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很想你

    其实此刻你若是在,天涯海角,亦或咫尺之间,我都未必敢说这句话,但是母亲总说,人走灯灭,过往的便都散了。所以,我想,我其实真的很想你。

坐在电脑前,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倒像极了我记忆的那天下午,很多事都走了很远,连时间都开始以年为刻度进行计算,我便理所应当的以为,记忆会逐渐模糊不清,可是此刻,闭上眼睛,细细回想,一幕一幕,倒像是跟在身后的影子,只等我回头发现。

记得小河潺潺流淌的初夏,你赤着上身,拿着小小的纱网笨拙的捉鱼,脸上已分不清是水是汗,最后提着满桶的鱼和虾,对我笑,初夏的风还有些清冷,我看你冻红了脸颊却毫不在意,为了满足贪吃的我。

记得你日复一日的清晨站在我家口等我,冬寒夏暑,从未有过例外。牵着蹦蹦跳跳的我,笑眯眯道,我带你去上学,不许哭鼻子啊,如果学校有人欺负你,告诉我,我去揍他。这样的话说过了早春,又到盛夏,真不知你为何这样有耐心。

记得你身体羸弱,初次见你发病的时候,软软的倒下去,皱紧了眉头,全身都在抽搐,我吓得眼泪鼻涕流了一脸,很久都不敢回忆,所以也从未意识到,原来死神竟一直蛰伏在你身后的黑暗中。

长大,也许意味着分离,此后很多年,我没有再见过你。

但是有偶尔的消息传来,从父母的只言片语中。你选择了辍学,与一群不良少年混在一起;你偷了父母的钱,挥霍无度;你将谁谁家的孩子打进医院,被拘留了多久;谁谁家的父母又领着怀孕的女儿找上门来,被你一个耳光打的滚下楼梯当场流产......

我抿紧了唇角,被母亲警告不许跟你有来往,但她不知道我其实遇到过你,长大了的模样,棱角分明,却有如儿时的笑,眉眼带着久逢的喜悦,只可惜刚到青春期的我竟羞涩的不敢说话,看你一脸骄傲的对同伴道,这可是我宠着长大的姑娘。

所以母亲说你病发已经走了,我怎么会信,怎么敢信。没人知道,怕黑的我在凌晨坐在黑漆漆的房顶,期冀着遇到飘过去的人,哪怕不是你,至少能证明,不是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可是什么都没有。

我写过很多文字,在很多年前,为了怀念,也为了奠念,可是无论怎样去诉诸笔端,我都不相信,是的,就是不相信,不相信我曾经依赖着的人这样容易的离开这个世界。几个月后看到你的母亲鬓边的白发和一身苍老的气息,才明白,你离开,这件事是这样的真实,由不得我不信。

其实我知道你做了很多错事,以至于连走后都有人念念不忘,我一直以为接受了很多年的教育,善与恶,对与错,可以黑白分明。直到那天我将母亲的朋友赶出了家门,她坐在那里喋喋不休,你如何可恶,如何坏,如何让人恶心,厌恶,我压抑着,没有说话,可是人心太过冷漠,我听见她说,这样的孩子,活着也是拖累父母,还不如早点死了呢。

这样的话,让人怎么听。我指着自己道,这样的孩子怎么了,我就是这样的孩子牵着手宠大的,人已经不在了,你这样诅咒他,又算是什么人,他拖累你了吗,谁又需要你在这里抱不平。

我是你宠着长大的,这句话,终于说了出来,我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对于一个曾经宠着你的人,一个已经不在了的人,善恶有什么关系,我总是想着你,念着你的,只是这世间再没有你,而我也再遇不到你,再不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其实很想你 无法承受 你的无语 为你找遍了理由 却迷失了自己 一遍遍的打开对话框 心里的话 却再也说不出口 其实很想你
    一心__阅读 84评论 0 0
  • 你说的对,留下的那个人,才是最触景生情的。我说,是啊,不然那么多美好的记忆,该怎么缅怀呢,让人忘也忘不掉,想起来都...
    嘟嘟迷你米妮阅读 60评论 0 0
  • 知道海涛老师,是因为那本获得了蓝狮子本土最佳商业作者奖的关于李开复老师的传记《世界因你不同》。她的这本《就要...
    铭铭大嫂阅读 212评论 1 3
  • ༄༅།།ཕན་གནོད་བརྟགས་པ་མེད་པ་དང་། །འདི་ཡིན་དེ་ཡིན་མེད་པ་ཡིས།...
    学语文阅读 3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