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15

上课已经十几分钟了。依旧思想抛锚。

有很多问题。把字体换成繁体就是为了装逼,脑子里反复出现,文艺青年的装逼把戏。受不了自己了。没上课之前想着认真听课,老师算是讲得不错了。还是回到开始,思想抛锚。想了太多东西,一点也不专注。最近都疯。喝醉哭,逃课,睡到下午。其实我是一个故步自封又自私自利的人。传统的乖乖女,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不一样了。高傲,自大,不管不顾,冷漠。我试图到达我从未去过的领域,可是我等级只有五,到达九级的世界以后,怎么也负荷不了了。我爬不上去,爬也爬不动。

十一月要去听岛屿心情的巡演。期待的一件事,早早又去听一遍所有专辑。

下巴的两个痘越来越痛。越挤越不好了,怎么不灵了,挤掉就好的模式去哪儿了。

分分钟调换心情。上课仿佛就会沉重起来,也不是叫沉重,就是变得不再轻快。我的表达一点也不准确,夸张又模糊,我知道我在讲什么,可是讲得太多我又不大知道了。

我确实在不停的比较,我反思的次数越多,越感到无力和颓丧。我太知道了,就是有一片一片的欲望。我的欲望啊,无穷无尽。理想主义。我谈论到以后的生活,或结婚或生育的时候,言语讲出来的东西,表达的想法,真是幼稚至极。太小孩子气了,虚无缥缈的理想主义。我感到的东西太多了,厌倦了我总是感到的模式。感到了,再施展惯用伎俩洗脑自己,把思路又带回到原地。兜兜转转,感到厌烦。我确实颓败得一塌糊涂,不求进取,不坦然面对。他昨天提到我就是想要去找到那样的人,说我不想要他那样虚弱的人。我震惊,我根本不知道我是被道中,还是我依旧没学会爱一个人。我的心思一点也不专一吗,难道我不是在真真切切爱着他吗。我突然又感到,我也是只能单身的人了。但是我也无比知道,我不可能不爱他。我在很认真很用力的爱着他。即使彼此虚弱,后面再辛苦一点,那也没有关系啊。我也想要看看我拼命努力的样子。

四肢都躺退化。我问,今天晚上去跑步吗。不知道她们要不要去。之前和女朋友约定说她教师资格证考完后就一起运动。她跳绳,我跑步。虽然没在一起,但会相互监督。十一月一起加油吧。想到要去他那里,就想要变得美美起来。与懒惰抗争。我确实不好看,还在努力。还有就是节约用钱。

看到那种,专门搜一些文艺句子发个朋友圈配张图的人,一瞬间充满了鄙夷。下一秒又想到,我不是也有过这样的阶段吗。搜些喜欢的作者的字字句句,发表一下,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想法。原谅他人,原谅自己。我还是太糟糕了。

中庸无边,模棱两可。越来越这样。

成为队伍中的一员的时候无尽的吐槽和伤害他人,感知不到独立出来的个人的不同和不易。报团取暖时感受不到之外的寒冷。我们不能够为此争辩。

我们时刻对他人充满误解。

要适可而止,要见好就收,要成为一个大人了。

我不能够再到人群里呆了。不能够在舒适圈里做梦。

大概只需要独立出人群,自成一格,流汗和流泪都是一样的。不就离开了舒适圈吗。

腿打闪闪。跑完以后的颓唐感也是有点强烈。来颗彩虹糖呗。酷得像个男孩,骨子里确实是有。男孩多潇洒啊,一定程度的潇洒。女孩当然也可以潇洒,还是不能够完完全全的潇洒。我又理想了,都是这样。你是什么就越羡慕别的什么。

散步真让人开心。散步是一项牛逼的运动。

孔雀眼。边走边听,可以跟着摇头晃脑。

对面三个男生走过来,差点和一个胖胖的男生迎面一个对撞。

VIVIAN几天之前都想分享给他。今天大概会分享了。

远远的月亮,一拍就跑掉。拍不好拍不好。有个专业相机的功能,按钮乱拉一通,不会还是不会。

同班有两个女生也在跑步,对面寝室的。

非常好,结伴而行。我的女朋友在远处,男朋友也是了。

真心实意的朋友,一同哭哭闹闹的朋友,都在远处吧。我们始终看不见眼前的幸福。这样已经是最好了。

停住走路拍手腕上的鸽子,从侧面一个足球灰溜而来,抬头看到他招手示意踢过去。想起第一次体育课就是足球,笑出声。拿出毕生所学踢过去。十五秒之后足球又飞驰而来,离脚稍有距离,看它哧哧溜过去又笑了。眼睁睁看它溜走,抱歉帮不了你了。

打算再坐一坐。观众席大概冰冷的要死。

第二排。还好还好,因为没真正到冬天的缘故。

但天还是冷起来了。

抬头可以看见收费站。沙坪坝几个大字。

今天看到飞机从头顶飞过,感到很近距离。就想起要去乌鲁木齐的事。人生第一飞,会不会很有趣。或者糟糕到晕机。无论如何,也都是期待的事。

没有纸了,鼻涕就要流。只能撑到十分钟。

我怀疑我对事物,事件,人物的不真诚。我在学习他们的不认真,可是我并不知晓他们不对真诚感到愧疚,不会反思到这里来。而我会,所以我自责。我怀疑自己。后来还是我在痛苦。

你在就好了。又要说这句话。

幻想在一个学校的情景。但是大概就不会出现异地恋这么多的想念了。还是当下最好。

好吧。够冷了,手冰冰凉。附近还坐了一对情侣。去超市给她们买点吃的喝的就回去了。

17摄氏度。多云。空气质量67,良。

此刻微风,微凉。手机电量二十九。

他们可能等不及了,情侣走了。

我也走了。

操场还有很多人。他们是年轻的生命吧,我也希望我们一直都可以是年轻的生命。你也是,我也是。

冷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