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一刀斋

昨晚做课件和微课弄到了凌晨四点钟,洗澡那会窗玻璃上已经透出晓色,等吹干头发已近五点钟,阳台四周已经完全看得清建筑物的细节和近处的草木,瞬间有种荒诞感,有被时间追着跑的恐惧。

其实这会儿已经没有困意,但是整个人在清醒与迷乱的边缘徘徊,而等到沾着枕头,山一样的黑暗瞬间覆盖了我,无梦,而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