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延迟了,我们怎么办?

退休延迟政策这几天又被媒体铺天盖地报到,看来消息属实了。从实施进程表上看,除了今年退休的1957年出生的男职工和1962年出生的女职工,晚于这个年份出生的在职者都要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闻此消息,年轻人当然打心里不愿意,因为要奋斗到60多岁,有种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深深无力感,只是大家都如此,而且说不定政策也会变的,所以并不怎么焦虑。而对于等着三年后就退休的我来说,早已规划好的退休生活要被硬生生拖成五年,显然是一个当下就来临的不小的打击。

但以我绵薄的个人之力,显然难以抗拒国家铁定的政策的。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除非你辞职,不然你能做的也只有接受。有心理学研究指出,人为什么会感觉不幸福呢?主要是人对于外界失去了掌控感,对未来丧失了自信心。或许这也是现代人共同的生存困境,许多现代主义小说里都能看到这种困境。无论是博尔赫斯的《沙之书》,还是卡夫卡的《骑桶者》,都是有关人类生存状态的寓言。人对超出自己把握能力的事务由好奇到钻研到被它掌控被它折磨的境况,被博尔赫斯写的无比逼真。而生活在底层的小人物,在寒冷冬季缺乏温暖的深深无助感在卡夫卡的笔下更被表现得淋漓尽致。这些精彩的小说,都是关于人生的哲学寓言,可以穿越时空而历久弥新。

可是生活之树永远长青,它因充满了太多的不确定性而让人期待又焦灼。明天就像一个还在花轿上的新娘,时间未到,你无法撩开这位新娘的面纱,一窥她的芳容。你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待那最后时刻的来临。

只是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你是焦虑不安,还是满怀激动?是主动迎上去,还是退缩一边?一切全都在于你的选择。当然,你怎么想并不重要,你怎么做才是关键。

是呀,本来就要退休了,平白无故又要多工作两年,怎么说都不会是一件开心事。而人之所以不开心,多半源于自己骨子里的本能的好逸恶劳——喜欢安逸更胜于劳苦。这世上真正喜欢辛勤工作的人有没有呢?或许有吧,比如王阳明,比如稻盛和夫,比如那些从事创造性工作的人,以及那些专注如一的工匠。无论何时何地,他们脸上都洋溢着专注工作的光芒,他们是真正懂得幸福真谛的人。那么,你有没有问问自己,既然他们可以,我为什么就不行呢?是我我们天生就不求上进吗?还是我们被人生来就该享乐的惯性思维局限住了?我们能不能换一种眼光看待生活呢,并以工作为乐呢?我们为什么要人为地制造不幸福呢?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强者的思维是战胜它,弱者的逻辑是逃避它。选择战胜困难的,即便一时难以成功,但终有一天会像愚公一样,等来神仙相助。选择逃避困难的,就算你暂时避开了困难,但终有一天,你避无可避,只能仓促应战,最后被拦路石撞得头破血流。

可见,一个人做事,选择怎样的认知模式,决定了过怎样的生活。最终结果虽一时看不到,却又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于我而言,退休早两年或迟两年将不再是一个问题。两年而已,退不退休,日子都照样过,那么,为什么不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主动迎接它、拥抱它呢?如果可以把工作看成创造和享受,延迟退休又何妨!

想到这里,内心释然,因延迟退休带来的郁郁寡欢一扫而空。这种自我化解矛盾,满血复活的感觉真好!这种自我激励、找回青春朝气的感觉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