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致洪洗象

图片发自简书App

第二遍书还没看完,但是洪洗象的故事已经结束,所以先把他的故事给写了吧。雪中这本书之所以那么吸引人,就是因为每个配角的故事都刻画得栩栩如生以至于深入人心,甚至骗掉许多读者的一把泪,洪洗象的故事就是如此。恰好找到一首歌“红衣踏黄鹤”,把他的故事大致说了一遍,而他的故事则是与徐凤年大姐徐脂虎的爱情故事。

1. 第一次说到洪洗象是在北凉世子徐凤年上武当山练刀,引出了辈分极高的他。至于初见,则是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徐凤年一家上武当山烧香,也第一次见到一身红衣的徐脂虎。

那年那衫红衣问洪洗象“喂,小道士,你多大?”

他红着脸半天直到她走远了才喃喃道“十四啊”。

他们第二次见面,已是她即将远嫁江南。她见到洪洗象问:“喂,小道士,这山上多无趣,要不你嫁给我?多有趣。”

结果他只是涨红了脸,一句话都未说出口。只是把她那日自言自语的一句“好想骑上黄河”记在了心里。把洪洗象领上山的师傅对他说不练成天下第一不能下山,于是他从那一日起一天一卦算自己这辈子能否下山,能否骑鹤下江南。

2. 徐凤年在山上练刀时,都是洪洗象在一直陪着他,所以在这个阶段对洪洗象的描绘最为细致。从这里知道洪洗象修的是虚无缥缈的天道,而且性格腼腆随和,对待任何事物都是如此。他对待了二十年的武当山百看不厌,对路边的蚂蚁都会小心翼翼害怕踩到。

徐凤年对他说:“骑牛的,据说你师父临终前专门给你定了条规矩,说什么不成为天下第一,就不能下山?那你这辈子看来是都不用下山了。”

洪洗象:“天下第一不假,可吃饭最多,读书最多都是第一,很多的。师父又没说是武功第一,总有我下山的一天。”

徐凤年:“可那时候人都老了,再见面白发对白发,有用吗?骑牛的,难道见一个女人比一肩挑起武当大道都要难吗?你觉得我姐姐如何?”

“最好!”

看到着实简单的“最好”两个字,其他话似乎也不用多说,只是不明白他为何就是不敢下山。

之后武当掌教把一身内力传给了徐凤年,把掌教位置传给了洪洗象。

洪洗象二十四五便成为了武当掌教,武当大道一肩挑之,之后悟得大道一步入天象(仙人之下最高的境界)。

3. 终于求得一支“宜下江南”的签,才把洪洗象和徐脂虎的故事真正拉开序幕。

这是第三次见面,至于“宜下江南”这签应该是因为徐脂虎遇险,但这危险则被他随手化解。至于这位在普通人眼中的神仙人物,在她面前却脸红到局促不安。

“你来江南作甚?”

丫鬟二乔看到那道士红着脸,欲言又止。她心想这位神仙道长是不是脸皮太薄了些?

徐脂虎缓缓转头,问道:“你到底是谁?”

肩抗天道的年轻道士羞赧嗫嚅道:“洪洗象啊。”(羞赧嗫嚅哎~)

“你来做什么?”

道士壮着胆子说:“那年在莲花峰,你说你想骑黄鹤。”

她转过身,背对着这个胆小鬼。

这个方言要斩断王朝气运不畏天劫的道人深呼口气说:“徐脂虎,我喜欢你。不管你信不信,我已经喜欢你七百年了。所以这世上再没有人比我喜欢你更久了。下辈子,我还喜欢你。”

他轻声道:“你想去哪里,我陪你。”

仙人骑鹤下江南,才入江湖,便出江湖。

他们一路远行只要她想去哪,他便带去哪里,不管如何崇山峻岭相隔千里,只求她尽兴而归。在旧西蜀,看天下最壮观的竹海。

在旧西楚,看西垒壁遗址。

再往南,往西……

然后他们来看了一眼京城。在城内,面对近千甲士倾巢而出的大内高手,数十位顶尖练气士。只是平静的一句:“让道。”

“贫道不知你们的规矩。至于你们的王法,再大也打不过贫道身后剑。”

这一日,他们出城离京无人敢拦;这一日,天下都知洪洗象爱那名穿红衣的女子叫徐脂虎。

至于最让人动容的那段对白则是他们回到武当。

徐脂虎哀伤道:“骑牛的,可能我没法陪你一起变老了。”两人重逢后,身体不好的她便知自己活不长久了。只是他带她游遍了天下南北,此生便没有遗憾了。

她见他没了动静,敲了敲他脑袋问道:“怎么,还傻乎乎等下辈子找我吗?你傻啊,不累吗?”

骑牛的年轻掌教想了想,只是摇头。

她一下子红了眼睛,问道:“你又打算再等我了吗?”

小道士擦去她的泪水,温暖道:“如果我说让你等我三百年,你愿意等我吗?”

她毫不犹豫道:“你等了我七百年,换我等你三百年,当然可以啊。”

相逢后仅限于牵手的道士壮起胆子抱住她说:“好。”

之后小道士朗声道:“贫道五百年前散人吕洞玄,五十年前齐玄帧,如今洪洗象,已修得七百年功德。”

“贫道立誓,愿为天地正道再修三百年!只求天地开一线,让徐脂虎飞升!”

“求徐脂虎骑鹤飞升!”

一袭红衣骑鹤入天门,年轻道士盘膝兵解。

千年修行,只求再见。

看到千年修行只求再见的时候,真的是忍不住老泪。

这算不上悲伤的爱情故事,徐脂虎飞升这位找了她七百年的吕洞玄齐玄帧洪洗象再修三百年,依然还有再会的可能。当然这书不是那种动不动就可飞升的玄幻,更显得这段爱情有多苦。

关于故事也不想多说什么,看看原文就足够动容。

只是想想,如今社会再难遇到刻骨铭心的爱情,不想随遇而安,却也无可奈何。再没有什么非他不嫁非她不取,再没有等待多年只求回眸。

只剩你选择要走,一句再见也懒得相送。

此文致修行千年只求再见的洪洗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