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丈夫瘫痪7年,妻子最终选择离婚——现实远比我们想象的沉重

96
柳小悦
2018.07.24 07:21 字数 1483

孩子还没出生,丈夫就出了车祸,这些年来,妻子一个人照顾孩子,操持家务,拼命工作挣钱,他曾经很多次主动和她提离婚,每次她微笑安慰他,说会陪着他一辈子。可7年后,她终于决定要离开......是爱情不够伟大还是现实太过残酷?是命运本该无情还是生活早已疲倦。看完这个故事,请说出您的观点。

“这…这就…离…离了…吗?”张晨侧着脸,用那只还能看到点东西的眼睛凑向判决书,”离婚”两个字从模糊慢慢变得清晰。手又开始不听使唤地发起抖来,他不想被人看穿,慌乱地来回翻动手上的判决书。一不小心,判决书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尤法官连忙扶住他“你别动,我来!”,弯腰捡起判决,放回他手里,“不是现在就离了,还可以上诉的。”

“唔,上诉…”他垂着头,低声问:“离…的话,她…还会…带…带小树…来吗?”

“会的,跟以前一样每周六让小孩来这里。而且她不要你负担抚养费,你只要把自己照顾好就可以了。你现在恢复得还不错,生活可以自理了,父母也在身边,又没什么负担。另外她自愿给你打了两万块钱作为补偿。唉…你也别把她看成那种不通情理的女人”

她是什么样的女人,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他想起大二那年她收养的那只小猫,那天它从楼上摔了下去,她捧着它跑到校医院,医生不理她。他到的时候,看见她光着脚连睡衣都没有换,抱着全身瘫软的小猫哭得喘不上气。就在他带她们去宠物医院的路上,小猫停止了呼吸。

要是当年车祸发生的时候,自己也和小猫一样死去了就好了。她一定也会为他哭泣的,会记住他最好的样子,会把两人的最美好的时光怀念一辈子,不至于现在一样被现实消蚀了情义而互相怨恨。自己也解脱了,不用被这副残破的躯壳所累,做这个无用的废人。而父母,可以轻松了,用不着再为这个残废儿子操心劳累。多好啊…

张晨鼻子有些发酸,但还是冲尤法官笑了笑。

尤法官看着这张牵强的笑脸,心里一阵阵难受,不由得叹了口气。“她还有几句话让我转告你。”

张晨抬起头,“唔…”

“她说孩子会一直跟你姓。她最后一次希望你考虑跟你的父母谈一谈,不能总让小树叫你叔叔,孩子大了,越来越敏感了,不论如何,你毕竟是孩子的父亲,你不能一直逃避下去。”

张晨抓着手上的判决书,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孩子在自己出事后的第三天出生,他当然不相信孩子的命和自己相克这种鬼话。

只是,孩子出生时,自己正毫无知觉地躺在监护室;孩子小时,自己瘫在床上,不知道有今天还会不会有明天;大一点了,不能教他说话,不能陪他玩;转眼孩子都上小学了,自己仍然只能坐在家里等着每个周末孩子过来待上半天、一天的。他不自觉地捂住了腿上的伤疤,自己这个样子,配让孩子喊这一声爸爸吗?

“还…说…说什么…了…吗?”

“恩,没什么了。你要是不愿意离还可以上诉的,十五天内让你爸妈帮你把上诉状交过来吧”。

张晨吸了口气,没有言语。

还有挽留的余地吗?这一天是迟早的事情吧。明明早就预料到结果,事到临头还是这么痛苦。他曾经很多次主动和她提离婚,每次她微笑安慰他,说会陪着他一辈子。可才七年…

哦,都已经七年了。她终于决定要离开。

可到她真的想要离开时,他却放不开手了。怎么她变得这样冷酷无情,爱情、婚姻都不过一场虚空,终究是要各自飞。心里有一万个声音在呼喊不要离开我,留下来吧。可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说不出,只能躲,只能逃。

但还能强求什么呢?七年了,她一个人照顾孩子,操持家务,拼命工作挣钱。她才三十五,生活的重担已经快把她压垮了。把她锁在一个残疾人身边一辈子,毫无希望地过一生难道就不残酷了吗。

也许她还有机会过更好的生活…

柳小悦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每周两篇原创情感文章,不多不少不打扰。请关注今日头条@我是柳小悦 愿我们的文字像一片柳叶,轻轻拂过你的心扉。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