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人恩仇录(上)从出埃及到13世纪:答柳传志先生“犹太人之谜”(二)

96
王林FranklinWang
2017.08.23 06:19* 字数 4474

夏洛克是莎翁笔下经典人物之一,被无数著名演员演绎。但是这一形象的塑造可能是基于无知和偏见。莎士比亚生活的英国已经数百年没有犹太人,而莎翁很可能没有在欧洲旅行过。更讽刺的是,英王约翰在1210年对犹太银行家亚伯拉罕的残忍被调转变成夏洛克对安东尼奥的冷酷。

中国顶尖企业家之一,联想集团的柳传志先生,最近去以色列了。他去是要解心中关于犹太人的两个谜团。柳传志先生的第一个谜团是,”犹太人为什么这么招人恨“?;第二是,”犹太人为什么这么聪明“?他得到一些答案,并且公开发表在多家媒体,被很多人转载。(柳传志:解开我心中的以色列之谜(一)柳传志:解开我心中的以色列之谜(二))“答柳传志先生‘犹太人之谜’”系列文章是笔者从历史的角度来思考这两个问题。

答柳传志先生“犹太人之谜”系列:(一)区分“犹太人”和“以色列”(二)犹太人恩仇录(上)从出埃及到13世纪;(三)犹太人恩仇录(下)从Ghetto到平等

“犹太人为什么这么招人恨?”“犹太人为什么这么聪明?” 联想柳传志的犹太人之谜 照片来自“华商名人堂”

在回答任何问题之前,我们必须要思考该问题是否是一个“真”问题,一个值得回答的问题。对于柳传志先生的第一个问题,我们首先必须问的是:犹太人真的招人恨吗?

柳传志先生对于犹太人招人恨的映象基于两个事实,一是以色列和中东地区的邻国没有一个关系好的。除了埃及和约旦,以色列和其周围的所有国家都没有外交关系,并且和黎巴嫩、叙利亚、沙特阿拉伯、伊拉克、伊朗、苏丹、也门属于敌对国。另一个是基于犹太人在二战时期遭受的大屠杀,犹太人有几乎600万人遇难,包括150万儿童,占当时全部犹太人的37.5%。

但是柳传志先生的观察只是犹太人历史上的一页,要理解这一页,我们必须要简单梳理犹太人从诞生以来和周围邻舍的恩恩怨怨。

目前以色列的外交关系。深蓝色为有外交关系的国家,淡蓝色为外交关系中断的国家,绿色为外交关系终止的国家,胭脂红色为没有外交关系但曾有过贸易关系后终止的国家,褐色为从没有外交关系的国家。国家上的年份为外交关系中断、终止,贸易关系终止的日期。

从摩西到亚历山大

《圣经》出埃及记19:5–6里耶和华神对刚刚出埃及的以色列说:“如果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

这段经文是定义犹太人身份最核心的经文之一,其关键内容会在旧约里不断被重复,在新约圣经里也会被不断引用和呼应,用以描述基督教会。

耶和华向以色列显现的“西奈山”。准确的西奈山位置学者无法确认,本图是可能之一。原作 Sacred Mountains by Yasser Ayad from 500px.

这段经文里有一个关键词,就是“圣洁”,这个希伯来词(קָדוֹשׁ)原来表达的是和神圣者有关系的事物。在旧约圣经当中,专指一切和耶和华神相关的品质、事物、地点、人群。越是和耶和华神关系密切,就越是圣洁。而越是和其他神,或与耶和华神没有关系的人群靠近,就越不圣洁。

从这个角度讲,犹太人(申命记使用的是以色列人,我们使用)从一开始就被定义成一种和这个世界的其他人群不同的人,他们应当成为一群被耶和华所定义的人。因而,在申命记当中,犹太人和其他人群的关系最主要地被定义为被他们威胁。所有的威胁当中,对犹太人最大的威胁就是被外邦人同化,因为靠近其他人而远离耶和华就意味着他们身份的丧失。

《圣经》申命记里对犹太人的理解。犹太人是耶和华神特别拣选的,需要回应和反应耶和华拣选的一群人。因着这种拣选,犹太人也就受到其他人和他们的神的威胁,这其中最大的威胁就是被他们同化。

在《圣经》以外,从出埃及之后一直到亚历山大大帝,我们基本上看不到任何特别的针对犹太人的记载。虽然犹太人地处美索不达米亚、埃及、小亚细亚交界之处,是古代近东最重要的国际交通枢纽,衔接三个帝国发源地,但是关于他们的记载少之又少,至于其他人是否敌视犹太人,历史几乎是一片沉默。

罗马帝国里的犹太人

这种沉默在公元前一世纪终于被打破,古希腊的斯多葛派学者波希多尼(the Stoic Posidonius of Apamea)在记载公元前二世纪塞琉西王朝的安条克七世(Antiochus VII)对耶路撒冷的围城时,说安条克七世打算将所有犹太人全部灭绝,因为“(犹太人)拒绝和任何其他人接触,将所有其他人都视为敌人”。

安条克七世的银币。上方希腊文:“安条克王”;下方写着“狄俄倪索斯(希腊的酒神)的显现”,大概是说这个王是酒神在世上的显现。他的军队在公元前132年包围耶路撒冷城,是除《圣经》以外,历史上最早有记载想要灭绝犹太人的政治领袖。

但很快亚历山大死后希腊帝国所分裂的几个小王朝,包括塞琉西王朝,相继亡国。巴勒斯坦地区逐渐被罗马帝国控制。这一时期,有大约100万犹太人生活在巴勒斯坦地区,从小亚细亚到西班牙,300–400万犹太人散居在罗马帝国内部。

犹太人主要从事各种手工业,特别是纺织、染印、金器、玉石、木工,并没有很多人从事贸易。在政治上,很多人也获得了骑士、元老、雷加图斯(罗马军队司令官或副将)头衔,希律亚基帕二世(就是使徒行传26章使徒保罗面对的希律王)甚至获得了裁判官的头衔(praetor,罗马某一地区最高军事政府首领)。

这一时期,有不少罗马人记恨犹太人不献祭给罗马皇帝的特权,也怨恨、讽刺他们对安息日的遵守以及割礼。但整体而言,除了在埃及的亚历山大,没有大规模的针对犹太人的攻击(关于在亚历山大的攻击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在Against Apion里记载)。

基督教会和犹太人

基督教会跟犹太人从一开始就不顺利,新约圣经里记载了双方的争议。神学上来讲,双方最核心的争议在于耶稣基督的神性。政治上讲,基督徒逐渐和犹太激进分子远离,不再主张通过暴力实现独立,也引起犹太人的记恨。罗马政府面对基督徒人数的迅速增长,将基督徒和犹太人分离出来,不再给予他们豁免献祭罗马皇帝的特权,基督徒因此也大受逼迫。

公元六世纪的Rabbula福音书对耶稣受难和复活的描述。在最早期的教会文献之一的《宗徒训诲录》里,庆祝复活节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要纪念耶稣的死,而是要为犹太人的罪和不信得赦免而祷告。

早期教会里,包括奥利金(Origen)、尼撒的格里高利(Gregory of Nyssa)、金口约翰(John Chrysostom)都对犹太人颇有微词。因此柳传志先生说犹太人遭基督徒恨是由于信仰不同,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这并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教会里也有很强的对犹太人关注的声音,在教会最早期的文献之一,《宗徒训诲录》(Didascalia apostolorum,大约在公元230年写成,是后来的《使徒律令》Apostolic Constitutions的一部分)解释庆祝复活节最重要的原因,并不是要纪念耶稣的死,而是要为犹太人的罪和不信得赦免而祷告。

不仅如此,在欧洲,一直到9世纪左右,在耶稣殉难日的弥撒的祷告秩序是,先为初信者祷告,再为犹太人祷告,最后为异教徒祷告。犹太人处在中间比较靠近信徒的位置。但是后来这一祷告被改为“不要向犹太人屈膝”(Pro Judaeis non flectant),这样就把犹太人单独分别出来作为特别要防范的对象,甚至比一般异教徒更危险。这一细小的改变反应出日益增长的一些反犹太人的情绪,在教会中也出现一些比较激进的反犹太的言论,比如9世纪的里昂的主教Agobard。但是没有出现对犹太人大规模、普遍的迫害。

9世纪法国里昂的主教Agobard,他认为犹太人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影响太大。法国国王路易一世(Louis the Pious)对犹太人采取政治保护,包括禁止基督徒归化犹太人,包括犹太人的奴隶。Agobard主教因此写了几篇文章攻击犹太人在政治上和经济上的特权。但是在他的文章里,没有出现后来反闪族主义里最重要的内容。

这一时期的犹太人也取得了不少成功,甚至吸引很多基督徒为了这些经济利益而转信犹太教,这也是Agobard反犹太教的原因之一。真正对犹太人的逼迫,要从1096年的夏天开始说起。

1096年之夏

1095年11月27日教皇乌尔班二世(Urban II)在Clermont-Ferrand会议里提出要洁净圣地耶路撒冷,清除那地的异教徒,以及犹太人。当时,有几个关于犹太人的传言开始在欧洲广泛流传:一是犹太人亵渎了耶稣的墓地、二是犹太人迫害在圣地的基督徒;三是犹太人将耶稣撒冷的教父们斩首。在十字军东征的火热和这些传言引起的仇恨下,1096年的夏天,欧洲许多城市出现了针对犹太人的暴行。

在几乎整个法国,德国的Speyer, Worms, Mainz, Cologne, Trier, Regensburg, Metz, Bamberg, 以及东方的布拉格(Prague)都出现了对犹太人的迫害。犹太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受洗、要么丧命。这样的选择也许让人觉得宗教问题是最重要的问题,但是实际第一次十字军东征最主要的教会领袖,比如隐者彼得(Peter the Hermit),并不是如此反犹太人,领导反犹太人最激进的是法国和德国的封王们,包括Guillaume le Cahrpentier, Thomas de Feria, 特别是德国的Emicho von Leiringen。Emicho主导了所谓的莱茵大屠杀(在莱茵河两岸的数个城市对犹太人的屠杀),而他最主要的动机是,钱。

这个夏天里至少有数千名犹太人被杀,开启了大规模针对犹太人暴行的序幕。从此以后,每一次欧洲的宗教情绪高涨的时候,犹太人都轻易成为暴力的对象。

犹太银行业的兴起

这时的犹太人也发生了一个重要的改变,使得他们获得一些保护,但也在未来变得越来越容易受到攻击。虽然带领屠杀犹太人最激进的是欧洲的封建贵族,但是由于犹太人独特的身份,很难获得从普通民众来的支持,因此犹太群体越发寻求贵族们的保护。而犹太人越是受贵族的保护,就越是受到暴民的仇视。

同时,由于针对犹太人的暴行,使得犹太人逐渐放弃竞争激烈、容易损失的贸易和其他生产行业,转向容易隐藏和保持的贵金属。而为了讨好欧洲的贵族,他们常常借贷给他们。犹太银行业的普遍兴起出现在这个阶段。

图第一次十字军东征中最主要的将领Adhemar of Le Puy。十字军东征所需用的资金刺激了这一时期银行业的发展。

在整个12世纪,由于欧洲经济的发展,十字军东征的需要,他们在英国、法国、德国都获得很大的利润,但是他们的成功又导致贫民的仇视。而贵族又借着这样的仇视向犹太人勒索金钱。

英国13世界对犹太人的驱逐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在12世纪英国的犹太人通过银行业获得大量利润,但是引起很多普通民众的仇视。1210年英王约翰(King John)要求一笔犹太人不可能支付的金额。在犹太人无法履行以后,他逮捕了几个犹太银行家,其中最有名的是Bristol的亚伯拉罕。在他要求的金额达到之前,狱卒每天拔掉亚伯拉罕一颗牙齿,直到第8天,亚伯拉罕忍受不了而自杀。很多犹太人之后被驱逐,然后因为他们的经济价值又被召回。到1290年,英王的驱逐令将所有犹太人都赶出英国。

但英国人对犹太人的仇恨记忆一直存留。两百多年后,虽然英国几个世纪基本没有犹太人,莎士比亚在他的名剧威尼斯商人里描绘了一个冷酷无情的犹太商人夏洛克。其中有一个细节,夏洛克要求如果不能支付借款就割下一磅肉来。这样的细节让人不禁想到英王约翰对Bristol的亚伯拉罕的做法。历史是何等的讽刺。

夏洛克是莎翁笔下经典人物之一,被无数著名演员演绎,图为阿尔帕西诺扮演的夏洛克。但是历史似乎表明这一形象的塑造是基于偏见和无知。莎士比亚生活的英国已经数百年没有犹太人生活,而莎翁很有可能没有资金在欧洲旅行过。更讽刺的是,英王约翰在1210年对犹太银行家亚伯拉罕的残忍被转嫁在夏洛克身上。

在英国是如此,在法国也是类似。1180年法王菲利普二世将法国所有的犹太人全部抓起来,要求15000银马克的赎金以后才放人。1181年他将所有法国犹太人持有的债权全部废除,仅保留五分之一。而他自己把这五分之一全部据为己有。1182年,他又将犹太人全部驱逐。

驱逐和抄家严重损害了犹太人的经济能力,加上基督徒银行家的竞争,特别是来自意大利的Caorsins和Lombards,犹太银行业一度受挫。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优势。根据13–14世纪法国作家Geffroi de Paris的记载,他们对待不能偿还的债务的处理比基督徒银行家更仁慈,深受普通百姓喜爱,因此法王在1315年7月28日的敕令从新召回犹太人。

在德国的情形也大同小异。犹太人几乎完全在德国贵族的保护和勒索之下,只是这一时期的贵族相对比较宽厚。

对犹太人偏见的固化和犹太人的回应

依上文所见,欧洲对犹太人的迫害很大程度是在贵族的主导下,以经济为目的进行的。但是由于犹太人没有和其他族群建立任何有效连接,也没有自己独立的政权,所以只能依附贵族的保护。而他们日渐集中所从事的银行业主要的服务对象也和封建贵族联系起来。这样的一种捆绑使得欧洲的犹太人很大程度上成为贵族手中肥肉,可以随意的榨取而又不用支付任何政治代价。

另一方面,普通民众和犹太人越来越缺少接触,偏见越来越深。很多针对犹太人的谣言和偏见不断在诗歌、戏剧、市井乡谈中流传,譬如犹太人将小孩子献祭,以便行魔法。正如义和团运动时期流传的宣教士的孤儿院取小孩子的眼睛和器官行魔法一样,但是暴民都信以为真。这些歧视、偏见、恨意在几个世纪里不断积累,有时被人鼓吹、利用,最终将导致犹太人在20世纪的悲剧。

犹太人的妥拉书卷。有证据表明,在数个世纪严酷的逼迫之中,犹太人特别强调对旧约圣经和塔木德(Talmud)的学习。强调所有成年男子都进行学习,学者们的写作也从艰深转向对大众的教导。或许在如此严酷的逼迫之下,他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强大的信仰力量来支持。这可能是柳传志先生第二问“犹太人为什么这么聪明”的答案之一。原图 Sefer Torah , With tefillin by Valentyn Semenov from 500px

进一步的历史我们将在下一篇详谈,这里我们必须要对犹太社群因着这些遭遇而经历的变化稍作描述。犹太人在经历这样的迫害之后,有几种特别重要的反应:他们越来越多地反省自己的罪,询问神让他们经历这些苦难的原因是什么;他们的观念当中,毫不妥协的殉道渐渐变成一种固定思维模式(这一点在现今的以色列表现特别明显);他们也越来越多的强调自己身份的独特性,减少和其他族群的交往。

但是还有一点特别重要的是,他们开始特别强调对旧约圣经和塔木德(Talmud)的学习。强调所有成年男子都进行学习,学者们的写作也从艰深转向对大众的教导。在如此长期、严酷的逼迫之下,他们每一个人都需要强大的信仰力量来支持。这可能是柳传志先生第二问“犹太人为什么这么聪明”的答案之一。


王林/Franklin Wang 的简书主页领英Linkedin;欢迎关注简书专题【基督信仰】

微信公号请私信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