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一场无声的治愈(玫瑰园作业)

16字数 2751阅读 1320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九月的天其实与八月区别不大,除非到了快下班的时候,才会发现太阳落得早了,蝉声已经哑了,风,应该是来自江畔,有了一丝秋水无痕的清凉和静谧。

1.

她给晚托班的最后一名宝宝测完体温,走出幼儿园的时候正好六点,望望马路对面的医院,掏出手机,想拨个电话给他,问可以同路回家否。但她立马又放弃了:一小时前发微信问过到现在也没回话,一定是忙上了,我还是花二元搭公交吧。

四十岁的她不显老,虽然不高皮肤不白,但身材未发胖鱼尾纹尚隐约。她又想着同一个问题:嫁给他真是嫁错了,当时闺蜜们说,男医生说客气点是理性,说实在的是冷漠,还有那作息时间是乱码的,就算休息日也得早上去查房。

自己原是国营工厂职工医院的一护士,护士恋医生嫁医生,天经地义。十年前工厂倒闭了,她进了一所幼儿园当保健医生,工资不高但很轻松。前年,家里买了车,她跳槽到现在的幼儿园,工资更低,但想着靠他近,上下班同起同乐的,方便。结果。当初就不该扔了那公交卡,改日还是去办一张,才是真正的方便。

唉,什么都让闺蜜们说对了。他白天上班忙病人,晚上回屋忙考试,话也难说上几句。哪那么多考试?十几年就没停歇过,家里分明是有两个学生要伺候的节奏,这日子过的压抑呀。

她走向附近的超市,准备买些儿子喜欢吃的菜。周末,高三的儿子两周才回一次家的周末。手机有微信提示声:老婆,我的高级职称过了,从今天起,我是主任医师了,年底,凑上我的奖金,你买个车吧,方便。今天我早点回,想儿子了。

六年的副主任医师终有媳妇熬成婆!她笑了,把手机压在胸口三秒才放入包中。生鲜区,她挑了一条活蹦乱跳的鱼。他喜欢吃鱼,儿子琦琦更喜欢吃鱼。一想到琦琦,他就觉得这日子是有盼头的。


2.

十八岁的男孩,都是帅哥,张琦也不例外。一上球场,三分篮投不投得中都会引来围观的女生一阵阵掌声,中间还夹着尖叫。

只是去年高三一年,就没打几场球。现在是高四,感觉压力更大,这篮球先收家里去,若再考不上重本,他不敢想像父亲那张暴怒的脸还要多暴怒,随后失望的眼神还将多失望。六月末,他已经体会过一次了。590分,高出一本近百分,但还是上不了重本,上不了最好的医科大学。爷爷是医生,爸爸是医生,当一名医生,也是他自小向往的一份职业。所以,他选择复读。

只是,爸爸的脾气太坏,平日不作声,一响就是闷雷惊心。难道,当医生的好脾气都留给陌生人?还是,爸爸压根就不爱我?曾经听说,给妈妈做B超时认定是个女孩,结果生下他。是不是,他对我一开始就是失望的?

而为什么,老师同学都说我很棒。还有楼下那高二的小学妹开学那天在球场给我鼓劲:你若当了医生,我一定去你的医院当护士。

公交车半天不来,他将篮球袋甩到背后,跨上一辆摩托车,心头掠过一个的想法:希望父亲今晚加班。

这时,与爸爸年纪相仿的开摩托的师傅的手机响起,他按了免提,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爸爸,我回了你又不在家,每天起早贪黑的吃饭也不按时,太辛苦会累病的,我等你回来吃饭,你不回我不吃。不等摩托师傅开口电话就断了,养家的中年男人笑笑,摩托车开出一阵风。

琦琦心里一颤:总觉得爸爸脾气大苛责我太不疼我,他工作那么辛苦,我不但从来没有关心过他,还句句顶撞他。今天,我等他一起吃饭。


3.

他是一名主任医师,昨天都不是,去掉一个“副”字有多难,不难,2160天的准备。

启动车,打开车灯了。车外,路灯刷地亮起,整排地向前璀灿,仿佛是迎接他凯旋而归。其实当医生除了累点作息规律乱点就没啥不好,活到老学到老,越老越受人看重受人尊敬。

所以,他早就寄希望于儿子,将来也当一名医师,比自己更出色的医师。所以,他对儿子六月未能考上理想的大学而气极怒吼:说了那篮球少打点,说了扔了那些武侠小说,你太不争气了,太不努力了,太任性了,你不像我的儿子!

儿子琦琦摔门而出:就会骂我,我不喜欢你,我才不希罕像你!

他气得冒火:反了你,书没读好,顶撞大人倒学精了,越发任性妄为!

还是琦琦爷爷奶奶做尽了孙子的思想工作,才把他劝回家。

前天接诊了一肠胃炎病人,他问:你定是吃了什么东西引起的?

那女子想想:也没吃什么,对了,才吃了三支冰淇淋。

他好气又好笑:才吃三支,也不看看什么季节了,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任性。

女子很奇怪地看着他:喜欢,谁都会偶尔任性,不分年龄的,我就是喜欢奶油冰淇淋,当然如果厌恶,也会任性。

弄病了自己还理由满满,看不懂的人。他给她开了住院单。

此刻,他想着儿子,突然想起她说的话,似乎有点道理。琦琦还是个孩子,正是任性的年纪,何况,偶尔的任性是不分年龄的。自己那种恨铁不成钢的严厉,正在隔开父与子的距离,自己竟浑然不觉。此刻的归心,迫切而惭愧。


4.

她吊完水赶回家晚饭,就不像个病号。曾问医生:我已经好了,为什么要吊一周?医生说:照你说,医院要这么多医生干嘛,多备点止痛药就好。

好吧,三千的住院费没一周花不完。

停车出来,走在她前面的是一对年轻情侣,应该是吵一路了,正叽叽呱呱地互相指责,针尖对麦芒。她想快步超越他们。这时,只听“哎哟”一声。原来是高空坠落一月饼盒,正好砸在女孩头上。男孩摸着女孩的头查看:砸哪里,疼不,晕不?然后俩人的目光一致对外,捜寻是哪个无良的窗口。无果。俩人搂得紧紧的,走进电梯,如胶似漆。

这个时候已是华灯初上,唯一不缺的就是灯泡。她等下趟。


5.

走进屋,老公做好了饭在等她:肉,鱼,粥。她眼馋那青椒小炒肉和剁椒鱼头,委屈地喝下半碗粥,白米粥,稠粘寡淡,可怜地小清香。一个月清淡饮食,医生的话,她听,他也听。

怎么就大热天吃根冰淇淋也肠胃不适,那时大冬天吃也不碍事。那时,很遥远了。

他递给她一扎用皮筋捆着的钱。她心中一暖:怎么就知道我住院无聊上淘宝买了几套秋装?钱,钞,不比真金白银属于稀有金属,放在卡里太具不稳定性。细看,上有张小纸条,注明:三天收的现金,另有20万客户直接打在你个人卡。

她放心一笑,心里想:哦,原来是同事转交来的公款,自己的老公,没私房钱的。

她一直相信一点:男人挣的钱放在哪里,他的情终就落在哪里。男人,他的钱愿意给喜欢的人花,是很自然的心理。就像恋爱中的男生更愿意买单,他买的是一份信心一份乐趣,更是一重赚钱的动力。

她白天上班,休闲写作。早几日,老公一同学来了,在客厅聊天:你老婆这写作每月能挣几个钱?她突然想在要端出去的茶里加一勺盐。只听老公答:我也不懂,赚的是加成卡简书贝什么,无价,上周咱们同学聚会女同学不少,发现没,真就没一个比我老婆漂亮有气质,不嫌弃那就你老婆排第二吧。

想起这茬,她觉得那个大冬天吃冷嗖嗖的冰淇淋听热乎乎的情话的日子并未远去,只是换了一个方式。她寻他的身影,门虚掩着,他出去玩扑克了,她又开始码字。



原来,世界就是个闭环,我们,都是独立的一扣,却又被另一环需要着。九月,星月流光,万家灯火,环环相扣,一场治愈悄无声息。九月,似一封写了三季的长信,揽尽岁月芳华,不用发出,已收到丰收的邀请码。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