为他配不上现在的职位,也没有一个人认为他是靠关系有了现在的成绩。原来他过得那么辛苦认真,自己竟一点都不知道他的消息。

第二天早上她去学校转转,看着学校里年轻充满活力的大学生,走在校园充满书香气息的林荫小道间,她突然没有了在职场中建立起来的坚强的伪装,卸下面具的那一刻她甚至感觉到身子软了下来,无力却幸福。

在曾经的宿舍楼下她意外的撞见了陆然。依然是一身休闲服,站在银杏树下不知道在张望着什么,给人一种冰冷不可靠近但是又好像在寒冰中包围着一团火焰的稳重。她踌躇着不知道是否该上前去打招呼,他却突然转身了,先是一愣,然后还是他先开了口:“听说你回来了,原来是真的,好巧啊。”叶晓蓓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是回以一个笑容。

他们一起在校园中散步,不像多年前在上海那样,此时的陆然变得不太爱说话了,可是目光中依然充满着温柔。可是不知为何即使不说话,似乎两人之间也没有过多的尴尬了,想来都是在职场打拼多年的人,与人相处都能算得上是有经验了。

后来听人说起,原来陆然经常一个人去校园里打球运动,甚至没事只是去走走或者去食堂吃顿饭。这些话,叶晓蓓听来,心中不是没有泛起涟漪,只是她总觉得恐怕只能这样辜负了。

07

后来的生活叶晓蓓在上海过得云淡风轻。身边不乏追求者,可是她从未给过任何人一点希望,都是直接在未萌芽前就掐断了。许多年后她还是自己一个人,只有夜里开车路过外滩时,脑海中偷偷的想念着一个人。

某一天她接到了大学时期一个室友外加闺蜜的电话,邀请她参加自己的生日party,而且有很多老同学。她有一点犹豫,不知道自己是否该去参加。“很多老同学”,那是不是意味着可能会遇到陆然啊!明明心中很想见到,可是真的有机会再见时却有诸多考虑和顾忌。好在闺蜜的软磨硬泡帮她做了这个困难的决定。

推开KTV包厢的门,里面坐满了旧时的老同学。陆然坐在他们的正中间, 完全没有了平时工作时的稳重严肃,他笑着对她挥手,宛若一个稚气未脱的孩子。叶晓蓓意识到了什么,尴尬的站在门口不知道如何进退。闺蜜见状连忙起身去把她拉进来,口中还假意说着:“真是高兴我们的大美女能来参加我的生日会啊!”叶晓蓓不知所措的应和着把礼物递给她说:“生日快乐!”

就在这个时候陆然突然站了起来,同时全场也都安静了下来,不约而同的有点像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他依然带着温柔的笑容对叶晓蓓说:“都是老同学,你这样就不合适了,我上个礼拜过生日你也没给我送礼物啊!”

叶晓蓓尴尬无比,完全没有了在职场中的干练老道,手足无措地解释道:“你不是没有邀请我嘛,我下次补给你吧。”话一说出口她才意识到这句话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句多么暧昧的情话。这是一场预谋的陷阱,而叶晓蓓已经掉落在里面不能自拔了。

“那倒不必,现在就可以送我一个礼物。”说完他就向叶晓蓓走去。她知道他要干嘛,可是她的双脚就像是粘在了地上一般动弹不得,呼吸变得急促,脑袋也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多年之后她想不起来后来发生了什么,只是感觉到当时自己似乎放下了所有的防备,温柔的靠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耳边萦绕着一群人高喊“在一起”的嘈杂声。

08

有些人和事,我们以为已经在时光中被我们丢失了,谁知道兜兜转转他还是会回到我们自己的身边。于是身边的人无不羡慕赞赏:久别重逢好幸运!

可是只有叶晓蓓自己知道,这个世上哪里有什么所谓的久别重逢,我们永远不知道有个人跨越了万水千山历经了千辛万苦来到自己身边。所谓的久别重逢想来不过是一种近乎“处心积虑”的“预谋”。


一个努力认真过随性随心生活的人,说想说的写想写的,喜欢麻烦点赞或者关注,你的轻点孕育一个美好的心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