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不过你有病我有药》之跟男神般配了是怎样的体验?

(一)

刚跟我谈恋爱的时候,解小哥一米八三,一百四十五斤,大老远一瞧,嗬,这小伙高高瘦瘦,板板正正,T恤短裤加球鞋,要多青春有多青春,要多阳光有多阳光,可怎么走到哪都带着个球啊?

那球就是我,刚跟解小哥谈恋爱的时候,我一米五几,一百二十斤,活脱脱的立方体。

看多了别人惋惜小哥的眼神,我很生气,我也是有尊严的人啊,人要脸树要皮,老是这么被人指指点点,谁受得了?老话说得好,有志者事竟成,老娘要翻身!

我志在必行,跟解小哥说今天你别来找我了,我要禁食减肥!

小哥很惊讶:“都胖这么久了,怎么忽然想起这茬了?”

“我想穿裙子。”

“新买的裤子又提不上了?”

“去你的,一个星期后,我要把这些裤子都换了!”

“再没有更大码的了。”

“谁要更大码的?我要全换成中码!”

心里憋着一股劲,挂上电话,我掐着猪腩肉就开始琢磨着要怎么甩掉它。运动?没那毅力,不行!吃药?一停药就反弹,不行!绝食?那不死了吗?不行!节食,循序渐进,这才靠谱。

但话又说回来,这节食要节到什么时候才能出个效果?我可是跟解小哥夸下海口了,一周之后出效果,与其天天节食受折磨,不如来个狠的立竿见影,我底子厚,绝食几天应该还死不了。

说做就做,今天的午饭就省了,宿舍里都是胖子,为了不让她们吃东西的吧唧声吞噬掉我减肥的意志和决心,我决定自己出去溜溜。

漫无目的的走在校园里,习惯了每次出来都被解小哥拉着,现在两手空空,还真有些不习惯。不过没关系的,一想到一周后就能身轻如燕的站在解小哥身边,我就对正在进行的减肥事业充满了信心。

为了见效快,我得数箭齐发,刚好路过一理发店,我兴冲冲跑进去减了个短发,回来一称,哈哈,果然少了一两。我很高兴,又机智的把长衣长裤换成了短袖短裤,哈哈,又少了一两。形势一片大好,我乘胜追击又上了趟厕所,这下竟然掉了三两,我又惊又喜,毫不费力的就把半斤肉给减掉了,照这个速度下去,神马水蛇腰小电臀的都是毛毛雨啦。

轻轻松松的开了个好头,我很兴奋,马上开机上网,打算买件N年没穿过的紧身衣。网页还没打开,我就口渴了,我跟自己说,不行不行,千万忍住,我这喝凉水长肉的体质,一口下去半斤就回来了。

为了缓解口渴,我拿着牙刷去把牙给刷了一遍,刚把喝水的念头压下去,宿舍里俩胖子一人拿着可乐一人捧着奶茶过来,很没人性的问我要不要喝,我心里那个恨啊,这两抠子偏挑我减肥时请客,成心的!

我咽着口水很有骨气的拒绝了,这两人竟然在我面前一口气喝了下去,末了还满意的打了个饱嗝。简直不能忍了,两恶相权取其轻,我冲到水壶边,如牛饮水般咕嘟咕嘟喝了一盆,这才解了渴,心中忐忑上去一称,长了两斤!

好嘛!我两眼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二)

下午小哥打来电话:“吃饭去吧?”

倒长了两斤肉的我很生气:“不吃!”

小哥还要说什么,我就把电话挂了。

晚饭我又没吃,脑中全是各种吃的,为了防止意志不坚定而前功尽弃,我早早的就脱好衣服躺在床上睡觉。

但是睡觉不是我想睡,想睡就能睡。“咕咕”乱叫的肚子,宿舍里胖子们轮番“咔嚓咔嚓”吃薯片的声音,还有那恼人的电话铃声,全在不停的刺激着我脆弱的神经。

舍长接了电话,屁颠屁颠的走了。宿舍里的声音也小了下来,估计是薯片吃完了。唯一坚持不懈叫唤的,就是我的肚子。我掐着它教育它:“你还有脸叫?你看看你都胖得跟猪肚一样了!”猪肚……说到这词我的口水就下来了,白灼猪肚,麻辣肚丝,猪肚煲鸡,猪肚炒兰花……

正躺在床上哼哼唧唧,就闻到床边飘来一阵肉香,我一个打挺爬起来,舍长提了一袋子排骨米线放在离我最近的桌上。

我哀嚎一声:“舍长啊舍长,你这是要逼良为娼啊!”

“你家男神笑贫不笑娼,让你好好吃饭。”

我一愣,这是解小哥给我买的?

下一秒小哥的电话就到了:“多给你加了份肉排,没放葱花和香菜,赶紧好好吃饭。”

“我不吃!”我瞧了瞧碗里喷香的食物,严词拒绝。

做人是要有原则的,否则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为什么不吃?”

“你没放辣子!”

吃米线放辣椒是我坚定不移的原则。

“你两顿没正经吃饭,不能吃太刺激的。”

我垂死挣扎:“不……吃。”

解小哥叹了口气:“辣椒放在两个包装袋中间,少放点。”

辣椒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放下电话,一天没吃的我,在临睡前加肉加量,把一大盆米线倒进胃里,然后心满意足睡了个饱觉。

第二天起床一穿裤子,额滴娘啊,竟然扣不上了!

我打电话痛诉解小哥:“都是你,才过了一天,我又要换裤子了!”

解小哥在那头安慰道:“裤子穿不上,那就穿裙子吧。”

减肥失败,解小哥依旧拖着圆球似的我在校园里溜达,看着别人越加惋惜小哥的眼神,我又怒了,看不起谁啊,虽然我减肥不行,但长胖是我的强项啊,总有一天,我会跟小哥看起来无比般配。

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小哥早上经常不吃早餐,我就特地在口袋里装些酸橘子山楂片什么的,瞅准机会就塞给他:“快快,充充饥。”

小哥看看这又小又酸的青橘很是怀疑:“吃这能垫饥吗?”

“苍蝇也是肉啊。”

小哥是喜欢吃橘子的,皮薄多汁的小青橘三两下就下肚了,不一会就饿得前胸贴后背,好不容易等到中午吃饭,饿得头昏眼花的小哥百米冲刺到食堂,快饿死的样子把食堂打菜的大妈都吓坏了,手一抖又多给了他一勺,小哥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饭菜倒进嘴里,风卷残云之间,连我那份也少了一半。

(三)

晚饭就更容易了,我拿着饭卡使劲作:“小哥,我想吃这个,小哥,那个也不错,小哥,我还想喝点汤,小哥,来块饭后甜点……”

解小哥愁了:“这么多吃不完啊,要不咱一天尝一样?”

“你不是不是嫌我胖?”

“没有啊?”

“那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我……”

“你就是嫌我胖,你不爱我了……”

解小哥赶紧投降:“好好好,吃吃吃。”

小哥有个好习惯,从不浪费食物,每天都负责扫光我点了又吃不了的东西,可怜的小哥都吃到嗓子眼了,我又邪恶的递来一碗紫菜汤:“来,把食物都顺一顺。”

两个星期后,小哥的饭量明显见长,我激动不已,仿佛看到了大球拉小球的和谐画面。

小哥生日,增肥的机会又来了。

我特意给他准备了一个惊喜:一个十寸蛋糕。小哥看着蛋糕又感动又为难,摸了摸刚吃饱饭的肚子,艰难的打了个饱嗝。

我给他递了把勺子:“这是我亲手给你做的,大是大了点,如果你吃不完就算了。”

小哥一脸悲切,咬着牙:“我尽力!”

小哥说话间,吭哧吭哧的就干掉了一半,栗子奶油实在太腻,他又咕嘟咕嘟的喝下半瓶可乐,这下好了,肚子全是气泡和奶油,所有的空隙都给严严实实的填上了。剩下一半,他实在吃不下了,愁眉苦脸的看着我:“怎么办?浪费了。”

“浪费不了,你拿回宿舍给舍友分着吃呗。”

小哥捶胸顿足:“你怎么不早说?”

蛋糕的威力巨大,小哥连着两天都没了食欲,看啥都吃不下,这可把我急坏了,这好不容易长了点肉,饿掉了怎么办?我得想办法给他补补。

我借了白师姐租的厨房,亲自下厨给解小哥做了顿饭,本来想煮饭的,水放多了,算了,喝粥也一样。以我有限的厨技,菜就不用想了,就一锅熟吧,什么营养又好熟?鸡蛋啊!

我呼啦啦往粥锅里磕了七八个鸡蛋,一阵糊味窜上来,妈呀糊底了,我赶紧拿起铲子一阵搅合,把鸡蛋和粥彻底和成了一锅鸡蛋粥,各种油盐都加了一遍后,屋里全是那腥浓的鸡蛋黄味,看着满满一锅黄点白点和黑点,我满意的咂咂嘴:“大补啊!”

解小哥本来还挺期待,一看到实物脸色都变了:“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冲动。”

我把锅里粘稠的粥倒进碗里,因为手举得太高,粥冲得太快,竟然溅了小哥一脸,小哥盯着一脸但蛋渣渣惨叫,以被烫伤为由想抗拒喝粥,未遂。

从此以后,小哥再也不把鸡蛋和粥混着吃。

功夫不负有心人。

两个月后,解小哥的八块腹肌变成了四块,半年后成了两块,等到放假时,彻底融合成了一整块。

解小哥摸了摸自己的肚腩:“是时候减肥了。”

我很不厚道的偷笑,小哥多了二十斤肉,整个人看起来壮实魁梧了许多,肥肉真是个无坚不摧的利器,任他个子再高也架不住肥肉堆,解小哥昔日的好身材消失在糖衣饭弹里,现在小哥拉着我在校园转,远远看去就是数学公式里的两圆相切,和谐极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