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片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刚毕业那会,乐子说:相信自此一别,各有锦绣前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句话说的太好听,连他自己都相信了。

还有消息的同学,大都已经安稳下来,朝九晚五,想着何时可以升职加薪,或者跳槽。乐子试过几份工作,最后还是跟着做电商。满是霉味兼作仓库的房间似乎有什么和乐子同住。有一天半夜乐子突然醒过来,听见有老鼠说:去你的锦绣前程。

每年暑假总要来几次台风的,大风暴雨让夏天也变得可爱起来,只是今年连续三个台风,整个八月少有天晴的时候,让人不禁联想到雨季霉味的衣服。

上班的时间,乐子坐在窗前,看白色的云雾弥漫,雨坠在铁皮屋顶上的声音被耳机阻隔,只在两首歌间隔的那几秒里,雨声淅沥。

沉寂很久的班群突然活跃起来,银子说要结婚,办酒席的时间就在下个周末,大家顿时炸了,各种不思议,开始追问。银子只说是相亲认识的同乡姑娘,谈了十几天,两家都觉得合适就干脆办了婚礼。大家都说厉害,然后商量着请假订车票的事情,似乎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银子问乐子能不能来。

乐子说兄弟的婚礼,肯定的。

......

肯定不会去。

一些以前的事情开始记不清了,乐子想不起来是哪一次的同学聚会,大家都在谈工作,相互敬酒,笑的很开心很亲切。说起同窗时候的事情,好像是很久以前,已经成了故事。

当然总还有那么几个人,过多久还是一样的。最关心的问题就是这么久没见,活得怎么样,开不开心。那种感觉就像是歌单里的那几首歌,不论什么时候都觉得很好听。


乐子希望有一天,在离开这里的时候,会在堆着的铁板下面,看到一只老鼠,被压成了鼠片。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