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铃.前情篇五

诛尺.五



(五)不属


“二叔,到底发生什么了!”

小舟半夜被雷电狂风惊醒,起床去收衣服经过房门,发现她的二叔此时竟还在跪着祷告!而且比白天时抖得更加厉害了,小舟直觉少爷的事情一定不这么简单,遂放下手中的衣服,她想要知道这件事。


谁知二叔一看见她仿佛遇到崩溃前的救命稻草般猛拽住她的手,哆哆嗦嗦道:“小舟,外面狂风雷鸣的情形跟十三年前夫人生产时一模一样啊!怎么办啊…”

“打雷不都是这样的吗,什么怎么办,二叔你说啊,不要吓我!” 小舟心里没来由开始烦躁。

二叔呜咽着慢慢低下头去,拽着小舟的衣角,断断续续地吐诉:“ 新夫人一直爱捯饬古董玩意,都劝她别进这个,她像被什么附身似的头一回不听当家的劝偏要拍下来…那古董一进薛家门,新夫人想拨出来把玩,死活也拨不出来,她不死心,找几个彪形大汉来拨,也没用,第二天、碰过那东西的人都住院了!邪得很!薛家又噌噌搞人来做法事,都说那件古物是远古凶物,是灾星的煞器,普通人不可妄占,否则必见血光死亡……”

“啊!要死了…”二叔边哭边语。

“谁要死了?”小舟感觉自己快疯了,她忍不住双手抓着二叔肩膀将他扳过来,用力摇晃,希望对方清醒点!

“我那天不小心听见了、听见了,那个、那个鬼婆子跟新夫人说、说只要让这凶物带走一个人,方能解此祸… 要有一个人生祭、才才、才能平息煞器的怒火……”

小舟头皮狂跳,仿佛有千蚁万虫在啃咬。

“然后那邪物就被送来少爷老宅这里了!!小舟!那鬼婆子说的不会是真的吧…少爷不会出事的吧!……那邪物是我搬进去的啊怎么办,求主赦免罪孽求主…”

“二叔,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谋杀?”小舟突然冷静下来。

小舟跪在地上沉默不语,满脑子都是那个男孩苍白的小脸,湖水一样的眼睛。内疚,心慌,心疼,笼罩着叔侄二人。

再三挣扎,小舟还是觉得要把这件事告诉少爷。她站了起来。

男人却受到惊吓般一把反扯住女孩:“不行! 鬼婆子说今夜子时夺命!!过去可能会没命的!!!”说完又捂住了嘴。


嘀嗒——

零时过一分。

小舟扭头看了一眼后墙的钟,觉得时间流逝在此刻无比清晰。

她呆了一秒,立马挣脱开男人的手,夺门而出,冲到院子跨上电动车,开车向薛宅冲去。她背后,二叔跌跌撞撞跟出来喊得撕心裂肺,渐渐被距离和风雨冲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