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更

夏颖醒来时,陈烨已经从家里带来了红糖水和红枣稀饭,但是夏颖摇摇头说不想吃,陈烨正准备放下饭盒,就听刘羽说道“:快吃点吧,陈烨回家专门弄的。我给你讲,我和他称兄道弟这么多年,他可从来没有这么照顾过我,早知道他会做饭,但是我从来没那口福,他老人家从来没有为我下过厨。快尝尝啊?…”刘羽就像个推销员不停的说,夏颖努力的笑了笑,点点头“:我吃就是了。”陈烨扶起来夏颖,小心的给她喂饭,谁知姚澈又开口了“:呦呦~陈烨一看就是模范好丈夫,你别说,还挺配。”夏颖听到这句话差点把嘴里的稀饭喷了出来,推开陈烨开口道“:姚澈,你走开!”然后接过饭盒,“:我自己吃。”陈烨看着这般模样的夏颖,不禁弯眼笑了,笑得很温柔很温暖。

过了两天,夏颖便回到了学校,同时告诉陈烨,她会继续读文科,这个消息不禁让陈烨喜上眉梢。

这天放学,陈烨心情显得格外的好,和刘羽打打闹闹的往家走去。当两个人走到小区门口的那一刹那,刘羽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陈烨一脸不解的看着刘羽,见刘羽没反应便转头朝刘羽盯着的方向望去,这一望让陈烨也愣在了原地。

小区门口站着一个女孩,不是别人,是安玥。

安玥和刘羽他们是初中同学,文艺汇演的时候以一支独舞征服了刘羽。从那时候起,刘羽对安玥的感情便一发不可收拾。刘羽追了安玥多久已经没人记得了,陈烨只知道,大晚上刘羽曾经穿过半个小城找到在路灯下哭泣的安玥,然后把她送回家给她做饭;刘羽曾经为了安玥和别人打过不止一次的架;刘羽曾经为了安玥一个人留在这座小城过除夕……各种各样的傻事,能干的不能干的,刘羽几乎都因为安玥做过了。但是安玥还是在不久前和刘羽提了分手。

“:你放学了?”还没等陈烨反应过来,安玥便已经向刘羽走了过来,语气很是温柔。刘羽下意识的退了一步“:你来干什么?”谁知安玥的眼泪说来就来,刘羽话音未落,安玥的眼泪就先“吧嗒吧嗒”的落了下来。刘羽最见不得安玥落泪,心瞬间就没出息的软了下来“:你别哭啊……怎么了?”说着刘羽便伸出手准备替安玥擦眼泪,安玥一瞬间便扑进了刘羽的怀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刘羽只顾着安慰安玥了,根本就没有考虑安玥怎么突然就回来找自己了,陈烨倒是看出了点名堂,“:刘羽,你自己说的话别忘了。”陈烨的口气里透着不满。刘羽没有理会陈烨,只是等安玥渐渐平息后继续开口问道“:你怎么了?”安玥低着头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刘羽,我们还能重新开始吗?”声音很轻却让刘羽一怔,看刘羽许久都没有反应,陈烨忍不住开口了“:安玥,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家吧,给刘羽一点时间。”安玥看了看陈烨又看了看刘羽,点点头转身离开了。走了两步,又回头道“:刘羽,我等你的回答。”

等安玥走远,刘羽苦笑着抬起头“:又是蓝源和她提分手了吧?”陈烨看了看他“:你还是同意她回来?”刘羽顿了顿“:或许她这一次是真的呢?”听到这句话,陈烨的火气不知道怎么就窜了出来“:刘羽,你记好了!上次打群架,她安玥最后护在了蓝源的前面,不是你刘羽的前面!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不接受事实呢!”刘羽也突然发起火来“:对!我就是没出息放不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当然觉得我没出息,因为她是我爱的安玥!不是你心疼的夏颖!”说罢,刘羽便走开了,留下陈烨一脸错愕的站在原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多久了,陈烨第一次看到刘羽发这么大的火。

陈烨低头不语,一人向家里走去。

“你不晓得。烟伤肺,酒伤胃,旧情不忘会伤心。”陈烨犹豫了很久,还是把这条短信发给了刘羽,却始终没有看到刘羽的回信。

或许这就是爱情的特别之处,它会把深情的人伤的彻底,却同样会让深情的人长久偏执。爱一个人没有错,情深意真这也没有错,只是人太善变,世界也总会瞬息万变,让人在感情世界没有办法以不变应万变。

我爱你,这三个字不论是笔下还是口中,都是那样的轻盈和容易,可是它怎么就不能等价变化成现实呢?

接下来的了几天,刘羽的状态出奇的差,学习上也开始不断出差错,老师很是不解,叫了刘羽谈话,刘羽只是向老师道歉,说不会继续了。

这种非正常的状态直到周五放学之后戛然而止。

门口的安玥看起来似乎已经等的有点不耐烦了,见到刘羽后,表情很奇怪,随后轻声道“:刘羽,你就真的这么绝情?”口气混杂着不可思议和若有若无的嘲讽,站在一旁的陈烨一脸不解的看着从天而降的安玥和异常沉默的刘羽。刘羽低头沉默了一会,回道“:陈烨说得对,你根本对我没有感情,因为那一次,你护在了蓝源的前面而不是我刘羽的面前。”刘羽话音刚落,安玥便急忙说道“:只是下意识的,都这么久了……”还没等安玥把话说完,刘羽抬起头看向安玥,同时他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凶狠的看着安玥,像是要把安玥撕成粉末“:下意识?!这就更能说明问题了!你要知道潜意识这玩意最最诚实了!呵呵,安玥,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寂寞了就来找我,有新欢了就把我推开,这算什么?!对,我爱你,我爱你!可是你呢?连这么一句话都不曾对我说过,不咋样说什么真心假意,你就连施舍都不肯给我施舍一句!我刘羽的感情怎么就这么贱?!”刘羽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把这些话都吼了出来,安玥和陈烨都愣住了,这么久,刘羽从来没有这样情绪失控过。

安玥默不作声,陈烨拍了拍刘羽示意他平复一下情绪。刘羽却默默的流下了眼泪,许久,刘羽用沙哑的可怕的低沉嗓音说道“:安玥,你走吧,这辈子,都不要让我再见到你。”然后拉着陈烨匆匆走远……

“:这么多年了,还是我先累了放手了。”等走了一段距离,刘羽放慢了脚步,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平常口才很好的陈烨看到这样的刘羽也一时语塞,只有沉默。

情太重,人太轻。奈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帝君望着凤九消失的方向,怅然若失,连宋和夜华起身告辞后,帝君一直看着门口出神。 凤九到了成玉的元君府,问好后落座,...
    佛铃花语阅读 3,012评论 16 51
  • 温度第28节 “进来吧”顾文说。 南小云擦了擦泪水,走了进去。做到了熟悉的位置上。 “我煮饺子,你吃不吃?”顾文笑...
    SherryAP阅读 34评论 0 2
  • 一路无话,他把我带到初中的校园,回到这里,一阵感慨,初三离开这里就在也没回来过,因为我爸的工作关系,初三去了别...
    云里鱼海里雨阅读 17评论 0 1
  • 所谓爱情,半是蜜糖半是伤。 我和墨琛在一起十来年,初中的时候我们是同桌,当时我们相看两相厌,总是吵吵闹闹,吵着吵着...
    情感生活故事社阅读 1,045评论 12 44
  • 藕 词·彭庸 我想我再也没有 让你留下的理由 你已经让我听到太多 要离开的借口 虽然我已经伤透 但也没想过退后 你...
    彭庸阅读 62评论 0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