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心中那朵莲花

图文【原创】/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夏天的星辰月光,都是留给荷花的。

    当蝉虫鱼鸟和船桨划过水面,那一道微微展开的涟漪便构成了夏天。它延展着堆挤着荷叶,荷花呢,已被盛夏被江月一起拥簇成了星星。

    荷注定是夏天的主角。这个季节,拍荷便成了影友们乐此不疲的功课。

摄影:长安Ker

    摄影本是件平常事儿,但假如你拍到的是一朵复活而来的百年古莲,这平常的事也就变得鲜活有味了。 

    初夏七月,圆明园就发生了这样的趣事。出土的六颗百年古莲子,经培育后重新绽放,一时引来不少游人和影友驻足。

    百年光夏,古莲逢春。田田荷叶上,花儿还如百年前那样婷婷,还是百年前那般笑靥,极像深睡一觉的美人儿出浴,朦胧而羞涩。自然的力量和生命的奥妙在此呈现。

摄影:长安Ker

    我没能幸会古莲,无法感受那来自百年的悠远气息,但每每面对荷花创作时,也不免思绪飞扬,穿越时空。

    遥想两千多年前,荷花由天竺之国传入时,或许也如玄奘西天取经般的壮烈,历尽九九八十难。这朵沁着佛音、载着佛意的花儿,竟这样一恋千年地盛开在这片东方的土地上,点染了我们民族香远益清、不蔓不枝的气质。

    那时的荷花,还有一个佛雅的乳名,叫莲。古人称莲的绿茎为荷,后来莲荷称谓相通。莲亦荷,荷亦莲,由此而来。

摄影:长安Ker

    莲荷,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基因里有佛性的花。

    佛渡中国,在故都洛阳播下种子。国都西移,佛在长安城的繁华中浸润蔓生。那时的长安城,坊坊兴寺,莲荷生香。佛滋养了长安,长安也壮阔了佛运。开明开放的大唐帝国,唐诗唐歌的长安故都,儒释道三大宗脉,同曲共舞,碰撞交融,中华文明的血型渐长渐成。

    佛音引来朝圣的步履,华夏文脉伴着木鱼声声,近渡东瀛,远下南洋,慧泽天下。

摄影:长安Ker

    世间之事都讲一个缘字。佛驻长安是缘,莲佛相伴也是缘。

    传说佛祖的母亲长着一双莲花般清亮的大眼睛。佛降生时,池中突现大如车轮的白莲花。佛生下就会行走,且步步生莲,超凡至极……。细细数来,有关佛的传说,都有莲的隐喻和陪衬。

    有佛的地方就会莲荷相伴。端坐于莲花台上的那尊佛,安祥慈悲的面容不就是一朵莲吗。

    天地万物,少有如此天合的纯净之缘,如此永恒的相依相托。

摄影:长安Ker

    莲,是佛禅智慧境界的化身。

    李白“心如世上青莲色”是智慧;白居易“似彼白莲花,在水不着水”是智慧;孟浩然“看取莲花净,应知不染心”也是智慧……

    站上今天的时代星轨,眺望古代士大夫们的情怀和智慧,我们似乎看到了人性本源的熠熠光辉。人生的真谛是什么,回答这千古之题,古人或许比我们更智慧。

摄影:长安Ker

    佛说,心中有莲,花开见佛。人如果有了莲花般的心境,就会显现佛的禅意和智慧来。而当下,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守住心中那朵莲花。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

摄影:长安K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