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了个疑

你麻木,浑然像绑在柱子的鸟儿,就在太阳底下呆着,因炙烤而一丝丝干瘪的身体,越来越像风声,像夏天窗外的几句议论,就看着啊,轻轻的去死,如果没有雨,也会有那么几朵花儿,在你走的以后,飞起来。这时,若是再有一双徒然走动的手脚,灰褐色的狐狸眼睛,从谷底及其以下跌落,那是最想不到的自由,盲目而又无从打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