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到深处是无言 ——陈毅安的“无字书”

“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毛泽东1928年在诗词《西江月·井冈山》中写下的这一名句,主人公正是在前线指挥黄洋界保卫战、时任红四军第三十一团副团长兼第一营营长的陈毅安,他率领不足一个营的兵力,在黄洋界战胜了十倍以上的敌人,保卫了革命根据地。当年,毛泽东带领主力部队下山进行游击战时,敌人趁虚而入大举进犯井冈山,年轻的陈毅安果敢而坚毅地指挥人数不多的队伍以及当地百姓,用仅有的一门炮和两发炮弹(其中一发还是哑弹)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时间过去几年,1931年的3月的一天,湖南省湘阴县一个名叫李志强的女子,接到了一封寄自上海的来信,然而两张信纸上竟空无一字,这让李志强伤心欲绝。因为写信的人是她的丈夫陈毅安。之前丈夫就曾对她讲过,“如果哪天你要是收到我的一封无字书信,就说明我已经离开人世,你就不要再等我了。”这是陈毅安托战友寄给妻子李志强的最后一封信,饱含着夫妻之间深情的爱,更蕴藏着一位革命者不怕牺牲的无比坚定。

但和丈夫分开还不到一年啊,走的时候,陈毅安的腿伤初愈,两人结婚才刚9个月,肚子里刚有了孩子……

鸿雁传书情意长

其实,在陈毅安25年的生命里,与李志强相遇、相知、相爱的时间有7年,他们之间一直保持书信往来,一共有54封书信保存下来,现存在国家博物馆。

李志强接到这封“无字书信”之后,固执地认为丈夫还活着,曾经托人拿去照相馆,希望通过显影技术,看看是不是丈夫给自己写了“密书”,当然结果是失望,她再也没有等到来信。在等待中苦苦煎熬了6年,也在煎熬中苦苦寻找了6年,李志强在1937年9月,满怀虔诚地给延安八路军总部去了一封挂号信,询问丈夫的情况。这时的她还带着一丝希望,希望她的丈夫还活在这个人世。但20天后,她终于失望,也得到确切的消息:“毅安同志为革命奔走。素著功绩,不幸在1930年已阵亡……”

这是八路军彭德怀副总指挥的亲笔回信。确认陈毅安牺牲了!

那是是陈毅安和自己分别一个月后的1930年8月5日,红三军团在攻占了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军唯一夺取的省城长沙之后,遭到国民党当局的疯狂反扑,为了接应被围困在城内来不及撤退的军团政治部后,陈毅安在断后的战斗中,被敌人偷袭的机枪子弹打中,1930年8月7日不幸牺牲。

李志强终身没有再嫁,默默地抚养烈士立下的遗腹子。遗憾的是“无字信”被弄丢了,剩下54封家书成了她的精神支柱。在纷繁乱世里,李志强把书信装进坛子,埋在老家一棵树下,躲过了特务搜查和日军烧毁。

这沓幸存下来的书信,既是两位热血青年的恋爱见证,更是一代青年对国家和革命坚贞不渝的信仰。从这些珍贵的书信中,我们不但看到陈毅安烈士对爱情的坚贞,更让最后寄出的那封“无字书”体现出他对革命的坚定。

1923年,在湖南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读书的陈毅安,暑假期间回到家乡湘阴县,去拜访小学语文老师。在老师家里,青春年少的陈毅安巧遇师母的外甥女,当时在湖南省立第一女子师范就读、比自己小一岁的李志强,两人一见钟情。师母见一对年轻人情投意合,马上从中撮合。这年的中秋节,二人定下婚姻大事。

在随后的几年里,两人的婚约却一拖再拖,但他们之间却从未断了联系,书信成了他们情感联系的纽带。

“六妹爱鉴:

      老实不客气对你不起了,也已经同别人又发生恋爱了,这个人不是我一个人喜欢同她恋爱,世界上的人恐怕没有不钟情于她,这个人就是列宁主义。除了我们努力革命,再找不出别的出路,把一切旧势力铲除,建设我们新的社会。”

从这封带着调侃的书信里,可以看出陈毅安的顽皮,更彰显出他对革命的坚定。从湖南省立第一甲种工业学校毕业,陈毅安就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受党组织的派遣,进入黄埔军校学习。毕业后,陈毅安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后跟随部队上了井冈山,屡立战功。在戎马倥偬的岁月里,他们通过书信鼓励着对方、关心着对方、爱恋着对方。

我最亲爱的承赤妹:

心如刀割的我,今日安抵衡州了。轮船中的生活,我来叙述一下,想你所过的生活虽然不同,而你的心也必有同情之感,因为人类是有感情的动物,何况如花初放的我们呢。

我怕听流水澎湃的怒潮声,也怕看船头晶晶似的明月,更怕听旅客中谈论青春年少的乐趣,生死别离的悲哀。有时请伴侣唱戏以作乐,但无从欢乐起。有时暗自悲伤,又恐怕他人笑我没有革命的勇气而不敢流泪。总而言之,这几天我非常烦闷。此种情况非笔墨所能形容了。

唉!情魔,情魔!你把我们的革命性消磨了。我们是有阶级觉悟性的青年,担负了世界革命的重大使命,我们难道恋恋于儿女的深情吗?没有一点牺牲的精神吗?我们绝对不是这样……

假若我在长沙伴着你,我的宝贝,我的心爱,拥抱着你,给你几个甜蜜的kiss,快虽快乐,但生活马上发生问题。你来韶州吗?工作虽有做,经济不致发生问题,但是青春年少的我们,在一起也不大很好,卿卿我我,我永远爱你,你永远爱我,弄个不得明白,一定会把革命工作抛弃了……

思前想后,除了我们努力革命,再找不出别的出路。把一切旧势力铲除,建设我们新的社会。这个时候,才能实现我们真正的恋爱。

最亲爱的妹妹,你不要畏难吧!眼见得帝国主义军阀及一切反动势力快要到坟墓里面去。一钱不值的我们,也要做起天下的主人了。努力!努力!前进!前进!我们的目的地终会到达啊!

最亲爱的妹妹,你不要时常念着我,你去努力革命工作,你才是真正地爱我,至于我咧,我是永远爱你的……

顺祝革命敬礼!

毅启四、十、于衡州舟次

(1927年4月10日)


哪个男儿不痴情?哪个少女不怀春?这对数次推迟婚期的少男少女,只有如此才能解相思。

陈毅安把在革命征途中的所见所闻、对恋人的所思所感,都通过书信一一传送给亲爱的人--“我最亲爱的承赤妹”。写这封信时,陈毅安正随国民革命军北伐队伍抵达衡阳。在另一封信里,陈毅安这样写:“爱情固然是要好,但不能成为痴情,换句话说,就是不要牺牲一切专来讲爱情……你不愿你的爱人流血,而要别人去流血,这真是笑话了。”因为这份对信仰的执着,陈毅安才会说:只有努力革命,建设新的社会,才能实现我们真正的恋爱。

一个革命者的爱情,虽然炽烈,但他却首先服从革命;一个非革命者的爱情,同样热烈,但她要首先服从爱人的革命。在为自己争取到幸福之前,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天下人的幸福。对信仰的执着,源自于努力革命。只有建设新的社会,才能让如我们一样的爱情地久天长。

分离的痛苦,相思的煎熬,彼此的牵挂,都在事无巨细的记录,都在点点滴滴的倾诉。

“志强:好久没有和你通信了,不知你近况若何?挂念得很……你的信我又收不到,真是糟极了……我天天跑路,钱也没得用,衣也没得穿,但是精神非常的愉快,较之前过的优美生活好多了,因为是自由的……但最忧闷、最挂心、最不安适的,就是不能同你在一起……”

革命征途苦,革命斗志强,革命心情爽。再多的苦和累,再大的伤痛和牺牲,都是为了同心爱的人在一起;再怎样的艰难,再如何糟糕的心情,都不后悔走上这条路。

这是陈毅安这样的革命者的乐观,更是李志强这样革命家属对革命必胜的坚定信念。

是不幸中的万幸,还是万幸中的不幸?1929年3月,陈毅安在井冈山战斗中脚部受伤,秘密回到家乡养伤,并与李志强完婚。但短暂的相聚,在冲锋号角吹响的时候,陈毅安这位革命者,毅然告别已有身孕的妻子,重返战场。

1930年6月,陈毅安在彭德怀的呼唤下,任红三军团第八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在长沙战役中担任前敌总指挥。正是在这场战役中,陈毅安不幸牺牲,年仅25岁。

情到深处是无言

陈毅安,1905年生,湖南湘阴人。自小过继给二伯父,8岁起在家乡金山庙小学读书,13岁以优良成绩考入长沙县临湘镇书山堂高小。16岁时,已成了村上屈指可数的中学毕业生。1920年7月,陈毅安以优异成绩考入湖南省立甲种工业学校。1922年3月由郑延毅、谭瑞林介绍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后到汉阳兵工厂从事工人运动。1925年秋考入黄埔军校第4期,毕业后先后任国民革命军教导师3团3营7连党代表、第二方面军总指挥部警卫团辎重队长。9月参加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后随部到井冈山,任工农革命军第1师1团连长、营长,参加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1928年4月任红4军31团副团长兼1营营长,率部参加扼守七圾岭、攻打龙源口、围困永新城等战斗,指挥了黄洋界保卫战。1928年11月,率部迎接由彭德怀等率领的红5军上井冈山。红4军主力向赣南、闽西进军后,随红5军和红4军一部留守井冈山,任红5军副参谋长、参谋长。后在作战中负重伤,转移到湘阴养伤。他对党和革命事业无限赤诚,坚持“以党为中心,以党的意志为意志”。1930年6月伤愈后,即告别老母和新婚妻子,重返战场,任红3军团第8军第1纵队司令员,长沙战役中任前敌总指挥。7月27日率先头部队首先攻入长沙市区。后敌人向长沙城反扑,率部与敌激战。8月7日凌晨,在掩护军团机关转移时,壮烈牺牲,年仅25岁。

1958年彭德怀为他题词:“生为人民生的伟大,死于革命死得光荣!”1951年,毛泽东亲笔签发了首批革命牺牲军人家属光荣纪念证,陈毅安烈士的证书为第九号,由此他也被称作共和国第九烈士。

1982年李志强去世后,如愿与陈毅安合葬在了一起。

今天的我们,再来重读陈毅安留下的这些书信,追溯他革命的一生,从中体会他在革命的“大我”中牺牲爱情的“小我”,不由得对无产阶级革命者的胸怀和气度肃然起敬。

1926年1月,陈毅安考入黄埔军校,再一次推迟婚期的李志强深知当兵打仗的危险,意欲劝阻,但陈毅安为革命作出牺牲的决心已定,于是他从广州写来一封长信,安慰、劝解、鼓励,给予心爱的人希望:

六妹爱鉴:

如金似的光阴,一瞬都不能放弃,但才接了你上月二十五日的信,看了之后,发生许多感想,故不得不牺牲一部分时间,来作一个答复。一方面可早些解释你的疑团,使你的脑筋不致作无谓的思想;一方面可以促使你做实在的工作,不致空谈。

我与你的婚姻,已不成问题了,只预备将来结婚,再没有把脑筋去死死来想的价值,我上次同你说,爱情固然是要好,但不能成为痴情,换句话说,就是不要牺牲一切专来讲爱情……最可笑的就是我去学炮科,你恐怕我去打仗而死了,没有什么价值;你又说你毕业后出来当教员,把一些青年子弟要教成爱国化,来为国家流血。你不愿你的爱人流血,而要别人去流血,这真是笑话了。你的学生将来他没有爱人吗?父母吗?兄弟吗?他不是中国人吗?他就应该去血战吗?假若他的爱人死死地不要他去流血,那中国就无可救药了……

你说不要糊糊涂涂地死了,这也不错。但是为了革命而死,为民众谋利益而死,是不是糊糊涂涂呢?假若是的,那中国一定没有烈士,革命也永远不能成功。

你又要想,我为什么要到广东来呢?你也可以知道,是为革命而来的。你既知道这个原因,牺牲我俩的一切乐趣,去打倒他们,还死死地困在情场上做什么呢……

现在我进了学校,老实不客气对你不起了,也已经同别人又发生恋爱了,这个人不是我一个人喜欢同他恋爱,世界上的人恐怕没有人不钟情于他,这个人就是列宁主义,你若明了他的意义,恐怕你也要同他恋爱了,若是你真能同他恋爱,就是我同你恋爱的真精神,请你早些下个决心吧!上课去了,这点钟是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史,研究帝国主义的侵略史,以便来复仇。不同你说闲话啦,祝你保养身体,千万万并希努力!

你的亲爱的毅安

1926年4月14日

在黄埔求学中的陈毅安曾在信中提到自由、平等问题:“欲求中国之自由、平等,就要牺牲自己的自由、平等。自由、平等是求团体的,不是个人自由、平等的。”这短短数十字,正是是一个革命者内心真实的写照;1926年冬天,陈毅安上了战场,“今年寒假预备同你结婚”的愿望并未实现,在这遗憾之中并没有对未来的失望,个人的利益永远服从国家、民族的利益。

随后的1927年更是中国不平静的一年,陈毅安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随部队上了井冈山。敌人的封锁,带来物质的匮乏,但精神却从未萎靡:“我天天跑路,钱也没有用,衣也没有穿,但是精神非常愉快,因为是自由的,绝不受任何人的压迫。”革命需要有人付出,我就是甘愿付出的那个人;走上战场的陈毅安对李志强说:“最亲爱的妹妹:你不要畏难吧!十八层地狱底下的中国,今日也得见青天白日了。眼见得帝国主义、军阀及一切反动势力快要到坟墓里面去,一钱不值的我们也要做起天下的主人了。努力!努力!前进!前进!我们的目的地终会达到啊!”在另一封家书中,陈毅安又说道:“我就毅然决然,把我所学的革命技能,不顾一切的工作起来,不达我的目的地——烈士墓不止。”一位革命青年的宏大抱负和对国家对革命坚贞不渝的理想与憧憬跃然纸上。

1930年6月,陈毅安告别新婚妻子重返战场前,得知妻子怀孕,他高兴地说:“将来生下来的,不论是男是女要和我一起干革命!”

陈毅安从湘阴赶到浏阳的金井,找到红三军团司令部。彭德怀正在主持纵队以上干部会议,接报立时率干部出来迎接。陈毅安和滕代远、何长工、黄公略、黄克诚、彭雪枫等人又见面了。

红三军团司令部的会议,主要讨论进攻长沙的计划。这段时间,正逢湘桂军阀混战加剧,长沙军力空虚。红三军团在当时中央“会师武汉,饮马长江”的严令下,意欲乘隙先取长沙。彭德怀分析了局势之后决定,(1930年7月)27日向长沙发起攻击,指定由红一纵队打头阵。他亲自给陈毅安写了手令。进城的关键是能否打下榔梨,但榔梨可是一块硬骨头。陈毅安坚定地说道:“军团信任我们,再硬的骨头也要啃!”在陈毅安的指挥下,浏阳河东岸的榔梨被攻占,红军渡过浏阳河,突破了何键的防线,并乘何部溃乱之际,迅速迫近长沙。

7月28日清晨,红三军团扫清了城内守敌,占领长沙全城。此役消灭湘敌八千余人,俘虏团长以下官兵近三千人,成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红军攻下的惟一省城,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政治影响。

红三军团攻占长沙后,国民党当局大为恐慌,很快开始反扑。武汉行营一面加强岳阳一线的防务,一面增兵,向长沙围拢。8月3日至4日,敌刘建绪、公秉藩、罗瀛藩三个师,在十余艘外国军舰的掩护下渡过湘江,成南北攻势向市区进逼。

子夜时分,陈毅安接到军团司令部的紧急命令:红一纵队全线撤出战斗,其中一个团速向乌梅岭靠拢,接受任务。陈毅安要黄克诚指挥部队且战且退,自率第二团赶往乌梅岭。部队走到半路上遇见彭德怀带着小股队伍赶来,他告诉陈毅安:军团政治部尚在城中,滕代远、袁国平都不见出来,得赶紧去接应他们。陈毅安毫不犹豫地说:“我们这就杀进城去!”

丑时左右,第二团一分为二,由彭德怀、陈毅安各率一支,乘势攻入城内。红三军团政治部百余人,正被敌人困在这儿脱身不得。枪声一响,敌人眼见红军援兵开到,生怕遭到围歼,不得不退走。接应军团政治部成功后,彭德怀对陈毅安说:“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新河那儿的口子我放心不下,你带二团去挡一挡。”说完,与陈毅安握手分别。

新河是红三军团全线撤出长沙的通道。陈毅安带着二团赶到时,敌人已冲破了红三纵队的头道防线,正向第二道防线猛攻,阵地岌岌可危。投入反击的二团首次行动未遂,第二次才获成功。二团坚守到天亮时也准备撤退。陈毅安布置两挺重机枪架设在堤岸上。他站在离重机枪不远的地方,正用望远镜向江边观察,突然,左侧前方的敌人阵地上,一挺机枪进行火力偷袭,打倒几个战士,来不及卧倒的陈毅安也连中数弹,跌倒在血泊里。

接近上午8时,最后撤出长沙的红一纵队二团赶到乌梅岭,会合了主力部队。彭德怀听说陈毅安负了重伤,跑步赶过来,他来到担架旁时,陈毅安已停止了呼吸。

当天下午,部队来到浏阳县境的永安市,在镇外一座山头停下来。彭德怀、滕代远带领军团司令部及红一纵队的官兵们,肃立四周,按军仪向陈毅安遗体作了最后的告别。彭德怀是最后离开的,庄重地再向土坟鞠了一躬,才怀着极为悲痛的心情离去。

李志强接到丈夫的最后一封信,信封上是陈毅安的手书,熟悉的字迹令她欣喜。李志强小心翼翼地抽出信纸——一封无字的信,她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顿感到天旋地转,但始终不愿相信心爱的人就这样离开了自己……

“我们是有阶级觉悟性的青年,担负了世界革命的重大使命,我们难道恋恋于儿女的深情吗?没有一点牺牲的精神吗?我们绝对不是这样……”陈毅安的话言犹在耳。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Lesson 3: Health Information Exchange Reasons for establi...
    我的名字叫清阳阅读 7,126评论 0 11
  • 信任包括信任自己和信任他人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失败、遗憾、错过,源于不自信,不信任他人 觉得自己做不成,别人做不...
    吴氵晃阅读 3,008评论 0 8
  • 步骤:发微博01-导航栏内容 -> 发微博02-自定义TextView -> 发微博03-完善TextView和...
    dibadalu阅读 877评论 0 1
  • 人工智能是什么?什么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吗?以后人工智能技术真的能达到电影里机器人的智能水平吗...
    ZLLZ阅读 546评论 0 4