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漫想|心净方知景美

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生在北方的人来说,雪算不上什么稀罕物,似乎无论如何,一到冬天它总会来的。然而,每年的初雪还是会令人莫名生出许多盼望与向往。

2016年的雪似乎一早就在蓄势。我们这里自10月下旬开始,气温忽高忽低,气候冷暖交替,先是提前供暖,后又各种预警,可谓万事俱备,只待这个尊贵的“客人”来临。皇天不负,它终于在小雪节气的前一日,紧随雨后、静静飘洒。

那些雪花形态何其相似,散于半空的尽是洁白细密,却也各有各的运动轨迹:有的装点了屋檐,有的在枝头、车顶栖息,还有的则渐渐归于消融、奔向大地。

站在窗前静静凝视,不觉间竟有些出神……想起大一那年临近岁末的那场雪,某天于睡梦中醒来,目之所及悉数披上了银装素衣。然彼时正值考试周,再加上雪天难行,原本是没什么心思欣赏雪景的,可拗不过同行南方同学的软磨硬泡,只好走走停停地感受这份冬日气息,不觉间竟也生出些兴奋来。

斯年青涩,如今想起却又觉得温暖得很,这温暖让我联想到某年和C看过的《归来》。也是那样一个下雪天,主人公等待归人的场景一遍遍重现,这场景初看悲凉,细品却会为那份坚持了数年的坚守与相信动容。毕竟,在无可奈何的年代里,很少有人泪是热的,心也是热的。

图片来自网络

这样的沉溺让我几乎忘记了现实,好在婆婆和刚满两个月儿子的对话把我拉了回来。她剥开窗子上的雾气,又在讲述外面的世界,而他依旧咿呀应声,好像能听懂老人的言语。只是这一次,我在他脸上看到了疑惑之意。

我猜想,这小家伙一定是觉得好奇,那白茫茫的一片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何前几日眼前还是一片金黄,现在却突然变了模样?枝头那几只飞来飞去的鸟儿,也不知到底去了哪里?

类似的疑问在有些人眼里或许显得无知可笑,然这恰是孩子的天真可爱之处。其实,想不通的又何止他一个?记得初来天津时,我也常常搞不清楚这里的天气:5月已是夏日,10月未见寒意,过渡分明的四季愣是几乎被压缩成了冬夏之间的交替。

想来这些年,这样的景象我早已司空见惯,甚至在我眼中已凡常得不能称之为风景了。但于他,那都是平生第一次的新奇,更是这世界给予他的美丽点滴。

图片来自网络

再看窗外时,已是傍晚,雪落得缓了些,渐渐地,它融化于大地,更融进了你我的心里。

偶然拿起手机,朋友圈里很多人在赞叹雪后故宫的美丽,置身其中,恍若穿越了千年。那景象我虽同样欣赏,却不愿只停在那里,因为——雪还是那雪,并无分别,自然也罢、人生也好,心净方知景美,最美的风景从来都在你心里。


本文内容纯属原创,如需转载请私信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浮生 (一)第一夜 暮雪三天没有入睡,不是他不想入睡,而是他并不感到疲倦,在一片黑暗之中,暮雪站在甲板上。在他的周...
    黑玫瑰先生阅读 827评论 0 7
  • 江南雨歇月华生, 漠北飞花玉絮横, 一叶兰舟湘水远, 两行客泪眼帘盈。 雁儿久日无踪影, 青鸟时时未褭娉, 绛烛花...
    刘小地阅读 172评论 6 22
  • 露臀
    KG70阅读 31评论 0 0
  • 我将离开家远赴外地工作前,我知道我不能陪伴母亲,所以寻到一只蝴蝶犬,用手掌托着她在掌心,带回去给母亲。见到花花,母...
    肥青蛙阅读 54评论 0 2
  • 文|赵晓璃 写在前面的话: 要说在《欢乐颂》里,备受争议的人物当属曲筱绡了。 现实中,类似曲筱绡这样的创二代在商界...
    赵晓璃阅读 3,827评论 11 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