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领读:《黑天鹅》:随时准备看见太阳从西方升起

来自:36氪领读

今天的文稿来自36氪音频节目《十分好读》,十分钟精准拆解,带你读懂一本好书。这次要推荐的这本书,是来自中信出版社的《黑天鹅》,作者是美国著名的金融作家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

在澳大利亚的黑天鹅被发现之前,欧洲人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黑天鹅”曾经是欧洲人言谈与写作中的惯用语,用来指不可能存在的事物,语境类似于我们说的“太阳打西边出来”,然而,从第一只黑天鹅出现开始,千万年来欧洲大陆上盛行的观念和常识就都被一把推翻了,所以,你敢肯定,在未来的某一天,太阳就不可能从西边出来吗?就像在2008年席卷全球的次贷危机发生之前,没有任何人会认为美国如火如荼的经济泡沫会坍塌,就像在2016年英国退出欧盟之后,也没有人想到英镑兑美元汇率会闪电般崩盘一样。

其实,并不是所有重大事件都是黑天鹅,要满足的条件有三个:首先,它要有意外性,在发生这种事情之前没有任何前兆,其次,它要产生极端的影响,要能改写历史。最后,它要能够在事后可以被分析,可以让专家们马后炮的发现它的可预测性。

5年前,叶夫根尼娅是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没有发表过作品的小说家,但她的背景却不同寻常。她是一位神经学家,对哲学感兴趣,她顽固的法国加俄罗斯头脑喜欢以文学形式表达她的研究成果和思想。她把她的理论描述成故事,并加上各种自传性的评论,避免了同时代的叙述性非虚构类作品中新闻式的搪塞之词。当然,出版商们并不喜欢她的做法。

5年前,她曾参加过一次著名的写作研讨班,离开时觉得有些作呕,觉得那群人完全不懂写作。最后,叶夫根尼娅把她的主要作品《漫话递归》的整个手稿贴在网上。在那里,她的作品吸引了少部分读者,其中包括一家不知名出版社的精明的老板,他提出为她出版这本书,并答应完全不改动她的文字。她的书慢慢火了,成为文学史上最大、最令人惊讶的成功之一,销量达数百万册,而且获得了评论界的赞誉。她的书被翻译为40种语言。你可以在许多地方看到她的照片,她甚至被称为某个所谓“一致学派”的先锋。

叶夫根尼娅的书自身就是一只黑天鹅,这很好解释,首先,没有人知道她会成为畅销作家,因为她写的书过于专业了。其次,从叶夫根尼娅之后,科学小说终于有了新的表现形式,以至于形成了新的写作流派,最后,在叶夫根尼娅成名之后,业界分析得出的结果是,没错,她本来就应该畅销的,因为人们对模棱两可的科学作品已经非常厌倦了,这时出现的叶夫根尼娅让读者耳目一新。三个条件都满足,所以“boom”,新的黑天鹅事件出现了。

在现如今的社会生活中,我们所接触到的一切,其实都是各种黑天鹅事件发生后,所产生的巨变或飞越,无论是转基因食品的出现,还是线上购物的普及,请记住这句话:历史不会爬行,只会跳跃。那么,既然黑天鹅事件总是会发生,又总是颠覆我们所熟知的规则,那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防止自己在黑天鹅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因为过于没有准备而被踢出局呢?

大学家罗素在阐述他同行所谓的归纳问题或归纳性知识问题时,举了一个绝妙的关于火鸡的例子。想象一只每天有人喂食的火鸡。每次喂食都使它更加相信生命的一般法则就是,每天得到友善人类的喂食。但感恩节前的星期三下午,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将发生在它身上,他被做成了感恩节烤鸡。

一只火鸡如何通过对昨天的观察知道明天喂给它的食有多少?可能很多,但肯定比它想象的少ー点,但就是那“少一点”会使事情有完全的不同。火鸡问题可以推广到所有“喂你的那只手也可能是拧断你脖子的那只手”的情况。

我们再进一步探讨归纳法最令人不安的一面:反向学习。假设火鸡的经验并不是没有价值,它从观察中学习,正如我们都被建议的那样。随着友好喂食次数的增加,它的信心也增加了,虽然被屠杀的危险越来越近,它却感到越来越安全。想一想,当危险最大时,你的安全感却达到最大值!

真正的问题比这更具有普遍性,它直指经验知识本身。而我们从过去获得的知识实际上顶多是无关痛痒或虚假的知识,甚至是危险的误导。所以,经验主义以及对稳定发展的依赖是人类面对黑天鹅事件最可怕的危机。只要我们觉得身心轻松,未来光明的时候,小心,黑天鹅可能就在你身后。你要做的就是,随时更新自己的见闻,随时随地保持危机感,不要停留在安全地带就开始坐以待毙。

事实上,即使你时刻保持危机感,我们不得不丧气的说一句,黑天鹅事件是始终不可避免的,所以,人们都更愿意关注那些可预测的,已知风险的可能事件,并投入巨额资金去做防范。人们对未发生的黑天鹅事件的忽视,首先是因为人们习惯于为任何已发生的事情找理论、找能充分说明事件发生原因的证据,而一旦认为证据“充分”便下结论,正如作者书中所说的,欧洲人在欧洲观察到的天鹅都是白色的,便得出结论天鹅都是白色的结论,又如火鸡问题,前1000天都是幸福、美满、安详的,便得出火鸡的日子是幸福稳定的,殊不知在1001天的时候却成了餐桌上的美味,这都属于证实性谬误。

其次,人们还习惯于对任何事情做注解,让一切事物的发展和变化看起来似乎都在人类的预测和掌握之中,但这样的欲盖弥彰往往会忽视了事情的本源,歪曲了事实的理解,因此更加掩盖黑天鹅事件发生的可能性。总之,黑天鹅事件难以被预测,原因根植于人性之中,所在在这本书中,作者的重点就是,如果我们不能根除人性,那在黑天鹅发生之后,我们应该做点什么来补救呢?

我的建议就是:保持人性!在你自己的问题中,接受人类存在认知自大这一事实。不要为此羞愧。不要试图总是不作判断,生活中离不开观点。不要试图避免预测,是的,在批判了预测之后,我不要求你不再犯傻,但要在正确的地方犯傻。你应该避免的是对大范围的有害预测的依赖,不要听经济预测者或社会科学预测者的话,而是学会根据观点可能造成的损害而不是好听的程度来辨别它们。

如果你知道容易犯预测错误,并且承认由于有黑天鹅事件的影响,大部分“风险管理方法”是有缺陷的,那么你的策略应该极度保守或极度冒险,而不是一般保守或一般冒险。不要把钱投入“中等风险”的投资,而应该把一定比例的钱,比如85%~90%投入极为安全的投资工具,比如国债,总之投入你能找到的最安全的投资工具。余下的10%~15%投入极具投机性的赌博中,用尽可能多的财务杠杆,最好是类似风险资本的投资组合。这样一来,你就不受错误的风险管理的影响。没有黑天鹅事件能够超越你的“底线”伤害你了,因为你的储备金最大限度地投入了安全的投资工具。或者,同理,你可以拥有一个投机性投资组合,并确保它的损失不超过15%。这样,你就“剪掉”了对你有害的不可计算的风险。你不是承担中等风险,而是一边承担高风险,一边不承担风险。二者的平均值是中等风险,但能使你从黑天鹅事件中获益。

不过,面对躲不过的黑天鹅事件,我们完全可以乐观一点,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就是,你在自己设计的游戏里比较不容易失败,所以,如果黑天鹅事件是上帝为人类社会设置的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触发的游戏支线的话,你就要为自己设计新的游戏规则,来保证自己拥有更多的保护机制,尽可能少的受到黑天鹅事件的影响。无论是更加妥善的安排自己的资金,还是不断的学习新的技能,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变得坚不可摧,才是面对黑天鹅事件最好的办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