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被处决前,望向将军家眷,将军忙道:放人!25年后他威震一方

1883年,法军入侵越南,清廷任命刘永福为越南经略大臣,率黑旗军大败法军。


1885年,法军大举增兵,并攻陷镇南关,得意忘形之际,在关前竖起一块木牌,上面写道:“广西的门户已经不存在了。”


镇南关附近的百姓义愤填膺,也竖起一块木牌与之相对,上面写道:“我们要用法国人的头颅重建我们的门户!”


随后,反法斗争日趋激烈,大量广西青年投身其中,以不同形式同法军作战。


其中,一个叫陆荣廷的青年特别活跃。



陆荣廷生于大鸣山下,少年为土司看护牧场时,练就了一手百步穿杨的枪法,常常凭此从水口越界到越南抢劫。


后来,他拉起大旗,率领中越边界的一批赌徒、游民劫掠法国人和富商巨贾的财富,然后平均分配,皆大欢喜。


久而久之,陆荣廷手下的人马不断壮大,最多时竟达数千人之众。为约束这些鱼龙混杂的土匪,他为部下制订了“三不抢”原则:一不抢中国人,二不抢穷苦人,三不抢驻地附近的人。


有一次,他的几个部下抢劫了附近的越南人,陆荣廷告诚说:“我们在这里吃饭,就不要这里屙屎!”众弟兄哄堂大笑。


之后,此类事情再没有发生过。



然而,不管陆荣廷如何爱国,如何打法国人,对于他这股规模不小的土匪,清廷始终视为心腹大患,常常同法国人一起缉拿他们。


中法战争后,清军名将苏元春被任命为龙州提督,负责镇守边疆。陆荣廷胆大包天,不仅没把他看在眼里,还看上了他的坐骑。


就在苏元春就职的当天晚上,陆荣廷独身潜入提督府盗马,结果被当场捉住。


苏元春仔细打量了一下他,拍着腰刀说:“你为何不偷别人的马,而偏偏偷我提督的马,你不知这要犯杀头之罪么?”



陆荣廷却面无惧色,从容答道:“别人只有一匹马,偷了就一无所有了,提督老爷的马成群,何必为了一匹马而大动干戈!”


一番话竟把苏元春说的连连点头,直接就把他放了。


但不久后,两人又再次碰面。


1886年夏,陆荣廷在越南打劫法国人时,被法军重兵包围,他及其部下24人均被活捉。


由于中法刚刚签订了条约,法军就将他们移交给了苏元春严办。


苏元春着眼大局,不得不动手惩治,将陆荣廷等人判处极刑。



刑场上,当刽子手一连杀掉了陆荣廷手下的23个手下,走到陆荣廷面前时,一直低头不语的陆荣廷突然抬起了头,眼中精光四射,望向四周和天空,又望向前来看热闹的苏元春家眷。


也许是太累了,刽子手居然被他犀利的目光吓了一跳,屠刀失手落地。


正在监刑的苏元春也敏锐地捕捉到了陆荣廷的目光,心中顿时警觉,一方面唯恐陆荣廷手下土匪日后对其家眷下黑手,一方面起了爱护之意,认定陆荣廷日后必成大材,连忙喝道:“这个不杀,留下有用,放人。”



此后,苏元春与陆荣廷达成协议,再次放虎归山,条件是:将从越南抢劫来的法国人资财,一部分交给苏元春。


于是,陆荣廷重新率部深入越境,四面出击,打得法国人晕头转向,不得安生。


最大的一次战果是,打死法军官兵22人,活捉1人,牵到一位战死的得力部下墓前,然后将之砍头祭奠,围观人群无不拍手称快。


1894年,陆荣廷终被苏元春招安,成为清军一员。随后,陆荣廷以一手高超枪法,为清廷立下不少战功。


1911年初,陆荣廷升任广西提督,御赐黄袍马褂,特许紫禁城骑马,威震一方,名震朝野。


此时,距苏元春刑场上特赦陆荣廷,已过去25年。



不得不服,苏元春看人的眼光!


只可惜,民国革命初期,陆荣廷思想陈旧,不识时务,被手下干将李宗仁、白崇禧等人赶下了台,最后落了个一败涂地,声名尽失。


1928年,陆荣廷病逝于上海,享年73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