乏走狗

用生命来换取金钱,用劳动去换取口粮,每天辛勤的劳作,任期剥削,不断的恭维领导,以免失业,每天做个996的社畜亦心甘情愿,任其领导咆哮,独守自己一亩三分地,遵守安排任务,于上俯首称臣,于下颐指气使。把所有的怒气开始抛向下属,大家都为了自己的口粮而忍气吞声,被怒斥也好,欺辱也罢;默默的对自己说,且过五年看,莫欺少年穷。

社会中很多人都是这样,工作难找,大多工作都一样,一直被剥削,加班成了一个企业文化,哪怕磨洋工也要做足姿态,领导聘请员工就是为了生产价值,至少是工资的好几倍才能让他觉得值得,否则就觉得这人无用。

想想这社会很多都是这样,日复一日做重复的工作,没有体现人生价值,只有维持自己的生存,要的不是生活。这就像养一条狗一样,扔一块骨头就要看门半天,看见主人就摇头摆尾,见陌生人就狂吠不止。只为活着而已。

即使有人脱离这种生活,找出自我;当饿的头冒星星的时候,依旧会依附,乞讨一顿饭吃。

至少早晚而已,早晚都会成为一条狗,一条绳子拴住,让其不在若为自由故,其余皆可抛。

我们给狗喂食的时候,扔一块骨头出去,就会有好多狗来争夺;现实中有人扔一块蛋糕,大家都在争夺,多么像条狗,在这世间熙熙攘攘去争夺。

身为社畜,也有一种鄙视链;达官贵人门前的狗,看不起富豪的狗;富豪门前的狗看不起农夫的狗;在农夫门口的狗,看不起野狗。

社会亦如是,比如我是个公务员收银,自觉鄙视五百强前台;我在五百强上班,哪怕我是个前台,我说出来也比别人好听,我在大机构上班,宁愿在办公室赚三千也不愿意在工地八千,要的就是面子。

看看这跟狗是多么的像,上训温良,下见狂吠,展示自己的身份,我的主人是多么厉害,宰相门前七品官,而我也是不同凡响,尔等穷人速速离去;既表忠心,又彰显自己的身份,可谓一举两得。

这就让我想到了鲁迅写的,“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

乏走狗,虽或为一个资本家所豢养,其实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所以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不知道谁是它的主子,正是它遇见所有阔人都驯良的原因,也就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证据。

我们都是乏走狗,走狗前面还有加个乏,乏意为愚蠢。愚蠢的走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