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深渊的骑士

图片发自简书App

配图非原创

血肉的酸痛已经消失了,只剩下机械性地提起刀,斩杀。

斩杀。

斩杀。

在深渊的门口,有这么一个身影,破碎不堪的铠甲,伤痕累累的身体,不停地倒下又站起来,他已经在那很多年,他受到了深渊的诅咒,成了不死的存在,也成了魔物和人间不可跨越的铜山铁壁。

如果他还剩下一丝理智,那就是他眼角流下的快干涸的眼泪,地上散落的不仅是魔物的尸首,还有人的骸骨,那是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曾经的战友。

最精锐的部队,负责面对最可怕的威胁,他们曾是王国的骑士团,有着至高无上的荣誉和坚定不移的信仰,于是他们来到了前线,离深渊不到百米的前线。王国因为这个巨大黑洞里的怪物们而岌岌可危,村庄被毁,城市受难,英雄们带着王的旨意,来结束这一切的源头-----眼前无底的深渊。

“伊文,实在对不起,妈妈不能一直陪你。”

虽然看不见,但我听的出母亲话语里的疲累和悲伤,我脑袋里有奇怪的东西,所以几个月前我就开始慢慢地看不清东西了,直到最近几个礼拜,迎接我的已经是完全的黑暗。

“没关系,这里所有人都对我很好,我还认识了新朋友。”

母亲终于泣不成声,抱住了我。

每天正午,太阳高悬在头顶,只有那个时候,一波接一波的魔物的攻势才会停下来,骑士才能撑着剑柄,单跪着休息一会。

“里面有人吗?”一个稚嫩地声音从深渊的上方传来。

是个孩子,骑士心里一惊,这边危险,他想要大喊,早就干涩的喉咙却发不出任何声音。无可奈何,他捧起一泊地上的湿血,润了润嗓子。

“离开这里!”

骑士说道,非常沙哑,连字都说不清晰,声音也很小,但这是他尽到的最大的努力。

“真的有人啊!你掉在下面多久了。”小孩似乎听到了,却没有听清楚。“虽然我救不了你,你一定饿了吧,我有东西给你吃。”

咣当一声,有东西坠落了下来,是一袋面包和一个铁壶,铁壶里应该装的是水。骑士不停地死去复活,早就失去了摄入水和食物的需要,但是,他想尝一口,他想要甘甜的清水浸润他的喉咙,他想要咀嚼面包的麦香,已经忘却的渴望再一次被燃起。

抓住了眼前的东西,他仿佛是面对天下的珍馐般享用了起来。

“你叫什么?”孩子问到。

“不记得了。”骑士早就忘了自己的名字。“和我现在讲讲外面的事情。”

孩子讲了外面是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在远处他的村庄里堆满了麦仓。

原本还想和那孩子继续聊,面前却出现了几双血红的眼睛,它们不仅盯着眼前的骑士,还时不时地飘向深渊的上方,有的还准备攀上岩壁,是人的气味吸引了它们。

“快逃,下面都是怪物。”骑士大声喊道,这一次他的声音引起了所有魔物的注意,它们撕鸣着转移了方向,利爪和獠牙扑向了骑士。骑士手里的大剑再次挥舞了起来,重复了无数次地动作再一次上演,其间,他身上又多出来许多伤口,但他毫不在意。那个孩子似乎是听到了底下的怪物的鸣叫,终于离开了,骑士心里的石头放了下来,他在这里的意义就是守护,守护他的王国,他的亲友,他的人间,他绝不能让一个孩子陷入危险。

第二天正午,那个孩子又来了,这一次他带来了馅饼和牛奶。

“谢谢。”骑士有了像样的食物,这是他原本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不过比起这些,他更关心外面的世界,那个他守护了无数个日夜的世界。

我有了新的朋友,她在我的隔壁病房,她的腿骨折了,只能坐在轮椅上。

“我叫艾莉。”她是个女孩有着很好听的声音。

“你的腿怎么受伤的。”

“我想从屋顶飞下来,要不是撞到了树,可能我就飞起来了。”

“是吗,我也相信你会飞。”说来也奇怪,自从我看不见以后,我就喜欢上了幻想,幻想这个世界有怪物,也有英雄,有城堡还有村庄。

“你看不见么?”

我点了点头。

“那以后我带你出去玩,我做你的眼睛,你替我推轮椅。”

骑士第一次觉得,等待有了希望,那个孩子就是他的希望。

有时是面包,有时是鲜果。

从那个孩子口中,他知道了外面已经和平了很久,不知是几十年还是几百年,没有纷争也没有战火,没有魔物肆虐,也没有瘟疫横行。

是吗,他双手放在胸口祈祷,他的抗争没有白白浪费,他伙伴的性命没有白白牺牲,他狠狠地哭了,撕心裂肺。

“你是个英雄吧。”小孩子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敬畏。“我听到了你和怪物搏斗的响声。我不害怕,我知道你会保护我,所以我每天都过来看你。”

其实骑士也不知道,自己的刀还能挥动多久,他已经慢慢地忘记了以前的事,或许到了某个时刻,他会连自己挥刀的意义都不再记得,一旦他停了下来,蜂拥而上的魔物就会把他撕的粉碎,再也不能活过来,到时候,还有什么能守护和平。

“你会出来么?等到所有的怪物都被你打死了,你会不会出来?”

“也许吧,如果那时候我还有出去的力气的话。”

“我奶奶做的菜可棒了,她炖的番茄牛肉超好吃,她做的熏肉超好吃,反正她做的都超好吃。等你出来了,我带你去吃,我奶奶也很好客的。”

骑士不再答话,他开始了又一轮的厮杀。

孩子也逃离了这里。

听医生说,我脑袋里长得东西变的更大了,它对我的影响也变得更大了。

我觉得,它就是寄生在我脑子里的怪物,而且我的记性变差了,有时候我不记得上顿饭有没有吃,也不记得有没有打过针。不过还有两件事我记得,我要陪艾莉去散步,我还要继续画我还没编完的故事,虽然我看不见也不知道画成了什么样子。

“伊文。”一个人抱住了我,温暖而熟悉的味道。

“你是?”

“我是妈妈呀。”那个人哭了。

哦,是妈妈啊,我抱紧了那个人。

已经好几天了,那孩子都没有过来。骑士为自己的焦急感到可笑,现在的他可没有那份闲情。

“对不起,我和朋友打架了,被奶奶关禁闭一个礼拜,所以一直没来。”上方终于传来了那个孩子的声音。

“为什么要打架。”

“因为他们不相信我碰到了和怪物搏斗的英雄,说我是胡编乱造,说我是谎话精。可是,我不能带他们过来,这里太危险了,我又拿不出理由,就和他们打起来了。”

“你是个好孩子。”

孩子走了。

察觉到今天有些不对劲,骑士嗅着空气的味道,冰冷充满着血腥的臭味。从面前走过了的,不是成群的魔兽,而是一个穿着漆黑铠甲的人,和自己一样高,拿着和自己一样的大剑。

“你是谁?”

“我就是你,我也是深渊,我是你心底的恐惧。”

不带有任何情感的声音。

骑士的手在发抖,他知道这一次和以往都不一样。

“你在画什么?”耳边传来了艾莉的声音。

“我在画守护世界的骑士。”

“你画的好丑啊,什么都看不出来。”

“是吗,反正我是画给自己看的。”

“走吧,走吧,陪我去散步。”艾莉摇了摇我的手臂。

“好吧。”

在走廊上,我慢慢地推着艾莉的轮椅,突然,一阵剧痛向我的脑中袭来,我倒在了地上。

“伊文!伊文!。”我耳边传来了艾莉的声音,“叔叔阿姨,快来救救他!”

“快通知家属,另外手术室准备。”

是要帮我切掉脑袋里的怪物吗,那挺好的,不过我怕疼啊。

我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她一边哭,一边安慰我,“没事的依文,一定会痊愈的,只是一个小手术。”

骑士早已伤痕累累,面对黑骑士凌厉的攻势,有些招架不住。

但是,他早就不在乎身上哪里的伤口被震裂,流出了鲜血。

一样的招式,一样的防御,两个人不知道打了多久。终于,骑士故意卖出了破绽,让黑骑士砍下了自己的一只手臂,然后,一刀将黑骑士斩首于面前。

本该坠落的尸体却变成了一滩黑影,缠住了骑士。

“我说过了,我就是你,我是深渊,你也是深渊,你早就被同化了,只要你存在,深渊就不会消失。”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骑士的身体就快被黑影覆盖,眼睛里逐渐冒出了不属于自己的红光。

用了最后一丝力气,骑士将巨剑腾空扔起,巨剑的以巨大的力量贯穿了骑士自己的胸口,把骑士定在了地上。

“我选择,带着你一起永埋地下!"

深渊的洞穴开始崩塌。

“对不起,我们尽力了。”医生扶住了哭泣的女人。

“伊文!我的伊文!为什么,我爱的人都离开了我。”

艾莉远远地看着,其实她对伊文撒了谎,她的腿不是摔断的。在三年前,一次恐怖组织的炸弹袭击中,她的腿被炸伤了,当时救出她的人是伊文的爸爸,可是伊文的爸爸却葬身在了火海之中。伊文恨他的父亲,也崇拜他的父亲,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情绪,艾莉始终远远地看着伊文,看着他在父亲的墓碑前哭闹又转为平静,看着他安慰憔悴的母亲。

可是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却得了不可治愈的癌症,艾莉的心很疼。

来到了伊文所在的病房,艾莉看到了他画的画。她拿出纸笔,又画了一幅,上面是一个坐着轮椅的女孩,在墓碑前献上了花朵。

为了我的英雄,墓碑上写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首先感谢彩霞的分享,我和彩霞有着相似的经历,我现在也是一名宝妈,宝宝刚刚21个月,然后我也是通过非诚认识芊墨...
    彤ge阅读 129评论 0 0
  • 老王是一个瘸腿的老木匠,邋邋遢遢的,一个人住在棚户区一间只有半边吊顶的屋子里。 老王天天被这个使唤,被那个呵斥,仿...
    爱行走的大树阅读 229评论 0 0
  • 秋思 1 西风起 家书添几笔 雁南去 飞鸽传几句 唱别离 歌醉烟波里 晓看雨 晚来风尘急 坐东篱 凉气侵寒衣 红尘...
    履非阅读 273评论 1 2
  • 我一直自豪于我儿子听话、懂事、孝顺,作业从不用妈妈操心、个人生活游刃有余,一直严阵以待的青春期叛逆更是丝毫未见……...
    胡诗宏阅读 417评论 7 5
  • 花飞雪, 点点残红梦。 无奈白鸥非鸿雁, 遥寄尺素愁谁封, 流水作情童。
    心落成海阅读 128评论 2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